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四十五章:心思

    这主顾世安自然是做不了的,但还是做出了一副认真的样子来又看了看,回答道:“都行。”

    这回答就跟没回答似的。

    陈效看了她一眼,倒是没说什么,转身让导购将其中的一款项链包起来。然后又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子,说道:“把这个也包起来。”

    那镯子的价格是要比项链贵许多的,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怎么会买两件礼物,不过也未开口问,老老实实的在一旁站着。

    导购那边很快就包好了东西,在商场里绕上这一圈已经差不多是十二点了。顾世安原本以为这下就会直接去山庄那边的,但却并没有。

    上了车车驶了那么一段,陈效就侧头看了顾世安一眼,问道:“想吃什么?”

    顾世安在想事情,一时没反应过来。侧头茫然的看着她。

    她是迷迷蒙蒙的样儿,一双乌黑的眼眸里似乎能倒影得出陈效的影子。陈效一向是讨厌慢吞吞反应慢的人的,这会儿心却不知道怎么的就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他很快就侧过头去,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十二点多了。吃过东西再过去。”

    他是大boss,什么时候过去当然是他说了算。

    顾世安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就说了句吃什么都行。

    陈效也并未再问她,手指漫不经心的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在前方的路口调了头。

    车子驶了大概二十来分钟,在一家挂着大红灯笼的木楼前停了下来。陈效很快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顾世安回过神来,也跟着他下了车。

    木楼里的装修是简单的,四处透着木香味儿。陈效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一路往里,然后进了最尽头处的房间。

    里头的装修是雅致的,那服务员给两人倒了茶,这才拿出了菜单来递到了陈效的面前。

    陈效拿着菜单看了看,却并没有点,而是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

    顾世安看了看面前的菜单,自然也没有点,说道:“您点就行。”

    现在论起身份,她是陈效的下属。和大boss在一起,哪有让下属先点菜的道理。

    陈效自然是知道她的意思的,动作稍稍的顿了顿,倒是将菜单拿了回去人,然后点了菜。并让那服务员上点儿垫肚子的点心上来。

    那服务员应下,很快便下去。包间里就只剩下了两人。

    陈效喝了两口杯里的茶,这才伸手将窗子推开。窗子外是一小院子,种着郁郁葱葱的花花草草,幽雅而别致。窗子推开,连带着屋子里也增添了几分的颜色。

    顾世安是无话可说的,就端着杯子低头喝着茶。

    陈效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然后接起了电话来。他倒是没多大会儿就挂了电话,起身去洗手间去了。

    这边的速度是快的,没多大会儿就送上了一碟子糕点上来。顾世安早上时就只冲了一杯麦片,这时候是早饿了的。拿了一块糕点慢慢的吃了起来。

    她手中的糕点才吃完,服务员就陆陆续续的上了菜。

    陈效去洗手间去得是有些久的,直到最后一道菜上来,他这才回来。

    待到饭快要吃完,陈效看向了顾世安,突然开口问道:“你就没觉得这儿有点儿眼熟?”

    顾世安确实没觉得哪儿眼熟了,抬头看向了他。

    陈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慢腾腾的说道:“这儿是以前那竹园。只是重新翻新过了。”

    说起竹园顾世安倒是知道的,。她的动作微微的顿了顿。微微的有那么瞬间的恍惚。

    她刚才在车上一直都在发着呆,压根就没注意车子是往这边来的。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很快就放下了筷子。

    陈效像是随意提起的一般,也并未再说什么。

    顾世安放下了筷子他就拿起了外套,起身去结账离开。大抵是在搞活动还是怎么的,店家送了一份小点心,陈效随手就递给了后头的顾世安。

    点心是有盒子装着的,上车系安全带时盒子散开了些,顾世安这才注意到,里头的小点心竟然是炸圆子。是以前竹园里的招牌点心,她每次过来都是必点的。

    她很快将盒子给关好,然后侧头看向了窗外。

    竹园她确实是一点儿也不陌生的,换句话来说,其实是挺熟悉的。只是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后竟然已是面目全非了。顾世安闭上了眼睛。

    她第一次向陈效表白,就是在竹园里。那时候……

    大抵是太久没有回想过以前的事,她竟然像是觉得像是过了好几个世纪一般。那么的漫长,漫长到了,记忆都已被时光模糊。许许多多的,她甚至回想不起来。

    她不愿意去回想,紧紧的闭着眼睛没有动。

    陈效那边也是未说话的,车里一时安静极了。这里到山庄得要一个多小时,大抵是他们耽搁的时间有些久了,在路上孙助理那边就打了电话来催。

    陈效倒是并未理他,说了大概多久到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待到到了地儿,孙助理早就等着了。车子一停下就上前替陈效拉开了车门,说道:“大施总已经等了有一会了。”

    陈效抬腕看了看时间,没有说话,往里头走去。

    山庄里等着的并不只是大施总,还有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和大施总应该是朋友,两人正坐着聊天。

    看见陈效两人就站了起来,笑着和陈效打招呼。

    明明陈效在路上是半点儿也不急的,这会儿却是找了路上堵车的借口。

    这地儿是大施总临时变的,大家寒暄了几句,将事儿带了过去。

    大施总的视线很快就停在了顾世安的身上,笑微微的说道:“这位是顾小姐吧?”

    因为孙助理已经交代过,顾世安倒是从容的上前打了招呼。

    施先生施太太那边对顾世安的印象应该是非常好,大施总对顾世安是客客气气的。问候了几句,这才往高尔夫球场。

    两人都是带了年轻的女伴的,看不出是下属还是其他的什么。

    其实有陈效和孙助理在是没有顾世安什么事儿的,生意那边有陈效,琐事上有孙助理。她的任务就是保持微笑的在一旁陪着。

    太阳是暖融融的,站了那么大概一个小时,孙助理这才走到了她的身边,看了看远处那几人的身影,说道:“顾小姐,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陈总他们那边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束。”

    这边并没有遮阴的地方,太阳刚晒时是暖融融的,这会儿顾世安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细汗来。

    她过来的目的其实也不过是露露脸而已,她倒是并未推辞,点头应了一句好。

    孙助理这下就带着她往山庄里走。边走边说道:“晚上要未施总接风洗尘,应该会有点儿晚。我已经给您开好了房间。您先休息一下。对了,这边还有小温泉,我这边有办好的卡,您可以去泡泡温泉。”

    他安排得是妥当得很的,仿佛顾世安过来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过来玩的。

    说着他就将卡递给了顾世安,顾世安却没有接,说道:“不用,谢谢。”

    孙助理哪里会理她,直接将卡塞给了她,并且声音压得低低的说,这是公司准备的,不用白不用。

    他是有事的,送了顾世安到已经安排的房间门口就离开了。

    刚从外边儿进来,房间里是凉快许多的。顾世安轻轻的吁了口气儿,然后去洗手间那边洗了脸。

    她晚上没睡好,早上起得早。脑子在太阳下就已是昏昏糊糊的,这下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她这一倒下去昏昏糊糊的睡了过去,等着醒来,太阳已经西下,竟然已经是下午了。

    她想起了孙助理说的要替施总接风洗尘的事儿来,飞快的洗漱,然后给孙助理打了电话。

    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那几位竟然还没回来。还在那边。

    孙助理让她休息她的,到时候回来他会给她打电话。

    顾世安的瞌睡这下已经睡醒了,哪里还睡得着。就出了房间。

    这边的山庄和球场都已是修建了好几年的,这边她是来过的,倒是并不陌生。

    她下了楼,在外边儿转了一圈,然后沿着林荫小道走着。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是有些恍恍惚惚的。坐了好会儿,直到天色黑了下来,她这才往回走。

    孙助理那边是一直未打电话来的,但她还未走到小道尽头,就见陈效走了过来。

    他已经换了便装,看着她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去哪儿了?”

    他这样子,看起来倒像是特地找过来的一般。

    “随便走了走。”顾世安回答。

    陈效看了她一眼,说道:“这边蚊子多你不知道?”

    可不是,夏季的丛林里的蚊子是多的。顾世安的手臂和腿上都已经被叮了好几下。她并没有说话,往前走。

    陈效也并未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的回了订好的包间里。

    这会儿的时间,几位都已经换了衣服。陈效虽是不在,但有孙助理活络着气氛,包间里是热闹的。

    山庄这边的消遣毕竟不如市区那边多,那两位都是带了女伴的,饭局倒是到了十一点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还算不得上是晚,趁着陈效送那两位出去,顾世安就低低的问孙助理:“我今晚能走了吗?”

    孙助理微微的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几分的为难的神色来,说道:“这……我得问问陈总。而且司机没在这边。”

    饭局上大施总已经说了明天要离开,她来这儿的目的,也不过是露露脸而已。已经完全不需要她在了。

    她这下就说道:“没事,我不用司机。我自己回去就行。这边应该有车的。”

    孙助理大抵是没想到她会那么说,脸上堆起了笑容来,说道:“这么大晚上的,哪能让您自己回去。是我请您过来的,我当然得为您的安全负责。您先别急,我去打电话问问司机现在能不能过来。”

    顾世安原本是想说不用的,孙助理已拿起了手机出来出去打电话去了。

    包间一时间就只剩下顾世安一个人。她坐了没多大会儿,孙助理就走了回来。他的脸上是有几分的为难的,说道:“顾小姐。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司机那边有事,恐怕来不了。您就在这边住一晚行吗?明早一早司机就会过来。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这时候哪能让您一个人下山。”

    他的双手搓着,一副为难得很的样子。

    顾世安也不再为难他,说道:“那明早再走吧。”

    孙助理这下是松了口气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说道:“明早司机一过来我就让他送您回去。”他说着看了看时间,说道:“您要是睡不着这时候可以去泡泡温泉,要不要我叫人过来……”

    他的话还没说完顾世安这下就说了句不用,先回房了。

    她的身影很快小时在走廊的尽头,孙助理松了口气儿,拿出了手机来给陈效打电话。

    顾世安并不知道要来这边,并没有带任何的日用品。大抵是陈效吩咐的,山庄这边送了一套新的睡衣过来。

    她洗了澡,才刚将头发擦干,门就别敲响了。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她胡乱的将头发挽了挽,这才过去打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陈效。手上拿了一个小盒子。也不说进门,在门口就将小盒子递给了她,说道:“这是给你的。”

    东西是盒子装着的,也看不出什么。顾世安并没有去接。

    陈效也并未催她,往屋子里看了看,说道:“正好口渴了,给我倒杯水。”

    他说着就要往屋子里走,顾世安哪里会让进去,说道:“你的房间有的是水。楼下大厅也有水。”

    陈效这下就微微的挑了挑眉。往身后的走廊上看了一眼,说道:“你觉得让我一直在这儿等着妥当吗?”

    是了,这时候虽已是十一点多。但走廊上时不时的还有客人。那么站着说话确实是不妥当的。

    顾世安沉默了一下,说道:“有事你就说。”

    陈效已从另一边挤到了屋子里,说道:“谁有事站在走廊上说?”

    他那会儿喝了不少的酒,这会儿除了脸上微红之外倒是看不出任何的不正常来。

    也不用顾世安招呼,他到了屋子里就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显然是未将自己当成外人。

    顾世安关了门,也不说话。等着他将杯子里的水喝了,这才开口问道:“什么事?”

    陈效就唔了一声,说道:“叶姨说很久没见你了,让你明天过去看看她。”

    提起叶青来,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到底还是开口问道:“她的身体还好吗?”

    “不怎么好。”陈效说了一句,顿了顿,接着说道:“她念叨好几次让你过去了。”

    顾世安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说道:“我改天过去。”

    陈效这下就不说话了,他大抵是有些不自在的,想伸手去摸烟,但摸了才发现自己压根就没带烟过来。

    他又端起了那水杯喝了一口水,这才问道:“那点心好吃吗?”

    即便是他没有说明,顾世安也知道是竹园那边带来的点心。陈效会带她过去,自然不会是无缘无故的。

    她忽的就有那么些的失神,没有回答。

    陈效见她沉默了下来也没有再说话,屋子里一下子静极了。他大抵是还要说点儿什么的,但话还未说出口,顾世安就说道:“我要睡了。”

    顾世安是知道他耍赖皮的功夫的,说完就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

    这下由不得陈效不走了,他只得站了起来。

    他虽是走了,但带来的那小礼物却是留在了沙发上。顾世安原本是想给他送去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去,将东西搁在了一旁,打算明天再还给他。

    白天睡得多了,顾世安是一点儿也睡不着的。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许久后才疲惫的合上了眼睛。

    孙助理倒是未食言,第二天一早司机过来就通知了顾世安。

    顾世安原本是打算直接回去的,谁知道才上了车,陈效那边就递了电话过来,说道:“叶姨要和你说话。”

    这电话打来得倒是挺巧的。

    顾世安迟疑了一下,将电话接了过去,叫了一声叶姨。

    叶青的声音听起来和以前是一样的,接过了电话就问她怎么也不过去看她,是不是不打算再理她了。

    顾世安赶紧的说了句没有。

    叶青就让她今天过去,她已经买了菜。要给她做好吃的。

    顾世安是推脱不过的,只得应了句好。

    她原本以为陈效是要送大施总去机场的,但却并没有,他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坐进了车里。

    顾世安原本是将他昨晚放下的礼盒给他的,看了看前方的司机,最终还是没拿出来。

    陈效一路的电话很多,也并未回公司,而是也直接去了老宅那边。顾世安是自从老太太过世后就未来过的,和初春的萧肃不一样,院子里常青藤长得茂密极了,生机勃勃的。

    但院子里头是冷清的,从廊檐间甚至能看出萧条寂败来。

    隔了太久没有过来,顾世安微微的有那么些失神。忽然就想起了老太太在的时候来,她的眼睛微微的有些酸涩。

    叶青听到汽车的声音就打开门出来,老太太走后老宅这边剩下的人已不多,算上她也不过三四个人。

    大抵是因为老太太过世的缘故,她看起来比以前老了许多,头发中竟然生出了白发来。

    顾世安下了车,刚叫了一声叶姨,叶青就拍了拍她,说道:“你这孩子,明明知道叶姨一个人,也不过来看看我。”

    顾世安和陈效之间现在的关系她应该是知道了的。她也并不提起,拉着顾世安的手就往里走。

    顾世安的眼睛微微的湿润,低声的问道:“您的身体怎么样?”

    叶青微微笑笑,说道:“没事儿。就是人老了,总有些小毛病。”

    她说着就让顾世安坐下,她则是要去给她倒茶。顾世安哪里会让她给她倒茶,让她坐下,说是自己不渴。

    她虽是那么说,但后头的陈效还是去倒了一杯茶,又让新请的阿姨端了点心过来。

    许久没有见面,明明是有好些话要说的,待到见到了,却又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倒是叶青先开口,和蔼的看着顾世安,问道:“叶姨看你又瘦了,最近是不是很忙?别仗着自己的还年轻,该吃饭的时候就得吃,少熬点儿夜。”

    顾世安的事陈效是未告诉她的,她同样也不知道她已经辞职了。

    顾世安就乖巧的点头。

    叶青心疼的将她打量了一遍,问了顾世安最近的生活,又问起了顾老太太来。

    顾世安一一的都回答了。

    叶青是坐不住的,坐了会儿使眼色让陈效陪着顾世安,就起身往厨房里去了,说是要亲自下厨给顾世安做她喜欢吃的菜。顾世安要去帮她的忙她也拒绝了,说是有阿姨会帮她。

    以前是她照顾老太太,老太太过世后她的身体不太好,陈效就重新请了阿姨。

    顾世安和陈效是没有话说的,她喝了一口茶,这才抬头看了看四周。

    这边的摆设和以前是一样的,大抵是怕睹物思人的缘故,老太太平常用的东西都已经收了起来。客厅里看着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老太太在时的情形浮现在脑海里,顾世安的眼睛涩得厉害,低下了头去喝茶。

    陈效在一旁沉默着没有说话,过了好会儿,才开口说道:“奶奶给你留的东西,我已经让叶姨收好了。走的时候带过去,留下做点儿念想。”

    提起老太太来,他的声音沉沉的。

    他说的东西,都是老太太留下的首饰。都是贵重的物品。顾世安自然是不会收的,没有说话。

    她这样的态度陈效是早猜到了的,原本是想将老太太遗嘱里留下的东西让她和律师交接一下的,最终还是未再开口。

    说起老太太来,顾世安就想起了陈正康一家来。这段时间,她虽是未听到过陈正康的消息,但却是听说陈洵和人合伙开公司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