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怕不动

    慌乱无疑是没有用的,顾世安走到了那张床旁,背靠着墙壁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她最先等到的会是律师。但却并不是,她最先等到的,是罗韵。她划了浓妆,打扮得光鲜亮丽的。

    看到她顾世安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诧异的。但却并未表现出任何来,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罗韵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了一遍,这才轻笑了一声。说道:“顾师姐见到我应该挺惊讶的吧?”

    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腿长在你身上,爱到哪儿就到哪儿。有什么好惊讶的。”

    罗韵这下就啧了一声,说道:“没想到顾师姐你倒是挺有大将风度的,到了这时候还能临危不乱。”

    她来这儿,自然不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顾世安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想必你也应该不愿意在这儿久呆,别浪费时间。”

    罗韵再次的啧了一声,说道:“不错,还是顾师姐够爽快。那我可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

    顾世安并不去搭她的话,等着她继续下去。

    罗韵大抵是想要吊她的胃口,隔了足足一分钟。这才开口说道:“我过来,是来劝劝顾师姐你的。”

    她的语气到这会儿倒是缓和了下来。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来。

    顾世安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她会安什么好心,鬼才会相信。她原本是想讥讽几句的,最终还是未说,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罗韵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可听说了,顾师姐放火被人看见了。”

    “你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顾世安的脸上带了那么几分的讥讽。

    “那是肯定的。毕竟,我一直在关心着顾师姐你。”罗韵也并不否认。脸上微微的笑着。

    这脸皮也挺厚的。顾世安自问比不过,闭口不再说话。

    罗韵看了看时间,接着说道:“既然已经都有人看见了,我想劝顾师姐就别再咬牙死撑着了。毕竟嘛。证据已经摆着了。顾师姐要是痛痛快快的就自首了,曲总哪儿我还能说上几句好话。指不定能给顾师姐少判几年。”

    顾世安这下不由得笑了起来,看向了她,问道:“你来就是要说这事的?”

    罗韵点了点头,说道:“我可替顾师姐你都问好了。这要是有自首情节的,到时候可从轻处罚。这要是死撑到底嘛。肯定是会严判的。这严判下来,顾师姐这大好年华可就逝去了。”

    她倒还真是‘好心’得很。

    顾世安淡淡的笑了笑,眼睛一瞬不眨的盯着她,开口问道:“那么急的就过来劝我自首,你在害怕什么?”

    罗韵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害怕什么?大家好歹同事一场,我只是过来好心提醒提醒你。”

    顾世安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那我是不是还得好好谢谢你?”

    罗韵哼了一声,说道:“谢就不必了。你要不识好歹,就当我没来过。”

    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顾世安冷眼看着。直到她走到了门口,才开口说道:“不是我做的事,到任何时候我都不会承认。难为你特地跑这一趟了。”

    罗韵冷哼了一声,打开门匆匆的出去了。

    她倒是等不及得很,竟然那么快就过来劝她自首。这算盘倒是打得挺好的,不过未免太过急了些。

    秦唐那边的律师是下午才过来的。他是已经知道出现了‘证人’的事的。他倒是一点儿也不乱,面上甚至是带着微笑的。让顾世安将那‘证人’说的话都重新重复一遍。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让重复是要干什么,不过还是重复了。

    那律师记了下来,合上了笔记本,这才说道:“顾小姐不用担心,我们怕的是他们不动,而不是怕他们动。”

    他这话说得是很有深意的。

    顾世安这下就抬头看向了他。

    那律师微微的笑笑,接着说道:“世界上永远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们找了那位证人。必定会留下线索。”

    是了,作伪证不是小事。那阿姨不会那么傻。

    所以,要么是那边以重金相诱。要么,就是加以威胁。无论是这两种的哪一种,多少都是会留下线索的。

    顾世安这下松了口气儿。

    那律师也不过是点到为止,并未再多说。告诉顾世安秦唐现在不方便过来,让她不用担心,安心的呆着。他会尽快找到证据,让她出去。

    这时候,要让对方有所松懈,秦唐确实是不宜出现的。并且律师也要少来,做出一副放弃她的样子。这样,对方没了顾忌,才会露出更多的破绽来。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那律师的意思的,点了点头。向那律师道了谢。

    那律师并未多呆,很快便离开。顾世安又重新回到了那黑屋子里。

    上次陈效特地的关照过了,她在这里头的日子并不是太难过。而这次,和上次的待遇是大不一样的。

    送来的饭是冷冰冰的,只有几块冷菜。而木板床上只有薄薄的一床被子,压根就睡不下去。

    顾世安没有胃口,送来的饭未吃多少。她也不闹,吃过东西就蜷缩在床上躺了下来。

    床上是硬邦邦的,一床薄薄的被子也只是不至于冷。

    她以为自己是睡不着的,但大抵是神经一直绷得太紧的缘故。她竟然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她这一睡过去就陷入了梦靥之中。

    梦中她又回到了顾家老宅,回到了小的时候,她被顾潜和顾苏泼了一身的冷水,关入黑漆漆的小屋里。

    寒冬腊月里她被冻得嘴唇青紫直打颤,一下下的去拍那门。但门却一直没有被打开。

    顾苏在门外恶毒的骂着她是野种是扫把星,说她的父母,就是被她给生生克死的。让她早点儿去死,别再来祸害他们。

    极尽一切的用恶毒不堪的语言辱骂着她。

    她年纪小小的,哪里会骂得出这些话来。这些话,都是从大人的嘴里听来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