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八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的,但见陈效已经下了楼,到底还是没说。下去和小吴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着陈效往外走。

    外边儿的街道已经冷清了下来,树影交织下灯光寥落。陈效到了外边儿就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了顾世安。

    顾世安往前走了几步,指了指那垃圾桶,说道:“你应该是从这边过去的,我出去时你在那边。”

    陈效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走了过去。

    这时候哪里还找得到什么钱包,连影儿也没见一个。

    陈效在附近晃了两圈,皱着眉头在垃圾桶旁边看了看,最终还是没去翻那垃圾桶。

    明明就是没影儿了的东西,顾世安没陪着他继续耗。看了看时间,说道:“我回去了。”

    她说完也不等陈效说话,直接转身回去了。

    进去正巧有客人过来结账。她快步的走了过去。帮着客人结起了帐来。

    这会儿的人虽是不多,但事情却是挺多的。得算账,得打扫卫生。等着忙完打烊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她和常尛都是没想到才开张就有那么多人的。长此下去,光他们三人显然是不够的。

    两人就商量了,如果再过几天都还有那么多人,就再请一个人。

    人太多厨房那边只有常尛一个人是忙不及的,常尛这下就索性的定了每天只做多少桌。以质量味道为上。

    这顾世安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点头应了好。

    今早就是常尛买的菜,她让她晚上回去休息,明早的菜由她来买。常尛这下就笑着说不用,让她回去休息她的。她已经习惯了早起,而且,菜得她自己去买她才放心。

    毕竟她是做惯了这一行的,一眼就能看出菜的好坏。

    这样子每天早早的出去采购无疑是累的,顾世安沉吟了一下,让去买一段时间熟悉,知道每天要用多少东西就让摊贩直接送过来。这样会节约不少的时间,常尛也没那么累。

    这常尛显然是想过了的,说是先考察一段时间再说。

    大家都累了一整天了,将琐事儿做完,顾世安便离开。

    关上店门,才刚走了几步就见陈效的车还停在路边。她以为他是早就已经走了的,多少是游戏疑惑的。

    不过人的车停在这儿和她是没什么关系的,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正要继续往前走。那车的车窗就摇了下来。陈效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露了出来,淡淡的说道:“上车,我送你回去。”

    顾世安并不认为他在这儿就是特地的等她送她回去,看了看时间,想也不想的说:“不用,前面就有车。”

    陈效是有那么些不耐烦的,冷冷的说道:“上车,我不想欠谁人情。”

    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也不知道是指顾世安昨晚给他叫代驾的事,还是指刚才带他出来找钱包的事。

    顾世安这下就看向了他,说道:“你想多了,叫个代驾不过只是小事,就算不是你,我也会那么做。”

    陈效的脸色更是难看,看也未再看她一眼,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顾世安也未去管,继续往前边儿去拦车。

    这边的车倒是很好拦,站在路口没多时就有车驶了过来,她就上了车。明明是困的厉害的,她却并不敢睡,打起精神的看着前方的道路。下了车一个哈欠接一个的打着。

    做餐饮无疑是累的,顾世安每天忙得跟陀螺似的。待到开业差不多一星期,才得了空往老太太那边送常尛做的拿手菜。

    她是早早的过去的,到老太太住的那边不过才九点。老太太起得早,这时候已经吃过早餐出去遛弯去了。只有阿姨一个人在别墅里。

    见着顾世安过来她就给她倒了茶,微笑着说道:“昨天姑爷才来过,说您忙。老太太还以为您要过一段时间才过来。”

    顾世安是没想到陈效竟然又过来了的,不由得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笑笑,说道:“已经重新找人了,今晚能在这边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她原本是想问问阿姨陈效是不是经常过来的,但又怕阿姨怀疑什么,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她中午要留下来吃饭,她虽是带了常尛的手艺过来。但阿姨仍是重新加了菜的。拿了几只螃蟹出来刷得干干净净的,笑着说道:“这是姑爷昨晚送过来的,这季节那么肥的大闸蟹很少见。老太太昨晚还吃了一整只呢。”

    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恍惚,结婚那么久,陈效这应该是第一次来看老太太来得那么勤。

    她到底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笑。

    阿姨是将陈效挂在嘴边的,待到老太太回来,顾世安才知道陈效竟然还在这边。穿了一身休闲装,显然是才刚陪着老太太遛弯回来。

    他看到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勉勉强强的说了几句之后去换衣服去了。

    顾世安原本以为陈效要离开的,但却并没有。他换衣服下来,竟然给老太太翻起了土来。老太太打算自己再培育些花。

    他一向都是会哄人的,也不知道他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老太太说什么他都能附和几句。将老太太哄得眉开眼笑的。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顾世安最开始原本是打算留下过夜的。但见陈效在,最终还是没有留下。

    陈效昨晚是在这儿住的,住的就是她的房间。她要是留下,老太太必定会将两人安排在一个房间。

    吃过晚饭,她提出要回去。陈效也自然极了的站了起来,同样是一副要走的样子。

    老太太笑眯眯的,倒是未留他们俩。只是叮嘱晚上开车慢点儿,注意安全。

    陈效和顾世安说的话并不多,大抵是因为老太太在的缘故,倒是挺绅士的给顾世安拉开了车门。

    车子很快便驶离别墅。陈效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

    车子里安安静静的,陈效打开了电台。一路顾世安都没有说话,待到进了市区,才让陈效在前边儿放她下来。

    陈效却就跟没听到似的,看也未看她一眼。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第二遍的,见他的车是往她回家的路,她没有再吭声。侧头看着窗外的夜色。

    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发着呆。直到车子停下来,她这才回过神来。解开了安全带。

    原本是要下车的,她却并没有马上下。回头看向了陈效,开口说道:“奶奶那边,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陈效这下就侧头看向了她。

    顾世安并不停顿,接着又说道:“我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她,以后不用再过去了。”

    这事儿老太太是迟早都会知道的,他经常过去,到时候恐怕只会让老太太更失望。

    陈效并没有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一双狭长的眼眸就那么盯着顾世安。隔了好会儿,他才淡淡的开口说道:“我过去我的,碍着你什么了?”

    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的讥讽。

    他并不愿意多说,说完冷冰冰的又说道:“下车。”

    他的车很快便离开。顾世安刚要往小区里头走,一抬起头,就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秦唐。

    她这下就微微的愣了一下,快步上前,问道:“您怎么来了?”

    她说着就拿出了手机看了看,上边儿也未有未接来电。他过来并没有打过电话。

    她是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见过秦唐了的,从那次他的生日过后他就出差的了。大抵是才刚回来。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助理那边给公司的人带了特产,还剩有几份,顺路给你带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问他怎么没打电话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带着他往小区里头走。

    秦唐的车是停在小区里头的,到了车旁,他就打开车门就带过来的东西拎了出来。

    顾世安要伸手去替他拎,他淡淡的说了句不用。

    两人很快上了楼。将灯打开,顾世安就去给秦唐倒了一杯茶。她这些天都在店里,家里的冰箱里是没有东西的。只有面条和鸡蛋。

    这时候也不知道秦唐有没有吃东西,她就问道:“您吃过东西了吗?”

    秦唐这下就回了句吃了。

    顾世安这下就坐了下来。才刚准备削点儿水果,秦唐就问道:“店已经开业了?”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点点头,说道:“已经开了,生意比预想的要好些。”她说到这儿想了想,问道:“您明晚有安排吗?”

    这就是要请秦唐吃饭了。

    “明晚有应酬。”秦唐回答道。

    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些失望的,不过还是笑笑,说道:“那您什么时候有空了过去,正好尝尝我们那边的招牌菜。”

    秦唐就点头应了好。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了桌上,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打算一直在店里,还是休息一段时间就上班?”

    这段时间忙,顾世安是压根就没想这事儿的。听到秦唐那么问不由得愣了愣。她是知道。她是要上班的。

    虽然店里的生意现在挺好的,但毕竟不是她擅长的领域,空下来的时候总是觉得空荡荡的。

    她很快便回过神来,笑笑,说道:“应该是要上的。店里的生意还未上正轨,等都上正轨后再重新找工作。”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并未说什么。

    顾世安找不到说的,就问道:“您出差还顺利吗?”

    秦唐这下就简单的回了一句顺利。

    他并未在顾世安这儿多呆。到了九点半就起身告辞了。

    顾世安洗漱出来打开他带过来的东西,才发现他带了好些东西。并不只是特产而已,还有两盒巧克力,以及一些别的零食。

    都是国外进口的牌子,一看就知道价格昂贵。

    顾世安这下不由得愣了愣。她倒是没过多大会儿就回过神来,将东西收了起来。

    顾世安第二天起得有些晚了,才刚准备出门就接到了小王的电话。问她在哪儿。

    今儿是周末,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起得那么早。

    顾世安就说自己现在还在家,正准备出门。

    小王就问她要去哪儿,她也过去,她有事要和她说。

    她的语气是神神秘秘的,也不在电话里说,不知道是什么事。

    顾世安沉吟了一下,将店里的地址告诉了她。小王并未多问,很快便挂了电话,告诉顾世安她最多四十分钟就到。

    她是风风火火的。顾世安到时她竟然已经在公交车站等着了。有那么久没见到她,她竟然比以前瘦了些。

    她这些年提了很多次减肥,但没有一次是减成功了的。顾世安是有些惊讶的,问道:“怎么瘦了那么多?”

    小王这下就拍了拍她那依旧还圆润的脸,喜滋滋的说道:“瘦到肉眼看得出来了吗?我还真以为像我妈说的那样还和原来一样呢。”

    说完她又兴致勃勃的说道:“我最近在减肥,每天跑步上下班,周末去健身房,已经坚持很久了。”

    她是得意洋洋的。

    顾世安有些好笑。看了她一眼,问道:“不节食了?”

    小王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也不是不节食,但得适当。这减肥也得健康减肥。”

    顾世安这下就啧了一声,问道:“怎么突然想通了?”

    她以前时不时的都在闹着节食,中午只吃一个苹果或是一个梨,这班还没下就饿得双腿发软。顾世安说了好几次也不管用。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忽然想通了。

    “这不叫想通了,这叫我勤快起来了。”小王正色说道。

    顾世安点头,好笑的连连说是。然后带着她往店里走。

    开店这事儿她是未告诉过小王的,小王是好奇的,也不说她那神秘的事了,问东问西的问了起来。

    顾世安回答着她的话,等到到了店里,小王就参观起了后厨来。常尛问她有没有吃东西,她也不客气的回了没有。

    顾世安也是没吃东西的,常尛很快就给两人煮了料十足的海鲜面。她有话要说,顾世安就带着她去了楼上的包间。

    小王到底还没忘记自己来的目的,将常尛煮的面赞扬了一番后这才神神秘秘的说道:“你猜我是来干什么的?”

    顾世安好笑,说道:“不知道。不过待会儿我就要下去帮忙,你要再不说就要憋在肚子里了。”

    小王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要告诉你一特大的好消息。放火的事情,有人去自首了。”

    顾世安这下就愣了愣。她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的。

    小王也猜到了她并没有得到消息,说道:“我也是昨晚才听说的,公司的小宁的舅舅在警察局上班。昨晚半夜的时候我和她聊天从她哪儿得到的消息。”

    她废话倒是挺多的,说完就看向了顾世安,神神秘秘的问道:“你猜去自首的人是谁?”

    顾世安哪里猜得到,她要是猜得到,就不会被诬陷了。她就摇摇头。

    小王倒是未一直吊着,说道:“去自首的是舒敏。”

    这是意料之中的,也是意料之外的。顾世安一时愣住没动,问道:“她怎么会去自首?”

    小王这下就哼哼了两声,说道:“肯定是查到了她的身上了呗。她那良心早就被狗给吃了,怎么可能自己去自首。”

    顾世安一时没有说话。小王吃了一口面,接着又说道:“她那点儿胆子,哪里敢放火。肯定是罗贱人在背后搞的鬼。我听小宁说还在审问,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将罗贱人给供出来。”

    是了,舒敏是没有胆子敢放火的。而且,她和她的仇怨,也没有到要放火嫁祸她的地步。这背后,肯定是有人的。

    小王是想不通的。边吃着面边看向了顾世安,问道:“你说她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种事儿她也敢替那贱人做?”

    放火这事儿不是小事,不可能罗韵叫她就乖乖的去放了。她那懦弱的性格,即便是利诱她也未必有胆子。而且,以罗韵对她那态度,多半不会是利用。只会是威胁。

    既然是威胁,即便是进去了,她也未必会敢将背后的罗韵供出来。

    顾世安倒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回答道:“罗韵的手里,应该有她见不得人的把柄。”

    小王这下就打了个响指,说道:“对对,肯定是。要是被握住了什么把柄,她怎么会就跟一古代任劳任怨的小丫鬟似的被那女人骂也半点儿也不敢吭声。”

    她说着就摸出了手机来,说道:“不行,这事儿我得和小宁说说,让她的舅舅好好审审。可不能白白的放过那狠毒的女人。她可真是够恶毒的,放火这事儿她竟然也敢做。幸好那天那边没人,要是有人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小王是愤愤不平的,连面也不吃了。边说着手指边在手机上飞快的跳动了起来。

    她倒是很快就发了信息,然后拿起了筷子继续开始吃面,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顾姐,你觉得罗贱人的手里,会有舒敏的什么把柄。她竟然那么怕她?”

    顾世安哪里知道这事儿。就摇摇头,说了句不知道。

    小王吃着吃着的就叹了口气,说道:“上次我在洗手间那边听到他们那组的人八卦,说舒敏其实挺可怜的。家里兄弟姐妹有四个,她是老大。据说每个月只能留点儿生活费,其他的钱都得寄回家里去。这下她进去了,还不知道她那家里该怎么办。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小王边说着边摇着头。

    这倒是顾世安不知道的。她就抬头看向了小王。

    小王这下就说道:“虽然只是八卦,但我觉得应该是真的。我这段时间观察了,她在公司里,很少去食堂吃饭。即便是去食堂吃饭,打的菜都是便宜的。很多时候都是自己带饭。办公室里不是没有微波炉嘛,她也不去找食堂打热,直接就冷冰冰的吃了。”

    这话题说起来未免是有些沉重的。顾世安并没有停留下去,转移开了话题,问起了小王最近的工作来。

    小王倒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抱怨,说是现在依旧没有人搭理她。安排给她的都是些简单的活儿。她也乐得轻松。

    她受到现在这种待遇,都是因为顾世安。

    顾世安的心里是愧疚的,就问她打不打算辞职,她现在虽然没上班,但如果她辞职了,她陪着她一起找工作。

    小王这下就赶紧的摇摇头,笑嘻嘻的说道:“我还不急着走。公司里还有一场大戏我还没看呢。”

    她又是那副神秘的样子,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前些天曲总夫人来公司了。在公司里转了一圈,我觉得她应该是察觉到什么了。”

    她说到这儿叹了口气,说道:“曲总夫人遇到曲总,还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曲总夫人是真漂亮,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四十多岁的人。温温婉婉的。说起话来更是柔声细气的,那气质简直甩罗贱人几十条街。我怀疑曲总的眼睛肯定多少有点儿问题。”

    她的眼睛说到这儿就亮了起来,接着说道:“其实现在我还挺希望她是一泼辣的大妈的。待到摊牌时扑上去狠狠的给罗贱人几耳光,将她那张脸给打肿最好。现在这样,到时候谈摊牌。指不定她还会被罗贱人给欺负。”

    她这心倒是操得挺宽的。

    顾世安不由得摇摇头,说道:“罗韵不是第一个。”

    曲总人虽是长得像弥勒佛,但这风流的名声一直都是在外的。罗韵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无论是上次彭雪说的有人会收拾她的话,还是传说中的罗韵打胎事件,都能说明,这位曲总夫人,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如果真的摊了牌,罗韵不会占什么上风。

    小王哼哼了两声,说道:“像曲总这种人,就该阉掉。未社会减少毒瘤。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顾世安这下就笑了起来,打趣道:“你怎么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王倒是半点儿也不脸红,嘿嘿的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有倒是估计有的,只是在这个浮夸的世界快要绝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