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三十九章:巧遇

    她说到这儿,一下子想起了面前的顾世安是一已婚妇女。一时间只恨不得将自己的嘴给缝上,干笑了两声,说道:“也有好的,也有好的。”

    她是想找点儿词来夸夸陈效的,但陈少的风流整个临城无人不知。她压根就找不到夸的,很快转移开了话题。

    说错了话,小王多少是有些心虚的。也不再八卦了,吃了面就下楼去参观厨房去了。

    她自诩在厨艺上是一把好手,在厨房里呆着就不肯再出来。屁颠屁颠的跟在常尛做这做那的。

    顾世安也不管她,在外边儿收拾时就发起了呆来。

    她这一天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好在已经请了两个人,倒不是特别忙。

    常尛大抵是看出了顾世安的心不在焉来,到了晚些时候打烊时关了门就送了顾世安去坐车。

    她这样子显然是有话要说的,顾世安就问道:“怎么了?”

    常尛微微笑笑,说道:“没怎么,边走边说吧。”

    才在厨房里忙完,她的额头上还有些细细密密的汗。

    两人一起下了台阶。常尛一直都未说话。直到走到了路边停下等车,她才开口说道:“你要不要重新去上班?这边店里现在的人手是够的,虽是未上正轨,但慢慢的就好了。”

    顾世安不知道她怎么会提起这话题来,微微的愣了一下,问道:“怎么忽然说这事了?”

    常尛微微笑笑,说道:“没怎么。”她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的店开始就挺好的,你得相信我。我以后一定会越做越好。”

    这些天来的客人之中,有三分之一都是回头客。还有些则是来过的客人介绍的。

    当然,都是冲着常尛的手艺来的。

    顾世安这下就笑笑,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我当然相信你。”

    常尛就看向了她,同样认真的说道:“所以,你去做你自己的事儿。现在人手是够的,就算不够,也能再重新招人。你不用担心这边的。”

    顾世安微微的沉默了一下,笑着说道:“好。”

    常尛这下是松了口气儿的,看了看时间,说道:“明天就别来了。让送菜的事儿已经有眉目了,过几天等他们将菜送到店里来。我就有更多的空余时间了。”

    她显然是早想好了的。顾世安点点头,笑笑,说道:“好,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上班的时候她是挺想休息的,但这休息了,却是觉得太过空荡。自然是得再找班上的。

    常尛就嗯了一声,等出租车过来。看着顾世安上了车,这才回了店里。

    顾世安是有些累的,上了车就闭上眼睛假寐。一下子就想起了今天小王说的舒敏自首的事儿来。

    她的思绪微微的顿了一下,没有再去想。也不想去管那些事儿。

    她已决定第二天就去找班上,回到家里,也不管时间已经晚了,洗过澡后重新弄起了简历来。待到睡下时已是凌晨一点了。

    因为生物钟的缘故,虽是晚睡,她第二天仍是到时间就睁开了眼睛。想起不用去店里,她又在床上躺了那么会儿才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儿,打起精神去洗漱。

    她已经许久没有穿职业装了,换好衣服竟然有那么瞬间的恍惚。她倒是很快回过神来,拿好了准备好的简历出了门。

    人才市场这边和以往是一样的,挤得水泄不通的。她随着人流移动着,也投了好几份简历。

    她早上没吃早餐,挤了两个小时就有些头晕眼花的。她定了定神,环视了一下仍旧人满为患的四周,打算先去吃点儿东西再回来。

    因为这边人流量大的缘故,外边儿倒是有许多小贩推了推车卖早餐。顾世安的嘴倒是一点儿也没被常尛给养挑,要了一个煎饼果子一袋豆浆就在一旁坐下吃了起来。

    孙助理跟在陈效的身后,大致的说着这次要见的客户。他还未介绍完,走在前边儿的陈效忽然就停了下来。

    他差点儿就撞在了他的身上,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正要开口问怎么了,顺着陈效的视线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简易的餐桌旁,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煎饼果子的顾世安。

    她穿着职业装,一旁还放着简历,一看就知道是过来应聘的。

    孙助理微微的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了陈效。陈效的视线仍旧是停留着的。他这下就笑了两声,说道:“那不是太太吗?挺巧的。”他说完,试探着问道:“陈总,您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他边说着边观察着陈效脸上的神色,陈效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倒是收回了视线来看了他一眼。

    他这些日子的情绪是变幻不定的,孙助理是有些后悔自己多嘴的,只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过去打个招呼。”

    他这语气里也是带着试探的,见陈效不吭声,这才大步的往顾世安那边走去。

    跟在陈效身边的这些年,他早已是学得八面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了顾世安面前,他那句太太就咽回了肚子里,微笑着打招呼:“顾小姐,您也在这边?”

    顾世安正想着事儿,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慢半拍的抬起头。

    这座城市只有那么大,见着孙助理她也不惊讶。她点了点头,客气的问道:“你来这边办事吗?”

    她的手里还拿着煎饼果子,说完又问道:“要不要来一份?”

    孙助理这下就摆摆手,说了句不用。看了看她放在一旁的简历,问道:“您来这边应聘?”

    顾世安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自在的,不过倒是点点头。说道:“闲了那么久,也该上班了。”

    她并不愿意在这话题上停留下去,问道:“你一个人来这边吗?”

    孙助理就笑笑,视线往陈效那边看了看,说道:“不是,我是陪着陈总一起过来的。”

    刚才陈效明明还是看着这边的,这会儿却已背过身去抽烟去了。

    顾世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时,就只看见陈效的侧影。她很快便收回了视线来,点头哦了一声。

    她一时是找不到话说的,孙助理倒是识趣得很,说道:“那您忙。我先陪着陈总去见客户。”

    顾世安就点点头。

    孙助理转身要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停下了脚步,微笑着看向了顾世安,问道:“顾小姐,您一会儿还在这边的吧?”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问这干什么,不过倒是点了点头,说道:“应该还在。”

    她是还打算再去看看的。

    孙助理这下就微微笑笑,说道:“上次在医院里照顾陈总的事儿我还没来得及感谢您,您要是方便,一会儿我请您吃饭吧。”

    这都多久的事儿来。顾世安哪里想到他还会再提起,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你客气了,不用……”

    她是还要说点儿什么的,只是不待她再说,孙助理就往陈效那边看了一眼,低声苦笑着说道:“这是该请的。您千万别客气。那几天要不是有您在,我还不知道……”

    毕竟是不该背后议论老大的,他倒是适可而止,接着说道:“所以您千万千万别客气。您既然也在这边就择日再不如撞日,我见客户估计就一个小时左右。我待会儿给您打电话。”

    他像是怕顾世安不答应似的,又说了句就这样说定了。见陈效已经往这边看了过来,他就匆匆的走了。留下顾世安无奈的站在原地。

    两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大厦那边,顾世安将手里的煎饼果子和豆浆都吃了,看了看时间,这才继续去投简历。

    孙助理的电话倒是来得很准时,顾世安才投完简历刚出人才市场,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不准备接的,顿了顿,到底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她喂了一声,原本是要开口拒绝的,谁知道还未开口,电话那端的孙助理就说道:“顾小姐,我已经看见你了。我就在左边雕像这里。”

    这边是人来人往的,顾世安抬头往他说的雕像那边看去,果然一眼就看到了挥着手的孙助理。她只得快步的走了过去。

    孙助理的事情应该是谈完了,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的。见顾世安过去他就说道:“您喜欢吃什么,这附近吃的挺多的。”

    他边说着就边环视着四周。

    顾世安这下就伸手揉了揉眉心,说道:“你也挺忙的,不用了,改天吧。”

    她这话纯属是客气话。两人见面的时间都很少,哪里有什么改天。

    孙助理是人精,哪里不明白她这话里的意思。他笑笑,说道:“您就别再推辞了,这顿饭,是我代表整个秘书室请的。那几天要不是有您在,大家都得遭大殃。”

    陈效没在,他说话倒是爽快得很。不再吞吞吐吐的了。

    他这话倒并不是假话,那几天的陈效确实就跟吃了火药似的。每次去医院的人都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他说完不等顾世安说话,又接着说道:“您看是吃粤菜还是吃川菜,那边还有一家西餐厅,我上次陪客人来过一次,味道还行。”

    顾世安推辞不掉。只能说道:“我不挑食,吃什么都行的。”

    她才吃早餐不过一个小时,现在并不饿。

    孙助理想了想,说道:“那就吃川菜吧。这家很正宗,对了,您能吃辣的吧?”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说了句能吃的。

    孙助理也不再废话,带着顾世安往前走。他是长袖善舞的,并不会冷场。有意无意的问着顾世安这次应聘的事儿。

    顾世安也没什么好瞒着她的。就说了投了好几家的简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回复。

    孙助理这下就说让她耐心等待。不过么,既然是打算重新找工作,无论是公司还是职位都该好好的挑,要好合适自己的。别病急乱投医,到时候做得不开心划不来。

    他这话说得就跟前辈似的,顾世安就微笑着点头。

    川菜馆就在腹肌,离得并不远。倒是很快就到了。

    这是中午时分,人并不多。孙助理原本是要一包间的,顾世安没让,就让在大厅里坐就行。

    他倒是没坚持,叫了服务员过来上茶。然后将菜单递给顾世安,让顾世安先点菜。

    顾世安原本是让他点就行的,到底没能拗过她,象征性的点了两个菜。

    孙助理拿过去倒是划了一大堆,这菜还未点完,顾世安就见陈效和一个中年男子一起,从门口那边走了过来。

    她哪里想到会遇到他。身体微微的僵了僵。

    孙助理是挺会察言观色的,立即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他倒是先怔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和陈效以及他身边的那位打了招呼。

    陈效身边的那位应该就是他们刚才见的客户,是认识孙助理的。立即就走了过来打招呼。并且自来熟的就坐了下来,说是既然遇到了,当然得一起吃了。

    孙助理是尴尬的,又不能让人走,只得让服务员再加碗筷。

    那人在挨着孙助理边儿的位置坐下,陈效就在挨着顾世安位置坐了下来。

    那人对顾世安是好奇的。问起了孙助理来。这介绍显然是尴尬的,孙助理就只有并不敢去看陈效,含含糊糊的介绍了句是朋友。

    那人倒是并未多问,转而同陈效说起了生意上的事儿来。

    多了这两人,这顿饭的气氛是没那么轻松了的。偏偏这罪魁祸首的两人就跟没察觉似的,兀自谈着生意。视顾世安和孙助理为不存在。

    孙助理是歉疚的,抱歉的对顾世安笑笑。

    顾世安这时候再走显然是不妥当的,只得坐了下来。她也不说话,兀自喝着茶水。

    这间店的服务是挺好的,菜还未上来,就先送了两碟子点心,给几人垫肚子。

    这种甜食的东西男人吃得都是不多的,孙助理为了表达自己的愧疚之心,直接的就将碟子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

    和那人说着话的陈效这下就淡淡的侧头看了他一眼。

    孙助理脸上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最终还是将已经推到了顾世安面前的碟子推到了陈效的面前,问道:“您吃吗?”

    陈效并未回答,只是伸手拿了糕点吃了起来。孙助理只得尴尬的对着顾世安笑笑。

    菜上来得并不快,孙助理不光点了这儿的特色火锅,还点了好些这儿的招牌菜。加上陈效后来点的,满满的摆了一大桌。

    生意场上都是无酒不欢的,虽是才中午,那位客人仍是豪情万丈的点了一瓶茅台。

    服务员很快便将酒送了上来,陈效这下淡淡的又吩咐上饮料。三个男人都是得喝酒的,这饮料自然是给顾世安点的。

    待到开始吃时,几人吃得都少。果然都只顾着喝酒去了。

    孙助理是尽职得很的,大抵是怕那人拉着陈效喝酒。左一杯又一杯的敬着那人酒。陈效只象征性的喝了一杯。

    这场合显然是没顾世安什么事儿的,她开始还是拘束的,见没有注意自己,就埋头吃了起来。

    点了那么多菜,浪费掉可惜了。

    这儿的炒菜不怎么样,还不如常尛。但火锅不知道怎么弄的,非常的好吃。准备是蔬菜肉类也很新鲜,红彤彤的红油混合着碧绿的蔬菜,光看着色泽就很诱人。

    顾世安慢吞吞的吃着,没多大会儿额头上就冒出了密密的细汗来。她正要去倒茶喝,手才刚碰到杯子,坐在一旁的陈效就顺手拿起了茶壶来,往她的杯子里倒了茶。

    她这下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倒是未说话,说了声谢谢,端起了杯子喝起了茶来。

    陈效不知道听到还是没听到,看也未看她一眼,放下了茶壶。

    顾世安也不去管他,继续吃起了东西来。陈效坐了一会儿,叫来了侍应生。吩咐他去外边儿买几杯鲜榨的果汁来。

    待到顾世安要再去喝茶时,手边就被放了橙汁。橙汁是比茶要解辣些的,她喝完,陈效顺手将自己未动过的放到了她的旁边。

    他做得挺随意的,完全不像是在特意的照顾顾世安。

    顾世安也没吭声儿,没有去碰那杯果汁。

    和顿饭吃得有些久,中途立场并不妥当,顾世安就时不时的看着时间。孙助理陪着那客人喝着酒,而陈效明明是注意到了她看时间的,也并未开口让她走。

    好不容易等到饭局结束,顾世安稍稍的松了口气儿。正要离开,陈效就看了她一眼,说道:“他醉了,我待会儿还得见客户。”

    顾世安是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的,就看向了他。

    陈效扫了她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地方是他安排的,你觉得我一个人去合适吗?还有半小时,再叫人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是了,他去的目的是谈生意。其他的事情,都是得助理提前打理好的。

    这顿饭果然是不该吃的,顾世安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没做过。恐怕会误事。”

    陈效又看了她一眼,冷淡的说道:“端茶倒水也不会?”

    他说完一边吩咐司机送那客人去酒店,送孙助理回去,自己则是看也不看顾世安,上前去拦车。

    顾世安这下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就在原地站着。

    陈效站到了路边也没见她跟上去,淡淡的又说道:“我会让人给你按时薪算,不会亏待你。或者,你打算我现在让司机回来,打一盆水来将孙助理泼醒?”

    他这语气虽是淡淡的,但他这人是没什么事儿干不出来的。顾世安没再吭声儿。待到他拦下了出租车,也跟着坐了进去。

    陈效和对方约好的地方是在酒店,他们俩过去的时候对方还没到。陈效倒是一点儿也不急,站在了窗边打起了电话来。

    顾世安哪里做过助理这工作,就跟一木头似的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助理这事儿,还真不是一般人就能干的。

    陈效打完电话回来见她紧张,将手机丢在了一旁,淡淡的说道:“放轻松,待会儿对方来端茶倒水就是了。”

    顾世安就点了点头。

    两人现在呆在一起更是无话可说的,他低头看了看时间,闭上了眼睛坐在沙发上假寐了起来。

    人毕竟还没到,顾世安也没再站着。坐了下来,倒了一杯茶推到了陈效的面前。然后自己也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房间里一时安静极了,陈效过了会儿才睁开了眼睛。也端着茶杯喝起茶来。

    他那时说是还有半小时的时间,但两人在酒店里坐了半小时,依旧没有人过来。

    顾世安自然是知道这是不正常的,一连看了几次时间,这才开口问道:“要不要打电话问问?”

    陈效这下就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是了,他都不急她急什么。顾世安这下不再吭声儿,闭上了嘴。

    这一等是有些久的,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都没有人过来。陈效确实是一点儿也不急的,顾世安甚至怀疑他说的应酬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他是没有骗自己的理由的,只得等着。

    对方迟迟不来,她的茶水喝得有些多了。上了几次洗手间之后靠在沙发上打起了瞌睡来。

    她原本只是想打打瞌睡的,但昨晚睡得太晚,竟然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他是被陈效给叫醒的,睁开眼,看到陈效那张放大的脸时她稍稍的愣了几秒。隔了会儿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哪儿。

    她很快就站了起来,努力的让自己的脑子清醒过来。问道:“人来了吗?”

    陈效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道:“人在隔壁。”

    他说着也并不管顾世安,径直就打开门往外走。顾世安回过神来,快步的跟了上去。

    对方早坐在了包间里,看样子不像是刚来的。见着陈效推门进去立即就站了起来,满脸堆起笑的同他打招呼。完全不像是摆架子迟到几小时的样子。

    顾世安的心里是有些疑惑的,但这时候显然是不适合问这事儿的。她只得将疑惑压到了心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