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四十二章:狭路相逢

    顾世安微微的抿了抿唇,送走了送外卖过来的人,在餐桌旁站了会儿,这才坐下开始吃东西。

    施太太那边大抵也是被吓到了的,原本是打算逗留一个星期的,这下直接就打算回去了。

    这次是孙助理送他们离开的,施太太对昨天发生的事儿是歉疚的,托孙助理转送了顾世安一个包包。并让顾世安以后到他们所在的城市给她打电话。

    施太太一家虽是走了,顾世安仍是没精打采的。孙助理再安排事儿也被她推了,她去了店里。

    几天没过来,店里是紧紧有条的。因为常尛忙不过来的缘故,现在每天店里只招待那么多客人。已开始提前预约。

    店里的客人并不多,许多事儿都已提前安排好,她现在到这边到成了闲人一个。

    她恹恹的在店里坐着,晚些时候才去帮着常尛试菜。她没精打采的,常尛以为她是在应聘时受创了。变着戏法的做了好些甜点给她吃。她吃得饱饱的。

    中午有几桌客人,但却并不忙,她压根就没事儿可做。那么呆着她是呆不住的,也不再呆了,从店里出去不想回家,索性就去书店呆了一个下午。

    简历投出去如石沉大汉一般,并没有任何的回应。顾世安打起了精神来继续开始找工作。

    与此同时,律师那边给她打了电话,说是放火的事件有了进展,她已经完全洗脱了嫌疑。

    舒敏自首的事儿她是知道了的,她并不清楚那边的进展,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您知道那火是谁放的吗?”

    她想知道那也是正常,律师那边就说道:“有人去自首了,但具体的暂时还不清楚。得等警察局那边公布。”

    虽是知道有人去自首,但警察局那边是并未放出任何消息出来的。所以他也是不知道的。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向那律师道了谢。

    这事儿以前都是秦唐通知她的,顾世安稍稍的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这事秦先生知道了吗?”

    那律师这下就说道:“秦先生那边我一直没联系上。”他微微的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听他们说秦先生好像是在医院……”

    顾世安这下就微微的愣了一下,说道:“在医院?”

    那律师并不敢肯定,含糊的说:“好像是,我也是从别人哪儿听说的。”

    他并不是秦唐身边亲近的人,哪里知道他的事儿。顾世安着急了起来。问他在哪家医院他也是一无所知。

    顾世安想起在医院遇到秦唐的那几次来,挂了电话立即就拨了秦唐的号码。但电话是并没有人接的。

    她是不知道要去哪儿找秦唐的,又拨了一遍,但依旧没有人接。

    这下再呆着她是待不住的,直接就打车去了秦唐的公寓那边。她去了几次,门口的保安对她是熟悉的,听见她问就说有好几天都没有见着秦唐的车出去了。

    这就间接的证明了律师说的秦唐在医院的说法。顾世安更是着急,正想着该去哪儿问秦唐的下落。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秦唐打来的,顾世安几乎是立即就接了起来。

    她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秦唐就问道:“什么事?”

    他的语气听起来是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顾世安迟疑了一下,问道:“您在哪儿?”

    “在公司,什么事?”电话那端的秦唐语气是淡淡的。

    顾世安这下就将律师说的她已经洗脱嫌疑的事说了,秦唐倒是并不惊讶,淡淡的嗯了一声。

    顾世安一时没有说话,稍稍的顿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您是不是在医院?”

    她那么问自然是已经知道了的,秦唐在电话那端沉默着没有说话。顾世安也不等他再说话,就又问道:“您在哪个医院?”

    秦唐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已经没事了,不过就是点儿小感冒,明天就会出院了。”

    这就是让顾世安别再过去了。

    顾世安是压根就不相信他的话的,开口说道:“您告诉我地址,我过去。”

    她是执拗的。

    秦唐在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说了医院的地址。

    顾世安过去时病房里是安静的,并没有人。秦唐穿着病号服,正坐在床上打着电话。

    听见敲门的声音,他回头看向了门口。同时也挂断了电话,对着顾世安点了点头。说了句过来了。

    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顾世安来得匆忙,只买了一个果篮拎着过来。她将果篮放了下来,走到了床边。她一时是找不到话说的,开口问道:“您没事吧?”

    秦唐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道:“一个小感冒而已,他们小题大做非让住几天院。”

    顾世安是不怎么相信他的话的,打算过会儿去找医生问问。又问道:“您吃东西了吗?”

    秦唐这下就点点头,说道:“吃过了。”

    顾世安在这边是找不到事儿做的,打开了带来的果篮,问道:“您想吃什么,我给您削水果。”

    秦唐这下就说了句不用,顿了一下,又说道:“给我倒杯温水。”

    顾世安就应了一声好,拿了杯子给他倒了水。

    倒了水,她就拿起了水果刀,拿了一个苹果削了起来。待到削好了,又划成了小块小块放在了果盘里,然后放到了秦唐的床头。

    秦唐沉默的看着她做这一切,等她弄完她去洗了手回来,这才开口问道:“最近都在做什么?”

    顾世安这下就淡淡的笑笑,说道:“没做什么,正打算开始找工作。只是暂时还没想清楚想做什么。”

    最后一句她说得是有些心虚的,是在搪塞,怕他问她找工作找得怎么样。

    秦唐点点头,说道:“也对,想好再做。可以多做些尝试,每种工作的体验感都不一样。”

    顾世安也跟着点头,嗯了一声。

    秦唐是并未在工作这事上停留下去的。大抵是找不到话说,没有再说话。

    顾世安倒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起了话题说起了话来,病房倒是并不冷场。

    顾世安坐了那么会儿都是未见到秦唐的人,也不知道是被秦唐给叫离开了还是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在医院。

    她是担心秦唐的身体的,坐了那么会儿就以出去看看为借口,关上病房的门出去了。

    她并没有停顿,直接的去了护士站那边,然后问了秦唐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在哪儿。

    那护士就客气的说带她去。带了她到医生的办公室,和那医生打了招呼,这才离开。

    顾世安原本以为秦唐是骗她的,谁知道问医生,医生那边说的和秦唐说的是一样的。说他是感冒。他这感冒拖得有点儿久了,所以才让住院。

    顾世安想起在医院了见到他的那几次,多少是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但医生都已经说了,她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向医生道了谢,这才回了病房里。

    医生让秦唐好好的静养,但在病房里呆着无疑是无聊的。顾世安见他的床头放了几本书,就拿了书自告奋勇的替秦唐读了起来。

    秦唐倒也由着她,闭上眼睛听着。直到听到她的声音念得有些发干了,这才让她别念了。

    病房里一片静谧,时间过得是快的。外边儿暮色四合时顾世安站了起来,问秦唐想吃什么。

    秦唐抬腕看了看时间,原本是想说安排人送过来的,但最终还是未说,就说吃什么都行。

    他不挑食事是好办的,顾世安稍稍的想了想,就自己安排了菜单。他现在生着病,自然是不能随便吃的,当然得吃有营养的东西。

    秦唐并没有任何的意见,顾世安和他打了招呼后就出了门。

    她这段时间已进出医院好几次。对医院这边是熟悉的。但附近的饮食她是并不是很满意的,拎着东西往回走时就琢磨着请常尛多熬点儿汤,她明天过去拿。

    回去时病房里依旧是静悄悄的,秦唐大抵是站的时间多了,这下站了起来,站到了窗边。

    他的背影是有些孤寂的。听到顾世安推门的声音,他这才回过神来。

    饭菜不知道是不合秦唐的口味还是怎么的,他吃得并不多。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儿。

    顾世安收拾完碗筷时已经差不多是八点了,秦唐看着她忙来忙去的身影,待到她停了下来,这才说道:“不早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顾世安正抽纸擦净手,听到这话就认认真真的说道:“我今晚就在这边睡,不回去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秦唐。

    秦唐的眼眸是幽深的,一时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淡淡的说道:“这边没事。你回去睡你的。而且还有护士和医生。”

    他这么半天都不见有人来看他,大抵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医院。

    顾世安并不为所动,说道:“您睡您的,不用管我。我不会打扰您的。”

    她的语气认真得很。虽然是不会被轻易的劝动。

    秦唐这下就沉默了下来,顾世安也没有再说话,在洗手间里试了试水的温度,这才探出头去,对秦唐说道:“您是现在洗漱还是待会儿?我给您把热水接出来。”

    她是一副照顾病患的样子。秦唐从床上下来,说道:“我自己来就行。”

    顾世安哦了一声,退出了洗手间。

    秦唐这一进去是很久才出来的,灯光下他的脸色有些白。顾世安是担心的,见着他出来就站了起来,问道:“要不要给您叫医生过来?”

    秦唐这下就摆了摆手。哑着声音说了句没事,示意顾世安给他倒杯水,然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他喝了水之后脸色稍稍的好了些,让顾世安去洗漱,他则是直接就闭上了眼睛。

    他这样子顾世安是不放心的,她并没有立即去洗漱,而是将灯关了。就在一旁坐着。

    秦唐一直未睁开眼睛,没多大会儿呼吸就渐渐的变得均匀了起来。大抵是睡着了。

    顾世安起身轻轻的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也不见任何的动静,稍稍的松了口气儿,这才轻手轻脚的去洗漱。

    她在睡觉时就给常尛发了短信,请她明天做点清淡开胃的菜以及煲点儿有营养的汤。她明早过去拿。

    常尛那边什么食材都有。做起来是要方便些的。

    常尛那边大抵是已经打烊了,很快就给她回了信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好。

    顾世安将手机放在了一旁,闭上了眼睛。

    她是一点儿也睡不着的,脑子里是清醒的一片。她一下子就想起了她那次被绑架,秦唐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她的事儿来。

    顾世安一动不动的躺着,直到夜深了,这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她告诉常尛的是她自己过去拿。谁知道第二天早上起来才洗漱完毕,常尛就打了电话过来,问她现在在哪儿。说她熬了粥,她跑来跑去的麻烦,已经找了外卖给她送去。让她将地址告诉那送外卖的小哥。

    然后又告诉她她已经煲了汤,中午也会请小哥给她送去。

    她想得无疑是周到的,顾世安向她道了谢。常尛让她别客气,就直接将手机给了送外卖的小哥。

    这样无疑是节约许多时间的,医院这边才刚查完房,那小哥就打了电话来,说是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让她下去取。

    顾世安和秦唐打了招呼,匆匆的下了楼。

    常尛既然要给她送吃的,准备的当然不只是粥。那小哥带了两个保温盒,其中一个是她自己做的水晶小笼包,以及烙的鸡蛋卷,另一个才是熬的鸡丝粥。上头还放了开胃的小菜。

    顾世安回到病房里将东西一一的摆上,这才对秦唐说道:“我朋友做的,比外面做的更好吃,你尝尝看。”

    秦唐应了一句好,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粥。

    也不知道他是饿,还是常尛做得挺合他的胃口,他吃了一小碗粥,两个小笼包。鸡蛋卷倒是并未碰。

    他吃的这些是比昨晚要多许多的,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又问他中午想吃什么,说是有外卖小哥会送过来。

    秦唐原本是想说随便的,见顾世安眼巴巴的看着他,倒是说了两道家乡菜。

    顾世安这下就给常尛发了信息过去,问她会不会做。

    常尛很快就回了过来,说是回做着试试看。

    秦唐的病房是冷清的,就连护士也很少过来。他的下属倒是来过两次,不过都是送文件过来的。都是放下东西便离开了。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呆着是否会觉得寂寞。但他那样子,显然是已经习惯了的。

    中午同样是常尛那边送来的吃的,油沫撇得干干净净呈金黄色的鸡汤,几道小菜都是清清淡淡的,但看着却并不会觉得没胃口,反倒是清清爽爽的。

    顾世安一直呆在病房里,秦唐大概是想说点儿什么的。但却什么都没有说。直到吃过了东西,这才淡淡的说道:“你回去忙你的。这边没事。”

    顾世安这下想也不想的就说道:“我也没什么事。”

    她是怕秦唐再说什么的,找了个借口说要去下面的便利店买东西,便打开门匆匆的出去了。

    她是没什么买的,到了下边儿就在医院楼下的石凳上坐着发呆。这呆还没发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就将手机拿了出来。

    电话是孙助理打来的,顾世安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孙助理那边倒是一点儿也不拖沓,说是那边有部门正在赶工,请顾世安过去帮帮忙。

    顾世安并未答应,直接就以自己有事为借口给拒绝了。

    她拒绝得是干脆的,孙助理那边倒是未说什么,只说等她忙完再找她。

    挂了电话,顾世安坐了会儿,这才去便利店胡乱的买了点儿东西回医院。她在楼下摁了电梯,电梯很快便从地下停车场上来。门打开,她刚要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电梯里的骆莐。

    他并未穿着白大褂,而是穿了一套西装。顾世安并没有想到会遇见他,稍稍的愣了愣,这才客气的叫了一声骆医生。

    她是还未进电梯的,骆莐这下就示意她进去,这才开口问道:“顾小姐是过来探望病人的?”

    顾世安这下就点了点头。

    骆莐也点点头,倒是并未多问什么。只说让有事找她。

    顾世安客客气气的道了谢,等着电梯停下又客客气气的道了别。骆莐这才走出电梯。

    她回去的时候秦唐正在翻着她昨天给他念的书,见着顾世安进去他就说了句回来了。

    顾世安昨天就没有换衣服的,待到到了下午,就告诉秦唐自己回去换衣服,顺便带吃的过来。

    她执拗的要留下秦唐是拿她没有办法的,只得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留下。

    顾世安松了口气儿,去护士站那边打了招呼,这才离开。

    她明明是已经告诉过孙助理她有事的,谁知道第二天他又打来了电话,说是陈效出差,他那边已经是手忙脚乱了,请顾世安过去帮帮忙。

    顾世安揉了揉眉心,又告诉他她最近都没有时间。

    孙助理多多少少是有些失望的,不过倒是未向往常一样缠着她,挂了电话。

    天气是好的,下午的阳光懒洋洋的。秦唐是一直在病房里未出去过的,顾世安从窗户眯眼看了看外面的阳光,就问秦唐出不出去晒太阳。

    秦唐倒是干脆的应了好。

    他要下床来,顾世安却让他等一下,然后匆匆的出去了。没多时她就推了一辆轮椅进病房里来。

    秦唐的眉头这下就微微的皱了起来。

    顾世安这下就解释道:“带上这东西您要是累了想做就做。”

    她倒是想得妥当得很。秦唐没说话儿,算是默认了。

    秦唐是自己走出病房的,待到了电梯里,顾世安就让他坐下。

    秦唐这下倒是并未说什么,坐了下来,出了电梯也任由着顾世安推着他。

    外边儿的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有些晃眼。顾世安将秦唐推到了阳光没那么刺眼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

    拿了早准备好的保温杯给秦唐,让他口渴就喝水。她则是在一旁坐了下来,时不时的找两句说的,看着不远处一对双胞胎在草地上乱跑。

    秦唐喝了两口水,也眯着眼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了那么会儿。这才收回了视线。

    太阳底下懒洋洋的,微风徐徐。秦唐不提回去顾世安也没回去,直到太阳慢慢的落山,这才推着他回医院里。

    她一路和秦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待到进了医院大厅快要到电梯边时,秦唐忽然不再说话。

    顾世安是有些奇怪的,抬起了头往前看去。

    前边儿陈效站在不远处,一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顾世安这下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

    陈效倒是很快就走了过来,脸上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向了秦唐,问道:“秦总这是生病了?”

    他这是明知故问。

    “还好。”秦唐淡淡的笑笑,顿了顿,才问道:“倒是挺巧的,陈总也在这边。”

    “可不,挺巧的。”陈效说了那么一句,视线像是不经意一般的从顾世安的脸上扫过。和快又收了回去。

    秦唐微微笑笑。陈效把玩着手中的火机,看了秦唐一眼,又问道:“不知道秦总住哪个病房?我这两手空空的不好上门,待会儿一定过去看看秦总。”

    秦唐这下就淡淡的说道:“多谢陈总关心,不过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就不劳烦陈总了。”

    陈效的嘴角带了几分的玩味,看了看秦唐坐着的轮椅,说道:“小感冒?秦总这样子,我还以为是半身不遂了还是怎么的。”

    他这话说得是有些恶毒的,秦唐却仿佛并不介意,淡淡的笑笑,说道:“陈总想多了。”

    两人这寒暄已经差不多,顾世安原本是想找个借口推着秦唐离开的。谁知道话还未说出口,手机就响了起来。是那送外卖的小哥过来了。

    单独放着秦唐和陈效在一起她是不放心的。她多多少少是有些迟疑的。

    秦唐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似的,开口说道:“你去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