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四章:证人

    陈效不说话,屋子里变得安静极了。顾世安默默无言的收拾了屋子,边洗着衣服边到厨房里坐起了饭来。

    她站着择菜的时候不自觉的发起了呆来,隔了好会儿才回过神来,继续择着菜。

    陈效不再折腾了,人也不在客厅里了。不知道是去了书房还是回了卧室。

    顾世安将衣服晾好,厨房里的汤煲好了,她这才开始做其他的菜。然后拿了碗筷,将饭菜摆上桌。

    她原本是要去叫陈效的,回了一趟厨房拿东西,再回去陈效就已坐在了餐桌旁。

    这下也不用顾世安叫了,她直接就坐下开始盛饭。

    他这些天得吃的都是清淡的,炒的菜也清淡得很。陈效大抵是没什么胃口,整个人心不在焉的。

    顾世安也不管他,兀自吃着饭。两人是许久没有在一起吃过饭了的,饭桌上安静极了。

    待到吃过了饭。顾世安将碗筷给收拾了,边拿起自己的包边说道:“剩菜够晚上吃,到时候微波炉热热就能吃了。”她没有去看陈效,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你那阿姨如果暂时不回来,我建议你尽快再找人。外面的东西最好少吃。”

    陈效大抵是没想到她那么快就走,手抵着唇咳了一声,说道:“人哪里那么好找。再说了,孙助理不在,他们都办不了这事儿。”

    不过就找一个阿姨而已,在他这儿像是变成了天大的事儿一般。

    顾世安没有说话。

    陈效又看了她一眼,接着说道:“你不是都过来了吗?就暂时住这边好了。”

    他越说越是理直气壮的,底气倒是足得很。

    顾世安这下头也不抬的说道:“我还有事。”

    他的嘴皮子一向都是利索得很的,她也不和他多说,说着直接就拿着包往玄关处走。

    陈效见她要走是急的,他是拦不了的,也跟着拿起了外套来,说道:“在医院这几天早呆闷了,我也出去转转。”

    顾世安的脚步这下就停了下来,看向了他,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效这下就四处看了看,嘀咕道:“我一个人呆着挺无聊的。”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医生让这几天最好静养的,稍稍的想想觉得自己未免也管得太宽了些。也不管他出不出去,兀自往门边走去。

    陈效也跟着往外走。

    待到到了电梯口。他咳了一声,开口问道:“去哪儿,我送你。”

    顾世安看着电梯上的数字,直接就说了句不用。陈效是要说什么的,正好电梯停了下来,他就跟着进了电梯。

    也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他才进电梯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看,然后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顾世安也没去管,待到电梯到了一层,就出了电梯。

    陈效的车是停在停车场的,看了看电梯又看了看出去的顾世安,想着这会儿她出去也未必打得了车,就打算先去将车开出来。

    他的动作倒是利落得很,没多大会儿就将车给开了出去。只是出小区时才发现顾世安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走了。

    陈效多多少少是有些恼的,拿了手机给顾世安打电话。一连打了两遍顾世安都没有接。他就将手机丢在了一旁,闭上眼睛靠在了车椅上。

    顾世安的运气倒是挺好的,在门口就遇见了一辆出租车正从小区里驶出来。她就上了车。

    这些天在医院里照顾陈效她是什么事儿都没做着的,连着找店面的事情也耽搁了下来。

    既然都已经出来了,她也没有再回去。直接就去找店面。中途的时候给老太太打了电话,问她最近怎么样。

    顾承德一家倒是挺能瞒的,老太太并不知道她辞职,并且惹上了是非的事,在电话里甚至还问了她最近工作是否顺利。

    顾世安是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已辞职的打算的,就说都挺好的。

    祖孙俩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的说了好会儿的话,顾世安原本是想见见老太太的,但这段时间的事情多。怕漏馅儿,最终什么都没提。只让老太太保重身体,她过几天过去看她。

    待到挂了电话,她站了会儿,这才将手机放回了衣兜里。然后沿着街道找起了空的门面来。

    她今天找的地儿是一条美食街,人流量挺大。她自己也觉得这位置挺好的。但一整条街都是没有空的门面的。唯一有一个转让的店面是在街尾,只有几个平方,甚至连厨房都没有。

    她只得打消了在这边找店面的念头。

    今天的收获倒是比前几天要好些的,出了美食街她倒是看了几家店面,虽然都不是她想要的,但也还勉强可以。

    她一一的都拍了照片,打算和常尛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转了半天她早就累了,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也不再走了。打算给常尛打电话,叫上她一起吃饭,顺便一起商量一下。

    她刚拿出手机来,电话还未拨出去,她的手机就先响了起来。挺巧的是电话是常尛打来的,她就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常尛就问她在哪儿。说是她看了一个合适的店面,让顾世安也去看看。

    她做事情一向都是稳妥的,既然说是合适的,那就应该不错。顾世安也不说自己的收获了,问了她在哪儿,然后打了车过去。

    过去时她才发现常尛并不是一个人在,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站在她边儿上。

    她是没告诉她还有人在的,顾世安这下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走上前。

    常尛倒是落落大方的,向那男子介绍了顾世安。那男子微微笑笑着冲顾世安点点头。说道:“顾小姐好,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常听常尛提起你。我姓齐,叫我老齐就行。他们都这么叫。”

    他是彬彬有礼的。他虽是让顾世安叫他老齐,但哪里能这么叫。顾世安就客客气气的叫了一声齐先生。

    这人显然不是那晚她在会所后门见到的人,顾世安对他的身份是疑惑的。常尛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补充道:“这是我老板。”

    顾世安是有些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的,一旁的齐韩同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门面就在前边儿,先去看还是先吃点儿东西?”

    两人是已经看过了的,这话是在征求顾世安的意见。顾世安这下就说道:“先去看吧。”

    门面离得确实不远,不过走三四分钟就到了。是一个小小的门面,进门处很窄,里头却是别有冬天,非常的宽敞。

    这儿以前就是做餐饮的,后厨是装修好了的。上一任的主人还留下了冰箱桌椅等东西。最重要的是,那么大一店面,位置也算是不错,租金比顾世安今天以前看的都要低三分之一。

    齐韩同显然是餐饮的行家了,在顾世安看时就说起了店面的合理利用来。待到全看完了,他这才说道:“我问过房东那边,如果觉得合适,可以马上就签合同。你们可以商量一下。”

    他倒是识趣得很,说完这话也不再呆着,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顾世安又转了一圈,看向了常尛,问道:“我觉得挺好,你觉得怎么样?”她说着扮了个鬼脸,接着说道:“最重要是租金比起同位置的要低很多。我今天看了好几家,位置最不好的也要这租金。你是从哪儿找的这儿?”

    常尛这下就笑笑,往门外看了看,说道:“这是我老板找的。是他一朋友的朋友转出来的。”

    顾世安就点点头。两人又讨论了几个细节,然后决定明天就找房东签合同。

    店面找到顾世安是松了口气儿的,见已经不早了,就问常尛这附近有什么吃的,先去吃东西。

    常尛并不常到这边来,也不知道这附近都有些什么吃的。倒是她的老板齐韩同对这附近熟悉得很,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之后决定带着两人去吃火锅。

    他不愧是做餐饮的,说起吃的来也是头头是道的。顾世安听着直点头。

    他推荐的地儿人是火爆的,好在他和老板是熟识的,老板让人给他们加了桌。

    齐韩同无疑是很有绅士风度的,坐下之后给两人倒了茶。服务生顾不及这边,他就动手烫了碗筷。

    待到点菜是时,他更是直接将菜单交给两人。只是时不时的给些建议,说这边那些东西比较好吃。

    等到两人点好了,他直接就叫来了侍应生。

    待到开始吃东西时,顾世安才发现他对常尛是挺关心的。连常尛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他都是清楚的。时不时的会给她捞些菜。

    他的举动不显亲昵,但也不显唐突。

    顾世安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疑惑的,但却什么都没有问。

    这店面是齐韩同帮忙找的,这顿饭怎么都是不能让他请的。顾世安吃到了中途就以去洗手间为由去收银台那边买单。却被告知齐韩同是他们老板的朋友,这顿由他们老板请。

    顾世安只得回了位置上。

    齐韩同的话并不是很多,说得恰到好处的不冷场。因为说着店面装修规划的事,这顿饭吃得有些久。店里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的走了,三人这才离开。

    齐韩同要和老板打招呼。顾世安和常尛就先到外面。

    顾世安是想问问齐韩同和常尛的关系的,但最终还是未开口。

    齐韩同出来得很快,他是开了车过来的。要送顾世安和常尛回去。

    已经够麻烦他了,顾世安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只是她这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齐韩同就让她不用客气。

    已经晚了,自然是不好让人送两个地儿的。常尛就去了顾世安那边。

    待到各自洗漱在沙发上坐下,顾世安就问起了常尛打算什么时候辞职。

    既然店面都是齐韩同帮着找的,那常尛要辞职他想必也是有所准备的。

    常尛就说店里已经在招人了,等找到人之后她就能走了。她对自己能有店是期待的,语气比平时是要轻松些的。

    她还要上班,这店面的装修就得完全落在顾世安的身上。她就问起了常尛的装修的想法来。

    两人说到夜深这才各自去睡,顾世安不用上班,睡到自然醒。起来时常尛早就离开了。给她留了便条,让她中午直接去和房东签合同。

    顾世安边看着边去洗漱,收拾完就照着常尛留的电话号码给房东打了电话。匆匆的出了门。

    签合同是非常的顺利的,签完房东就直接的将钥匙给了她。顾世安并没有闲着。下午就跑了建材市场。

    一整天都在外面,她回到家时已经是八点了。才刚到楼道口,就见陈效站在路灯下。

    她这下就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效应该是等了很久的。听到她的话才抬起头来。他是有些不自在的,回答道:“还没找到钟点工。”

    顾世安是并不明白他的意思的,就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陈效这下更是不自在,避开了顾世安的视线。开口说道:“我现在还没吃东西,和我一起回去?”

    他哪里会找不到钟点工。不过都只是他的借口而已。顾世安的心里是清楚的。

    她一时没有说话,隔了那么会儿,才重新看向了路灯下的人,开口说道:“陈效,我说的离婚,不是说着玩的。前些天在医院里照顾里,不过是因为好歹是夫妻一场。我不会再回去,你也不用再过来,医生说过要静养。”

    她的语气是平静的,甚至没有一点儿波澜。微微的顿了一下,她接着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很快就会寄给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财产可分割,倒也挺省事的。希望到时候你能尽快签。”

    她半点儿停顿也没有,直直的看着前方昏黄的灯光,脸上同样是一片平静。显然是早就想好了的。

    陈效定定的看着她,唇角勾起了几分的嘲讽来。倒是未向以前一样暴跳如雷,冷冷的问道:“看来在医院那几天,你不过是看我可怜,同情我而已。”

    顾世安并没有说话,沉默了下来。

    她的沉默在陈效的眼里看来就是默认了。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到底还是缓缓的松开来。直直的看了顾世安半响,这才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想要我签字,想也别想!”

    顾世安也不再问他到底想干什么,看向了他,开口说道:“就算你不签字,我也会起诉。”

    陈效的拳头再次的握紧,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来,视线紧紧的盯着顾世安的脸,一字一句的问道:“就那么等不及?”

    他说到这儿,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也大可以起诉试试看。我答应离婚,你觉得你能有几成胜算?你也可以等到两年后,分居两年,胜率也估计要大很多。”

    他说完这话也不再多废话,直接上了不远处的车子。摔上车门离去。

    顾世安已经咨询过,知道他说的话不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地上自己的影子,这才转身上了楼。

    她奔波了一天晚上是还没吃东西的,因为陈效出现过的缘故。她已没有做饭的心情。也不去弄吃的,进门就在门边那么靠着。直到过了很久,这才往里走去。将包丢在了一旁,直接去洗漱。

    她是累的,洗澡之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连东西也没有吃就睡了过去。

    如秦唐的律师所说,第三天就有警察来找顾世安谈话。然后照着在警察局里问的话将她问了一遍。也提了好几个犀利的问题,话里话外都是让顾世安认罪伏法。

    虽然顾世安是最大的嫌疑人,但他们的手里是没有任何的证据的。如果有证据,就不只是传她问话那么简单了。因为律师那边早就交代过她,她倒是并不慌乱。

    这次的问话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答案的,顾世安在离开时才听另外的一小警察说公司里有人出面担保她不会做放火的事情。

    这些她都是从未听说过的,待到出了派出所,她才给小王打了电话。

    小王依旧是在公司里的,听到顾世安问就说这段时间警察是时常出现在公司那边的。

    罗韵那边仍是话里话外都指她是为了报复放火,窦经理却站了出来,以她自己的职位担保她不会做这种事。

    也有和顾世安平常关系比较好的同事站出来,说火不会是她放的。

    顾世安微微的有些失神,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最有动机的。她哪里想到窦经理会站出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她是想说点儿什么的,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小王在电话那边是急的,问她这段时间是否已经找到了什么证据。这段时间一直是僵持着的,但是怕罗韵那边突然变出证据来的。那无疑对她是不利的。

    她在公司的这些天都是一直注意着罗韵和舒敏的,但两人都未有任何的异样。

    顾世安并不想让她担心,就说多少有点儿线索了。小王在电话那边松了口气儿。让顾世安要做什么就吩咐她。她在公司,打听或是做起事儿来比她要方便得多。

    顾世安向她道了谢,挂了电话,站了一会儿,这才上了车。

    事情一直是僵持着的,顾世安以为是会僵持下去的。谁知道没过几天,她再次被传过去问话。

    这次到场的并不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妇人。顾世安是认识的,是他们公司的清洁工。

    她是有些不好的预感的,但还是克制着镇定的坐了下来。

    询问的警察依旧是前几天的那个,开口就问顾世安是否认识那妇人。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认识。

    她说着就侧头去看那妇人。

    那妇人却并没有看她,避开了她的目光。

    警察看了两人一眼,接着说道:“她说,你放火的那天,她看见了。”

    顾世安这下就说道:“我没有放过火。”

    那警察却并没有理她,直接让那妇人说起了那天的事情的经过来。

    那妇人是早做好了准备的,断断续续的说起了事情来。说是那天看见顾世安出来之后又倒回了资料室那边。

    她原本是没有注意的,待到发觉冒烟之后才发现资料室那边失火了。她虽不是亲眼看到顾世安放的火,但失火之前,资料室那边就只有她去过。所以资料室那边的火就是她放的。

    放火这事儿是大事,她当时就被吓坏了。以至于当时警察问起来她也不敢说。所以到现在才出来做证人。

    这话说得是没有一点儿纰漏的,她甚至将当时的情形描述得绘声绘色的。连小王上楼她都说得清清楚楚的。

    顾世安清楚的记得,那时候大厅是没有人的。问她,她说她那时候在拐角处打扫卫生。那边是死角,她能看到大厅,大厅里的人不注意去看不到她。

    警察大概是已经去现场看过了,并未对她的话提出任何的疑问。问顾世安她所说的是否是事实。

    她能说得那么的流利,显然是提前演练过许多遍了的。杜撰得逼真得很。就连顾世安这个当事人也找不出任何的漏洞来。

    她知道,自己的情绪现在并不稳定。说话只会是说多错多,稍微不注意就会掉进别人设下的陷阱里。

    她重申了她并未放过火,然后保持沉默,要见律师。

    这下有了‘人证’。她自然是走不出去了的。被看管了起来。

    顾世安是知道这阿姨肯定是被人收买了的,克制自己冷静。待到被带出去时,她才看向了她,面无表情的问她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那阿姨是有些慌乱的,不过也只是那么片刻而已。随即说了句自己并没有撒谎,也不去看顾世安,匆匆的跟着警察走了。

    顾世安则是再次的被带回了第一次呆的小房间里。她问什么时候可以见律师那警察也未回答她。看也未看她一眼就让她老老实实的呆着,然后恍铛一声关上门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