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四十一章:压惊

    她这话却是搪塞不了孙助理的,他干笑了两声,说道:“您就别谦虚了,我听司机说昨天黄总的那饭局就是您陪着陈总去的。”他说完不等顾世安再拒绝,又接着说道:“我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找您,顾小姐您就帮我这一次。这样,如果您不高兴,您可以随时不干,我来善后怎么样?”

    他着实太看得起她了。

    顾世安多少是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真……”

    她的话还没说完再次被孙助理给打断,他在电话那端苦笑着说道:“顾小姐,我是真没办法了。您就帮我这次,下次我绝不会再打扰您。我实在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您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陈总扫地出门吧,我这个一个月的车贷房贷得把我逼死啊。还有我女朋友,我们打算明年就结婚。要是这份工作没了……”

    不愧是陈效手底下带出来的人,磨起人来简直是不得不让人举手投降。滔滔不绝的说着,仿佛顾世安只要不答应,就是要将他逼上死路一般。

    他的那些话里,可信的成分并不大。顾世安被他磨得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下来。

    他说过可以随时不干,她只能先干干再走人。到时候他总没话说。

    孙助理见她应了下来在电话那端立即就露出了笑容来,马上便说需不需要找司机来接她。毕竟外头下着雨呢。

    她一个小小的助理,哪里用得着司机来接。顾世安拒绝了,又问了她自己要什么时候到。

    孙助理就说早上没什么事儿,就是下午要去机场接客户。

    这种事儿顾世安倒是做得了的,就问了他对方的背景以及要下榻的酒店以及联系方式。

    孙助理在电话那端微微的笑笑,让她先休息好,到时候会有司机去接她,并会带要接的客户的资料给她。

    挂了电话,顾世安伸手揉了揉眉心。重重的又躺回了床上。她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但已经答应了下来。她并不让自己多想,重新调了闹钟,重新闭上眼睛,拉被子蒙住了头。

    她是睡到十一点才起来的,家里并没有什么吃的。她打开冰箱看了看,拿了鸡蛋以及几颗快要阉掉的青菜出来,打算做一个西红柿炒鸡蛋,然后再炒鸡蛋。汤她就拿了一包前段时间买来的紫菜。拆了做虾皮紫菜汤。

    饭菜都简单,做起来也并不费时间,十二点多她就坐下开始吃东西。

    孙助理那边很准时,顾世安收拾好司机就在楼下给她打了电话。这次的司机是顾世安不认识的,不过倒是客客气气的,顾世安上了车他就递过了一份A4纸打印的资料来,说是里头是孙助理让他给她的客户的资料。

    顾世安说了句谢谢,低头看了起来。

    孙助理让她接的客户并不是来谈生意的,而是来旅游的,是一家三口。顾世安的工作很简单,就是一导游。

    她是微微的松了口气儿的。是了,她什么都不了解,孙助理也不可能安排什么棘手的任务给她。

    那么一下她更是放轻松了些,看起了后边儿的资料来。

    资料准备得是详细的,连对方忌口的食物都有。

    顾世安一一的看完,这才将资料放好。

    中午路上竟然有些堵车,到机场时飞机已经降落了。顾世安一路小跑着进机场,总算是在客户出来候在外边儿。

    资料里是有对方的照片的,顾世安站了不到五分钟,就有一对中年夫妻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儿走了出来。

    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快步的走了上去。然后和对方打招呼。

    陈效是早通知过他们的,有人来接施家夫妇俩都不惊讶,客客气气的说麻烦顾世安了。

    施太太怀里的小家伙则是睁圆了眼睛好奇的看着顾世安,直到施太太让他和顾世安打招呼,他才奶声奶气的叫了姐姐。

    施太太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提醒他要叫姨姨。他这次却不叫了,就跟害羞似的将头埋在了施太太的怀里。

    因为带着孩子,两人的行李是有些多的。顾世安带陪着施太太先去了车上,施先生则是同司机一起去取行李。

    施太太是温婉的,说起她怀里好奇的打量顾世安的小家伙嘴角就忍不住的带了些微笑。让顾世安千万别被小家伙这副乖巧的样子给蒙骗了,一旦熟悉起来,可皮了。

    她说起是颇有些头疼的,说着小家伙闯的好些祸。

    小家伙像是知道妈妈在说他似的,伸出了胖乎乎的手捂住了施太太的嘴。

    施太太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待到拿开小家伙的手后才告诉顾世安,小家伙喜欢别人夸他,而不喜欢别人说他的坏话。

    小孩子是可爱得很的,顾世安忍不住的伸出手,要去抱小家伙。

    小家伙最初是有些害羞的,过了会儿才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扑到了顾世安的怀里。

    他的身上是带着奶香味的,肉呼呼的小手软软的,让人的心也不自觉的跟着软下来。

    大抵是不熟悉的缘故,小家伙虽是在顾世安的怀里,却并不说话,就乖乖巧巧的坐着。

    施先生回来见他乖巧的坐着是挺诧异的,伸手拧了拧小家伙的脸蛋儿。

    夫妇俩刚下飞机都是累的,到了酒店安顿好之后就准备休息。两人虽是准备休息,但来到新地方的小家伙却是好奇得很的,精神好得很,迈着小短腿要拉着顾世安出去玩。

    顾世安任由着他拉着,告诉施先生夫妇让他们休息,她带小家伙出去逛逛。

    施太太倒是爽朗的性格,并未担心顾世安带不好,让她如果小家伙太皮就给她打电话。

    小家伙脱离了父母的管束无疑是更欢的,出了电梯到酒店的大堂里就拉着顾世安直往外跑。

    他倒是精灵得很。看见路边有卖冰淇淋的就拉着顾世安的手撒着娇要吃。

    顾世安并没有带小孩子的经验,并不知道冰淇淋小家伙能不能吃,最后经不住小家伙的要求还是买了一支。不过只许小家伙吃两口。

    小家伙平常吃这东西大抵是吃得少的,吃了两口还要吃。顾世安说男子汉说话要算数这才扁着嘴不再吭声儿。

    晚上自然是要为施家夫妇接风洗尘的,地方是由孙助理亲自定的。

    陈效从酒店的电梯里出去,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走廊里的顾世安和胖乎乎的小家伙。

    两人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小家伙咯咯的笑着,迈着小短腿边笨拙的跑边回头去看顾世安。

    他看着后边儿的顾世安,倒是无暇顾及前面,一下子就撞到了陈效的腿上。

    陈效对小孩子一向都是避之不及的,这次倒是蹲了下来,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小家伙是见过他的,倒也不认生。好奇的打量了他一会儿,就挣扎要下来。

    顾世安是没想到陈效会过来的,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陈效很快将小孩子放下,看向了她,正要问施先生夫妇在哪儿,施先生夫妇就打开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见着陈效施先生是挺高兴的,问陈效怎么就来了。彼此寒暄了一会儿,陈效就要带着他们尝尝临城的特色。

    他来了就没顾世安什么事了,她借此提出了告辞。施太太却并不放人,说是辛苦她照顾了一个下午的孩子,怎么的也要吃过饭再走。

    她挽留顾世安自然是走不成的,只得留了下来。

    考虑到施先生夫妇带着孩子的缘故,定的吃饭的地儿就定在附近的。步行不过五分钟就到了。

    菜是孙助理那边早就安排好了的,给小家伙准备了各种小动物图像的点心。

    这顿饭吃得是有些久的,小家伙吃东西时是挺乖巧的,几乎不闹,看着可爱极了。

    这样的聚会顾世安一个不熟悉的人夹在中间多少都是有些尴尬的,好在有小家伙,她的不自在少了许多。

    这是私底下的聚会,陈效和施先生虽是没有谈生意。不过说的都是和行情有关的事。

    施太太多少是无奈的,让顾世安别介意,男人就是这样。

    饭局结束后以是差不多十点,施先生夫妇得带小家伙回去休息,回了酒店后就向陈效道了谢,并说顾世安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请他送她回去。

    陈效应了下来,直到那一家三口进了电梯,他这才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说道:“走吧。”

    他今晚没喝酒,也没再叫司机过来。到了车边就拉开车门先上了车。

    顾世安在他的身后,是隔了那么才上车的。陈效发动车子时侧头不经意的看向她,忽然就想起了她逗小家伙时的样子来。

    他的胸口忽然就有些闷闷的,想拿出一支烟抽的,手指碰到烟盒,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两人一路默默无言。到了地儿,顾世安下车,陈效却也跟着下车来。顾世安看着地上他那颀长的影子,想说什么的,但最终没有说,直接便往前走。

    走了几步见陈效是在后头跟着的,她就回头看向了他,说道:“谢谢。我自己上去就行了。”

    陈效这会儿已经叼起了一支烟,慢条斯理的说道:“施太太说了,让我务必把你送到家。”

    他整个人都是漫不经心的。一副只是在完成施太太的叮嘱的样儿。

    顾世安立了片刻,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往前走。

    陈效在后头不快不慢的盯着,到了楼道口见楼道里是漆黑的,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来照明。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到了顾世安所到的楼层,陈效这才忽然开口叫道:“顾世安。”

    手机手电筒的亮光是照着前方的,反倒是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顾世安的身影微微的顿了顿,就跟没听到他叫她似的拿出了钥匙开门,说道:“我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她说完就打开了门进了屋子,也不管还在身后的陈效,顺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陈效是有些闷闷的,在门口站了好会儿。又抽了一支烟,这才下了楼。

    已是夜深了,回到车里,他却并没有马上就发动车子。而是又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顾世安哄着小家伙那恬静的画面一幕幕的停留在他的脑海里。他掸了掸手中的烟灰,闭上了眼睛。

    直到手指之间传来了灼痛感,他这才回过神来,将烟蒂摁熄灭丢掉。这才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洗漱完还未上床孙助理那边就给她发了信息,大致意思是施先生一家明天还得麻烦她。

    因为施太太施先生以及小家伙对她的印象都很好。

    然后又让她查银行卡,说是已经给她转了帐。说是陈总那边说了,她是时薪,每天晚上都会将卡打在她的卡里。

    今天晚上结的是同昨天的一起的。

    他倒是爽快得很,顾世安拿出了手机翻短信时,才发现钱是在她洗澡时打到卡里的。倒是比她上班的报酬要丰富些。

    她轻轻的吁了口气儿,将手机丢到了一旁,又打开了邮箱看看有没有新邮件,这才关了电脑去睡觉。

    顾世安第二天的任务是带着施先生夫妇去附近的景点,大抵是嫌司机跟着不方便,今天是施先生自己开的车。

    施先生夫妇都是好相处的人,因为有小家伙的缘故,顾世安一天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小家伙到热闹的地方就爱乱跑,她怕小家伙跑不见,时时刻刻都将眼睛盯在小家伙的身上。

    这一天下来多少是有些累的。

    尽管她是一直注意着小家伙的,但在第三天,还是出事了。早上她带了施先生夫妇去景点,下午施太太则是提出要逛商场。

    逛了一半顾世安去洗手间回来,就接到了施太太的电话,说是小家伙不见了。

    她在店里试衣服,施先生给她拉了一下拉链,小家伙就跑不见了。他们已经将店里都找遍了,但依旧没能见到小家伙的身影。

    顾世安匆匆的赶回去就遇见了一脸焦急的施太太,施先生以及去找小家伙去了。

    顾世安问了小家伙是在哪儿不见的,让施太太在原地等着,她自己则是走往和施先生相反的方向,一路问着有没有见到一小孩。

    商场里的人多,谁会特地的注意一小孩子。顾世安估摸小家伙能走的距离绕了一圈依旧没见到人就着急了起来。

    这事儿她是担待不起的,她立即就给陈效打了电话,将小家伙不见的事告诉了他。

    陈效倒是比她冷静得多,让她先找,他会马上让人封锁商场,调出监控。

    顾世安极了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开始找小家伙。

    陈效大抵就在附近,不过十来分钟就过来了。顾世安见着他并没有松上一口气,依旧是着急的,告诉陈效,附近都找遍了,并没有见到小家伙的身影。

    小家伙是不可能走远的。即便是走远了,那么会儿见不到妈妈肯定早就开始哭了。

    陈效的眉头皱得紧紧的,问了顾世安小家伙不见的地儿,以及什么时候不见的就去了监控室。

    监控室那边早就接到了他的通知,正四处的搜寻着小家伙的身影,但无论哪个摄像头之下,都没有小家伙的身影。

    陈效直接就让人掉了施先生一家进店时的监控。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怕错过细节,并不敢快进。看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小家伙屁颠屁颠的从店里出来。

    他出来时正巧有一个小女孩子拿着一个兔子形状的彩色气球走过,小家伙大抵是想要,竟然一路跟了过去。

    商场里虽是布满了监控的,但总有死角的地方。小家伙尾随着别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转交死角的地方。

    陈效倒还保持着冷静,立即就让调死角那边相邻的监控出来看。但那边却并没有见到小家伙的身影。倒是那对母女很快就走了出来。

    小家伙总不会凭空消失了,陈效一边让人继续看监控,一边重新上楼去监控死角的地方。

    那监控四绝的地方是一拐角处,边儿上就是一家卖玩具的店。陈效的眉头皱了会儿,走近了店里。

    小家伙既然没走出去,在这里逗留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顾世安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立即就上前询问起了店员来。

    店里那时候的客人多,过来的多数都是小孩,店员并没有注意到。倒是有一位回忆像是见过,但并不确定。

    但立即也在店里找了起来。

    监控的死角处虽是只有这一家店。但店里的里里外外都翻遍了,却并不见的身影。

    陈效这下又打电话回了监控室那边,那边一直都是盯着的,并未见小家伙出去。

    陈效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拿出了手机来给施先生和施太太打电话。

    电话才刚打通,里头的店员就跑了出来,结结巴巴的说道:“陈总,那边有一小孩子在。”

    顾世安立即就跑了进去,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收银台下边儿敞开的柜子里,正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兔子睡得香甜。

    顾世安的腿一阵发软,差点儿就跌坐在地上。她好不容易让自己稳住,上前将小家伙从角落里轻轻的抱了出来。

    小家伙浑然不知外边儿的人找他找得翻天,睡得熟得很。两边儿的脸蛋儿是红彤彤的。

    施先生和施太太上来时小家伙仍旧是睡得熟得很,施先生将他接过去时他也只是稍稍的动了动身体。

    经历了这虚惊,谁也没有心情再逛。陈效倒是很会待客,将之前施太太看的东西都让人包了起来。让司机送了施先生一家回酒店。

    顾世安到现在仍旧是浑身虚软的,直接就在一旁的石梯上坐了下来。坐了那么几分钟,陈效不知道从哪儿买回了一杯咖啡来递给她。

    顾世安现在却是得好好的压压惊,她并没有客气,将咖啡接了过来。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紧绷着的神经这才渐渐的松懈下来。

    一旁站着的陈效等她休息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说道:“他们回酒店了,今天应该不会再出来。你先回去休息。”

    顾世安这下就点点头,应了一句好,然后站了起来。

    腿脚依旧是虚软得厉害的,陈效大抵是看出来了。看了看时间,说道:“正好我要去正源大厦一趟,顺带送你。”

    他说完也不废话,直接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顾世安的浑身都是无力的,倒是没有客气,随着他去了停车场。

    她是被吓惨了的,浑身没有力气。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睡到七点爬起来,她并没有做饭的心思,倒了一杯水喝下,正准备出去吃东西,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孙助理打来的,说是陈总知道她今天受了不小的惊吓,今天的工资给她双了双倍,已经打在了她的卡上。并说已经给她点了外卖,这时候人也差不多到了。算是给她压惊的。

    他倒是算得很准时,话音才刚落下,门就被敲响了。

    顾世安挂了电话去开门,门外站着的并不是外卖小哥,而是一穿着餐饮服装的年轻男子。

    他拎了两个食盒,带来的吃的是丰富的,足足的六菜一汤还送了一碟子小点心。

    这压惊的心意倒是足得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