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七章:噎死人

    他的面上是带着微笑的,老太太那边看不出任何的不妥来。

    但既然小夫妻俩都已经遇见了,怎么着都是应该单独相处相处的。尽管陈效已经说了不用,她还是让顾世安送送他。

    顾世安是怕她老人家多想的,只得站了起来,送陈效出去。

    别墅这边并没有什么人,偌大的院子都是空荡荡的。只留了清冷的灯光。

    顾世安站出去抬头看向天空时,才发现天上竟然有月亮。挂在天空中明晃晃的。

    出门之后陈效是一句话也未说的,直接就走往停车的地方,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很快便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同样也是没有话可说的,原本是想立即离开的,但怕老太太担心,终究还是没有回去。

    直到的车子驶出了院子,她这才转身回了屋子里头。

    老太太正交代着阿姨替顾世安铺床,见她进去就让阿姨去忙,然后笑着问道:“陈效走了?”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回答道:“走了。”

    老太太和蔼的看着她,说道:“奶奶来这边的事儿你别怪她,是我让他别告诉你的。我也就在这儿住几天就回去了。”

    他是怕两人之间起隔阂的。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摇摇头。她顿了那么一下,接着又问道:“您怎么突然想到要来这边住?是不是……”

    她看向了老太太,语气里是担心的。

    老太太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和蔼的微笑着说道:“别胡思乱想,奶奶只是想清净清净。过几天就回去了。”

    顾世安是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但知道老太太如果不打算告诉她,她问也是问不出来的。就点了点头。

    她是怕自己已经辞职的事情会传到老太太的耳边的,犹疑了一阵,还是将自己辞职的事情说了。并说了常尛打算开店的事儿。

    原本以为老太天要说点儿什么的,但老太太却什么都没有说。和蔼的看着她,让她想做什么就去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她打电话。

    她并不觉得惊讶,顾世安就有些怀疑是不是陈效已经告诉了她。这念头也不过只是一闪而过。她点点头,微笑着应了一句好。

    老太太的作息时间是比较固定的,到了九点多便去休息。顾世安是睡不着的,洗漱出来见阿姨还未睡,就旁敲左侧的问起了老太太怎么会到这边来。

    阿姨往老太太的房间看了看,倒是并未瞒着顾世安,将顾承德拐弯抹角的哭着穷,问老太太要顾潜顾苏结婚费用的事给说了。

    孙子孙女结婚,老太太补贴是应该的。但顾承德说要结婚,老太太却是连两人的结婚对象都未见过的。

    问了之后她那二伯母才吞吞吐吐的说虽然现在不接。但以后是要结的。拿了这笔钱,他们也只会存起来。

    这分明是找着借口的往老太太这儿要钱。老太太没有应也没有不应。谁知道两人隔三差五的就在老太太的面前哭着穷,公司不景气,股市套得太深得借口都用上了。就没个清净的时候。老太太索性就搬出来了。

    顾世安没有说话,这其实并不奇怪。老太太的年纪大了,立下遗嘱那是迟早的事情。

    他们一家想在遗嘱立下之前从老太太的手里多拿点儿东西,这是正常得不能正常的。

    要不然,他们一直守在老宅里那等于是白守那么多年了。

    对于这些事儿,顾世安无力的。她默默的没有吭声。也不回房间,打开门去了外边儿的院子里。

    外边儿的月光清冷,洒满了院子的每一个角落。她在一旁的石梯上坐了下来,抬头怔怔的看着空中的月亮。

    她是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的,甚至不能帮老太太分担上哪怕那么一点点。

    她在外边坐了许久,直到身体冻得发凉了,这才回了屋子里。

    老太太独自在这边,她自然是要留下陪老太太的。只呆了两天,老太太就催着她回去忙她的。不用管她。

    她的心态倒是挺好的,每天在后院里弄弄花花草草,再种上点儿这季节的蔬菜,每天这时间就被打发了。

    她虽是说住几天就回去,但事实上是并未提要回去的。她在这边虽是冷清,但是比在老宅让顾世安放心得多的。

    她迟疑了一下,说是周末再过来。

    老太太微笑着应了好,让阿姨拿了做的点心以及做好了的红烧肉等菜,让顾世安带回去,说陈效上次夸过阿姨做的红烧肉好吃。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但见老太太那满面的笑容,最终还是没有开口拒绝,将东西接了过来。

    她回去时已是傍晚,东西已经拿了,她是不打算给陈效送去的。又怕老太太会问起来。

    她并不想给陈效打电话,直接给孙助理打了电话,问他是不是在公司里。她的运气倒是挺好的,那边的孙助理回了一句是。

    顾世安这下就简单的说她在他们公司楼下,请他下来带东西去给陈效。

    孙助理倒是应了下来,让顾世安稍等,他马上就下来。

    顾世安就应了好。

    她原本以为,孙助理很快就会下来的。但却并没有,五分钟过去,门口依旧不见他的身影。

    顾世安就低头看了看时间。站在一旁等着。

    上面的人是过了十几分钟才下来的,下来的却并不是孙助理,而是陈效。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开口便冷淡的问道:“什么事?”

    顾世安没想到下来的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将手中拎着的保温盒以及另一个纸盒子给他,说道:“这是奶奶让带给你的。这边是红烧肉,那边是点心。”

    听说是老太太让带的东西,陈效没有说话,将袋子给接了过来。

    他是一句废话也没有的,就跟顾世安只是过来跑腿的似的,接过了东西转身便回了公司。

    他这样子顾世安是松了口气儿的,转身也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在老太太那边呆了两天,一回来她就开始着手装修起了店。每天跑来跑去的,她是乐此不彼。小到店里摆了盆栽,都是她亲自去挑选的。

    常尛已从店里辞了职,每天两人都是忙进忙出的。倒是充实得很。

    常尛虽是辞了职,齐韩同却是常来店里的,指点着不足的地方。并和常尛一起开始制定菜单。

    时间过得很快,这期间顾世安跑了几趟老太太那边。老太太的精神倒是挺好的,并不提回来的事儿。

    顾世安也不提,将装修的进度都告诉了老太太。并说等开业了,让老太太尝尝常尛的手艺。

    老太太笑呵呵的应了好,又问她钱够不够。顾世安这下就点头说够的。

    店装修下来两人的手里剩下的钱并不多,一开始店里肯定是冷清的。两人商量了一番,只打算再请一个人。

    常尛在厨房,加上顾世安和请的人,足以应付得过去了。

    她对老太太一向都是报喜不报忧的,这些自然是不会告诉她的。

    开业的事情是繁琐的,老太太就让她别管她,等忙过了这段时间再过来看她。

    开业很快来临,因为是新开的店,提前几天她和常尛就开始在附近发起了传单,开业当天所有宾客一律八折。

    开业当天顾世安和常尛两人早早的就起来准备,常尛对自己的手艺虽是有自信,但毕竟是第一次开店,多少是有些紧张的。

    早上是没有客人的,直到中午,才有了第一桌客人。这一桌客人是熟客,是齐韩同带着人过来捧场。

    有了齐韩同开了张,后边儿倒是又来了一桌客人。

    两人的传单发出去好些的,竟然未有什么效果。常尛是有些气馁的。

    顾世安给她打着气,说中午多数的上班族都只是随便吃点儿。晚上也许就会有人来了。

    常尛这下就打起了精神来,去准备下午的食材去了。

    晚上如顾世安所说,人果然多了起来。虽是来得陆陆续续的,但顾世安和另外一个店员仍是忙得够呛,走路都是用小跑的。

    常尛对食材的要求是苛刻的,并不愿意将就。到了九点多见准备的食材用得差不多了,就让顾世安打出了客已满的牌子出去。

    顾世安在餐饮方面完全是新手,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待到她招呼的几桌客人的菜都上完,她这才松了口气儿。脚早已跑得发疼,她在后头的休息室坐了下来,轻轻的吁了口气儿。

    才正准备闭上眼睛歇上几分钟,另一个店员小吴就小跑了过来。说是楼上的二号包厢让送几瓶酒上去。

    他说着端着托盘匆匆的走了。顾世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然后拿了酒上了楼。

    因为她是新手,包间里一直都是由着小吴照看的。她拿着酒到了包间门口,敲了敲门,直到里边儿说了进来,这才推开门进去。

    进去她正准备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就见到坐在上首的陈效。他应该是被请的那个人,下边儿的人卯足了劲的向他敬酒。

    顾世安压根就没想到会那么巧,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这反应在别人看来是迟钝的。桌上的酒已经倒完了,酒桌上的人就吆喝着让她赶紧上酒。

    顾世安这才回过神来,将酒放在了酒桌上。

    坐在上首的陈效也不知道注没注意到她,眼角也未往她这边扫一下。接过别人敬的酒喝了起来。

    他是一点儿也不长记性的,明明才刚胃出血住院出来没多久,竟然又喝起了酒来。

    顾世安是想出声提醒的,但一屋子的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她贸然的出声无疑是突兀的,她只得退了出去。

    等到到了门外。她立即就拿出了手机来,给孙助理打电话。孙助理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手机是无法接通的。

    她稍稍的迟疑了一下,拨了陈效的号码。陈效就在里头,按道理会很快接起电话的。但却并没有,他的电话迟迟的没有人接。

    顾世安又拨了一遍,这次则是被直接的掐断了。她看了看手机,终究还是没有拨第三遍下去,下了楼。

    他已是成年人,他不接电话她是没办法的,打定了主意不管这种闲事。但想起那医生说的话来,终究还是没法看着他不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回事。

    她回包间里陈效未必会搭理她的,她站了会儿,就叫小吴去包间,告诉陈效外面有人找他。

    小吴是疑惑的,但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快步的上楼去了。

    小吴倒是没多大会儿就下楼来,身后并没有陈效。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他。

    小吴这下就说道:“我叫了那位陈先生,但他们正在喝酒……我就只能先出来了。”

    她已经打了两个电话,小吴再上去,陈效应该是猜到是她叫去的。他既然不出来,显然是不想搭理她。

    顾世安该做的已经做了,索性不再管,继续忙了起来。

    店里的人到了十一点多才陆陆续续的走空。三人一起将店收拾干净。常尛就让小吴顾世安先下班。

    早上还得去买菜,常尛并不打算回去,打算在店里将就一晚,让顾世安回去顺便替她带点儿换的衣服来。

    这一天累得够呛,顾世安环视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了。就点头应好。

    她原本是要和小吴一起出门的,到了门口才想起手机在休息室那边没有拿,就让小吴先走,她则是又匆匆的回去拿手机。

    拿了手机关了店门出去,才刚走了没多远,就见有一人在垃圾桶旁呕吐着。拿身上穿的外套,不是陈效是谁。

    他刚才在酒桌上还是意气风发的,这会儿三场了喝成这样子竟然也没有人送他回去。

    顾世安原本是不打算管的,走了几步到底还是又倒了回去。在一旁的便利店买了一瓶水和一包纸巾,拿着到了垃圾桶旁。

    这会儿的陈效已吐得差不多,待到他直起身子来,顾世安就抽出了纸巾递给他。

    大抵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陈效的反应是有些迟钝的,隔了那么好几十秒,这才抬起头看向了她。

    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要接过纸巾的,谁知道他却并没有接。一把就拍开了她的手,冷冷的说:“多管闲事。”

    他说完看也不看顾世安一眼,跌跌撞撞的就往前边儿走。顾世安这才注意到,他的车是停在前面的。

    他喝成这样子了,竟然还打算开车。

    被他冷冰冰的噎了那么一句,顾世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闭眼在心里一遍一遍的默念不和酒鬼计较,这才睁开眼。总不能看着他那么开车,她到底还是拿出了手机来给孙助理打了电话。

    但孙助理的手机依旧是和之前是一样的,都是无法接通。

    前面的陈效已歪歪斜斜的走到了车边,正要去拉开驾驶座的门。顾世安这下只得将手机丢回了包里,快步的跟了上去。

    陈效已拉开了门,她伸手阻止了他,说道:“我已经叫了代驾。”

    陈效这下就冷冷的看向了她,薄唇抿得紧紧的,说道:“让开。”

    他喝得多了,这话刚说完,立即就呕吐了起来。

    他这次来不及跑到垃圾桶那边,就在马路边上吐了起来。他胃里的东西已经呕得差不多,这会儿已是什么都呕不出来。

    干呕了几声也不管地上脏不脏,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他大抵是知道自己这样子开不了车的。也不再嚷去开车,闭上了眼睛靠在路边的电线杆旁。

    顾世安刚才那句叫了代驾的话不过是骗他的。她原本是想问陈效司机的电话的,但他这样子也未必说得出来,她就打电话叫了代驾。

    代驾过来是要时间的,她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陈效一眼,上前了一步,说道:“吹着风,去车里坐。”

    陈效是闭着眼睛的,听到这话眼皮抬了一下看了她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又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了。但陈效这样子,在代驾来之前,她都是走不了的。

    她就在一旁站着,往道路的另一端看着。

    站着站着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那次在工地上。砖头掉下来,陈效将她护住的那一瞬间来。

    她微微的有那么瞬间的失神。一次次的争吵也突如其来的闯入脑海里,她紧紧的阖上了眼睛。

    代驾来得并不算快,足足二十分钟才赶了过来。顾世安告诉了他地址以及楼层,麻烦他将他送上楼。陈效这样子是付不了钱的,她将钱付了,这才示意那代驾去将陈效弄去车里。

    这下是没她什么事儿了的,她也不再去管那两人,走往前边儿的岔路口去拦车。

    她的运气好。才刚过去就有出租车停了下来。她就坐进了车里,闭上眼睛没有再回头。

    她这一天是累得厉害的,小腿和脚都疼得厉害的。她是想直接倒在床上睡他个天昏地暗的。到底还是强撑着将澡给洗了。

    待到倒在床上,她却是更睡不着。小腿就跟抽筋了似一阵阵的疼着。她睡了那么会儿睡不着,又爬起来找了一片止疼药吃下。

    累得厉害,待到止疼药见效,她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晚上虽是睡得晚,但得早点儿去店里准备,她七点就爬了起来。拿了常尛丢在这边的衣服,然后打着哈欠出了门。

    到店里的时候常尛去市场还没有回来,她找不到事儿做,就打起了瞌睡来。

    这瞌睡还没打多大会儿,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看也没看就将电话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那端的陈效语气淡淡的问道:“见着我的钱包了吗?”

    顾世安的脑子里还有些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反应过来,就问道:“掉在店里了?”

    陈效显然是不知道自己是掉在哪里的。顾世安那么问显然是没见到的,他也不废话,直接就挂了电话。

    顾世安也没去管,揉了揉发胀的眉心,这才上楼去看包间里有没有什么落下。

    包间昨天晚上就已经打扫过了,东西落下的几率是小的。她这次将角角落落的都找了,甚至还去了洗手间,但都是未见到陈效的钱包的。

    找到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直接的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店里没有。

    陈效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怎么的,并没有回。

    顾世安也未再去管,待到常尛买菜回来,她去忙了起来。

    昨晚大抵是有附近公司的同事来吃觉得还不错,到了中午,人来得比昨天要多些,有五桌客人。其中的三桌都是附近的上班族。穿着职业装。

    附近有办公楼,附近要是有什么好吃的在办公室里是传得最快的。顾世安就每人送了一份饭后的甜汤。

    晚上的人更是多,但因为开业还不知道有多少客人,食材准备得和昨天差不多,并没有敢多准备。依旧是到了九点就打出了客满的牌子。

    最后来没吃到的客人,都送了小点心。

    顾世安仍旧是忙的,直到十点多客人走了大半,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儿。

    她原本是想趁着这空隙将帐给大致算一下的,谁知道还未开始算,小吴就走了过来,说道:“顾姐,你去楼上一趟。有一位客人要见你,早早的就过来了。”

    顾世安是疑惑的,看向了小吴。

    小吴这下就说道:“就昨晚来过的,你快上去,我替你看着。”

    昨晚来的客人那么多,顾世安哪里知道是哪位。待到上了楼推开门,才发现小吴说的客人是陈效。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找自己是有什么事,并没有再往里去,在门口就问道:“什么事?”

    陈效这下就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外套来,说道:“我昨晚都去哪些地方了,带我再看一遍。”

    顾世安这下才想起了他说钱包不见的事儿来,看了他一眼,问道:“还没找到?”

    陈效并不说话,拿着外套就往外边儿走,下了楼。

    他昨天醉成了那样子,应该就只是从店里走到垃圾桶那边,并未去别的地儿的。

    但外边是人来人往的,要是真是掉外面的,这时候才找几乎是没有找回来的可能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