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六章:故意

    小黑屋里头的她浑身是冰冷而僵硬的,她不再拍门,顺着门缓缓的坐了下来。小小的黑屋里不知道谁丢了一把刀子,她僵着手将刀子捡了起来,沿着手腕划了下去。

    鲜血很快就沿着手腕流了下来,她甚至能听到那滴在地上嗒嗒的声音。奇怪的事,她并不觉得疼痛,反倒是有了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大抵是因为体内的鲜血正在一点点流尽的缘故,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胸腔里压抑得像是要爆炸开似的,她倒在了血泊着。她想挣扎着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像是被什么给束缚住了一般。

    她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屋子里仍旧是一片漆黑的,顾世安稍稍的缓了缓,待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自己仍是在警察局里。

    身体是虚软的,她隔了好会儿,这才伸手去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密密的细汗。

    梦境是那般的清晰。到现在,她似乎还能听得到。顾苏那带着稚气的尖锐充满恶毒的声音。

    顾世安扶住了额头,紧紧的闭上眼睛。

    大抵是因为独自一人呆着比较脆弱的缘故,她过了好会儿才换过来,重新躺在了床上。

    她这次再也睡不着,就那么闭着眼睛静静的躺着。

    顾世安原本以为,自己要很久才能出去的。谁知道到了第二天下午,她就被放了出去。

    出去时除了那律师之外秦唐竟然也是在的,大抵是见顾世安的脸色不太好他低低的说道:“没事了。”

    他说着留了律师善后,自己则是带着顾世安出了警察局。

    他们来得是快的,顾世安并不知道外边儿都发生了些什么事。上了车迟疑了一下,就问道:“是不是抓到放火的人了?”

    秦唐这下就回答道:“没有。律师手里有那人做伪证的证据。”

    既然是做伪证,那就证明有人想要陷害顾世安。这案子,变得是比以前要复杂得多的。不过,她已不是唯一的嫌疑人了。

    顾世安点了点头。秦唐像是知道她还想问什么似的,接着说道:“她的儿子是一赌徒,欠了一家赌场一大笔钱。那笔钱对他们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前些天,这笔钱被还上了。现在那阿姨已经承认,她是收了别人的钱,替人作了伪证。其实她什么都没有看到,那天发生火宅时她在打扫楼道,直到警报响起她才跑出去。”

    这进展未免也太快了些,顾世安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是觉得有些奇怪的。但却说不出到底哪儿奇怪。就点了点头。

    秦唐并未再多说什么,示意那司机开车。

    顾世安是不打算再去秦唐的公寓那边的,开口说道:“您送我回老房子那边就行。”

    秦唐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倒是前边儿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顾世安一眼,微微笑着说道:“顾小姐,今天是秦先生的生日。”

    顾世安呆了呆,隔了那么好几秒,这才说道:“那我得给您准备生日礼物。”

    她的语气是极为的认真的。

    秦唐点点头,说道:“可以做一个生日蛋糕。”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那边有烤箱。”

    说是准备生日礼物,可顾世安是压根就没想好要送什么的。秦唐是什么都不缺的,在这一时之间,她也准备不了什么特别点儿的礼物。

    她也索性顺着秦唐这台阶下,应了一声好。说道:“今天给您做蛋糕,以后再给您补上生日礼物。”

    秦唐倒是不客气,应了一声好。

    秦唐虽是让她做生日蛋糕,但也不过是临时起意。家里是没有做蛋糕的食材的。顾世安问过之后就让先顺带着去超市准备食材。

    秦唐这下就让司机去附近的超市。

    他的事情是多的,待到车在超市的停车场停下来。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没有说话。

    他这样子,肯定是有事的。顾世安轻轻的说道:“您要有事就去忙,我自己去买就行了。”

    秦唐的眉头又皱了皱,说了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他是得回公司一趟的,让顾世安买完东西就在这儿等着司机回来。顾世安点点头,让他去忙他的,不用管她。

    秦唐很快就离开,顾世安在原地站了会儿,这才顺着入口处往超市里边儿走。

    大抵是才刚从里边儿出来的缘故,她对亮晃晃刺眼的超市内的灯光是有些不适应的。头有些晃晕晃晕的,过了好会儿这才适应下来,推了推车往里边儿走。

    秦唐的生日,自然不能只是做一个生日蛋糕那么简单的。她在超市里头买了许多菜,然后又买了做蛋糕的食材。

    买完东西司机也未回来。补生日礼物毕竟是不太妥当的,她将东西寄存在超市里,然后去了不远处的商场。

    她已经很久没有做过生日蛋糕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得好。边走着边给常尛打电话,问着她做蛋糕的技巧。

    常尛那边说得是细的,顾世安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一一的记了下来。直到进了商场,这才挂了电话。

    她是一时没有想好要送什么礼物的,进了商场就往四周看了看。侧过头看左边时,就见陈效站在旁边儿看着她。

    也不知道他站了有多大会儿了,目光冷冷的。

    顾世安是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他的,不由得愣了一下。那边的陈效却像是压根就不认识她似的,直直的越过她往她的旁边走了过去。

    待到顾世安回过神来,他已经走出去那么远了。她也并未管他,在商场里看起了给秦唐的生日礼物来。

    她是完全没有挑礼物的经验的,一路走走停停的,并不知道该买点儿什么。

    这边的导购小姐非常的热情,听说是要送做生日礼物的,立即就向顾世安推荐了钱包,领带,手表等东西。

    顾世安琢磨了一番,最后决定送一块手表。

    手表的价位是有很多种的,那导购小姐很有耐心,一款款的替顾世安推荐着。推荐了那么两三款。她突然就停了下来。

    顾世安正听得认真,见她停下来是疑惑的。就抬头看向了她。

    那导购小姐已收回了视线来,是有那么几分的不自在的,低声的说道:“那边有位先生一直在看着您。”

    顾世安这下就侧头看了过去。

    她看过去的这会儿,陈效已漫不经心的往这边走了过来。他也不说他要什么,就在附近转着。他也没有和顾世安打招呼,就跟完全不认识她似的。

    那导购小姐原本以为两人是认识的,这下心里是疑惑的。不过倒是很快收起了好奇心来,又继续的替顾世安介绍起了手表来。

    不知道怎么的,顾世安总觉得陈效是在看着自己的。但每每抬起头去,陈效都是未看向这边的。偏偏她一低下头挑选时就觉得如芒在背,她不自在到了极点。

    她竭力的让自己不去管那感觉,认真的挑选了起来。因为价格的缘故,她挑出了其中的两款合适的来。

    正对比着,就见那导购小姐看向了她的侧面。

    顾世安不自觉的也抬起头,侧头看了过去。

    陈效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旁边站着。他的视线是冷冷的,也不去管他身后的那位导购。就那么盯着顾世安。

    就这样子,就算是再是局外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那推荐手表的导购小姐就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并未说话,低下了头,看起了那两款手表来。

    陈效是并未走的,就在一旁站着。那冷冷的视线移到了顾世安面前放着的手表上。

    顾世安没有管他,不过倒是迅速的做了决定,将其中的一款手表推到了那导购小姐的面前,说道:“把这个给我包起来。”

    那导购小姐应了一句是,极力的忽视掉陈效那目光,微笑着说道:“这是生日礼物,给你换个包装好吗?您放心,是不收费……”

    她的话还未说完,一直站着没动的陈效这下就上前了一步。从她的面前拿过了那手表来,说道:“这手表我要了。”

    那导购小姐一愣,随即笑着说道:“好,我马上替您包装。”

    来了那么一单生意她自然是乐意见得的。

    只是她的话才刚说完。陈效又淡淡的说道:“这款的所有存货,我都要了。包括这一块。”

    他说着手指在那表盒上敲了敲。一张俊美的脸上半点儿表情也没有。

    这下那位导购小姐脸上的笑容就僵了起来,说道:“这块手表是这位小姐定了的。”

    陈效看也未去看顾世安一眼,说道:“现在我要了。”

    他这样子显然就是故意的。顾世安不由得咬紧了牙关,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像是未察觉她的视线一般,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卡出来丢在柜台上,说道:“要了不也还没付款吗?”

    顾世安虽是先说自己要了,但这一块的数量和陈效要的数量差得是大的。那导购小姐很快拿起了卡递给身边的人示意去刷,然后陪着笑脸看着顾世安,说道:“您看……”

    顾世安自然是比不过陈效的财大气粗的,将一肚子的气忍了下去。指了指另一款表,说道:“给我包这一款。”

    她的话音才刚落下,那导购小姐还没说话,陈效又在边儿上淡淡的说道:“这一款我也全要了。”

    遇见这种大主顾是谁都乐意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导购小姐是为难的。一脸尴尬的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自然也意识到了,今天在这商场里,她是想买什么都买不成的。她这下就说了句不要了,也不再多呆,直接就往外边儿走去。

    她这一走,陈效竟然又阴魂不散的跟上了她。

    顾世安是有些恼火的,待到出了商场,她就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陈效。恼火的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陈效的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说道:“我记得这儿是公众场合。我走我的路,和你有关么?”

    这话倒是让顾世安一噎。她不再说话,往超市那边走去。

    她往哪儿,后边的陈效就往哪儿。有了刚才的教训,她不再说话,连头也未回。

    礼物今天是买不成了,她索性也不再买。回到那超市等那司机。

    陈效也跟着到那超市,她停下来他也停下来,就那么冷冷的站在一旁。

    秦唐的司机倒是未过多大会儿就回来,顾世安拎了东西上了车。原本以为这下陈效不会再跟了的。谁知道车子驶了那么远她回头看去时,才发现他的车竟然是一直跟在后面的。

    她这下索性闭上了眼睛,也不去管。

    车子驶进了秦唐住的公寓停车场,外边儿的车辆是不能进的。陈效跟不进去,车子就在外边儿停了下来。

    车子在停车场里停下,顾世安见后面没了车。这才松了口气儿,拎着东西上了楼。

    秦唐没在,是由司机直接带着顾世安上楼的。待到将东西拎进去放下,那司机又说了秦唐很快会回来,这才下楼去了。

    因为陈效,顾世安的情绪多多少少是有些波动的。深吸了一口气儿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将做蛋糕需要的食材都拿了出来。

    因为礼物没能买成,她做得是认真的。除了照着常尛教的做。还上网查了些小技巧。

    待到蛋糕放进了烤箱里,她这才松了口气儿。

    她是不能歇的,继续又开始做起了菜来。

    秦唐回来的时候顾世安已经快弄得差不多了,听见开门的声音,她就从厨房里钻了出来,对着秦唐说道:“您先去换衣服,一会儿就好了。”

    秦唐点点头,应了一声好。然后去洗手,这才进了卧室。

    顾世安的动作是快的,他再出来时她已经在桌上摆好了蛋糕插好了蜡烛。客厅里的灯是关了的,秦唐微微的怔了一下。倒是很快就走了过去。

    顾世安对他说了句生日快乐,就让他许愿。他是压根就不相信这些的,直接的吹了蜡烛。

    他虽是并不爱吃甜食,但蛋糕是吃了一小块的。桌上摆着的菜是丰富的,秦唐起身去拿了一瓶红酒。

    这边的餐厅里是温暖的,陈效的车却是一直停在小区外的,他坐在车里,甚至动也未动了一下。

    他的手机时不时的响起,他也看也未去看。隔了那么久,手机又响起来,他这才拿了起来。

    电话那端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管也未管,直接就将电话挂了。

    因为是秦唐的生日的缘故,顾世安并没有提回家。待到吃完了东西,她就去洗漱,然后陪着秦唐下起了棋来。

    直到十二点过了,她这才回到客房里。

    不知道是因为那晚梦到了小黑屋还是在那逼仄的房间里呆久了的缘故,她一闭上眼睛竟然又做起了噩梦来。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老是梦到以前,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不安的。过了好会儿,这才强迫自己重新闭上眼睛。

    顾世安第二天起来秦唐已经安排好了早餐了,他大抵是怕她独自呆着会胡思乱想的,就问她打算做什么。又问起了前段时间的面试结果来。

    事情还未处理完,顾世安是没有上班的打算的。就将那边的话告诉了秦唐。又说了常尛准备开餐馆的事。

    秦唐未说什么,点点头,让顾世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他打电话。

    吃过早餐秦唐是得上班的,顾世安原本是要自己坐车离开的。最终还是由秦唐送。

    车子出小区口,她一眼就看到了陈效的车子。

    她这下就微微的怔了一下。看那样子,应该是昨天在这儿就未走过。

    顾世安很快回过神来,没有再去看。

    在里边儿呆了一天,昨晚也未休息好。她是累的。并未再去店面那边儿,而是回了老房子。

    连连的做噩梦她的心里是有些不安的,她回到家靠着门站了半响,进去换了衣服,就去了父母的墓地。

    墓地这边她是经常来的,她将买来的花以及父母生前喜欢的点心在墓碑前放下,伸手一寸寸的抚着照片上眉眼依旧年轻的父母。

    在这儿比起在家那边是让她安心许多的,她擦拭着墓碑,最后将头靠在墓碑上,紧紧的靠着父母的合照。

    她在墓碑前待到了下午,这才下了山。

    坐在出租车上,她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的。连连的做噩梦她是放心不下老太太的,最后直接去了顾家老宅那边。

    她原本以为老太太是在的,谁知道到了老宅才知道。老太太并不在,已经去郊区的别墅住了一个星期了。

    老太太不在,顾苏一家也未在。宅子里只有阿姨在,冷冷清清的。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问那阿姨老太太怎么突然去住别墅那边。那阿姨也说不清,只说老太太说山上空气好。所以要去住一段时间。

    老太太这些年都是未离开过老宅的,突然就去了别墅那边肯定是有什么事的。顾世安的心里更是不安,也不再问那阿姨,出了门就打了车直奔别墅那边。

    她在路上时原本是想给老太太,到底还是忍住没有打。

    路上堵车,车子一路驶得并不快。顾世安一路时不时的看着时间。只恨不得插上翅膀直接飞过去。

    车子驶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到别墅那边。顾世安下了车付了钱连零也未让那司机找,就匆匆的往别墅。

    别墅的大门是关着的,她自己也是很少来这边的,没有这边的钥匙,就摁了门铃。

    里头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有人出来,只是出来的人并不是阿姨也不是司机,而是陈效。

    顾世安看到他无疑是比在商场遇见他更诧异的,直到他走近了,她这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陈效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给她开了门之后直接就转身回别墅里了。

    顾世安的心里就跟挠痒痒似的,快步的跟上了他又问了一句。

    这才陈效回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几分的讥讽来,问道:“谁规定我不能过来了?”

    是了,就跟在商场里一样的。他在哪儿那是他的自由。

    顾世安一噎,怕里头的老太太会发觉什么不对劲,没有再说话。

    里头阿姨已经在摆饭了,老太太看见顾世安是惊讶的。开口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她这样子,应该是叮嘱过陈效瞒着她的。不然看到她也不可能惊讶。

    顾世安的脸上挤出了笑容来,说道:“我去了老宅那边,阿姨说您在这边,我就直接过来了。”

    老太太并未解释什么,收起了脸上的惊讶来,微笑着说道:“你来得刚刚好,我们正打算吃饭。快去洗手过来吃饭。”

    顾世安应了一句好,在阿姨的指点下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待到她洗了手回来,老太太和陈效已经坐在餐桌旁了。

    她一出去老太太就让她过去,微笑着说道:“阿姨今天正好做了你以前最喜欢吃的糖醋小排。多吃点儿。”

    她决口不提自己为什么会到这边来,顾世安也未问,微笑应了一声好,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顾世安和陈效是并未有任何的交流的,老太太自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轻轻的叹了口气,对顾世安说道:“你也别怪陈效,是我让他别告诉你的。”

    顾世安并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老太太又叹了口气,说道:“奶奶在这儿住几天就回去了,所以才没告诉你。”

    顾世安哪里能和她老人家怄气,就点了点头。

    老太太还想说什么的,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吃起了饭来。

    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是要在这儿留宿的。谁知道却并没有,吃过饭他就起身告辞了。他倒是未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地方来,说是他改天再过来,又微笑着让顾世安在这儿多陪老太太几天。

    老太太大抵是以为他有事,并未留他。只是叮嘱他路上开车要小心点儿。又让顾世安出去送送陈效。

    陈效这下就找了个夜深露重外边儿冷的借口,直接的拒绝说不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