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四十九章:刻薄

    顾世安一步步的后退着,退到了她以为的安全的地方,这才看向了陈效,说道:“如果,你仍然不愿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会尽快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她的声音是平静的,显然是早想好了的。

    陈效看着亮晃晃的灯光下的顾世安,她的一双眸子里没有一点儿波澜,是那么的熟悉,在这一瞬间,却又是那么的陌生。

    有尖锐的疼痛像是要刺穿胸腔,陈效在那么一瞬间无法动弹。撕心裂肺的疼痛沿着四肢百骸蔓延开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下楼的。

    天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打起了雨滴来,有冰凉的液体打落在他的脸上。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天空是一片暗沉的,他就那么立在楼下,不知道自己该走往哪儿,去往哪儿。

    隔了许久之后。他才坐进了车里,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顾世安说起离婚诉讼时那双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的眸子浮现在脑海里。他的面容浮现出了痛苦来,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着。

    他想要努力的去找上一点儿他们以前的回忆,可到了此刻,他才发现,那些回忆都是模模糊糊的。他甚至想不起来,他们之间,有什么特别的,值得回忆的。

    胸腔里的疼痛更是剧烈,他茫茫然的坐着,许久之后颓丧的松开了紧握在一起的拳头。

    门关上许久,顾世安才低下头去看那被捏得通红的手。然后呆呆的坐在了沙发上。早就该结束了的,现在确实也该结束了。

    她在沙发上坐了半响,这才起身去洗漱。

    从浴室里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仍旧是孙助理打来的。顾世安是并不打算接的,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孙助理这次打电话并不是请她帮忙的,试探着问道:“顾小姐,陈总是在您那边吗?”

    陈效已经出去许久了。顾世安沉默了一下,说道:“没有。他已经走了。”

    孙助理啊了一声,又问道:“陈总他是自己开的车吗?”

    顾世安回来时陈晓就已经在楼道里,哪里知道。如实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这是孙助理没有想到的,他干笑了两声,说道:“陈总一直不接电话。我一会儿再打电话问问。”

    他说到这儿稍稍的顿了顿,试探着问道:“顾小姐,您是到秦总的公司上班了吗?”

    他问这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顾世安这下就回了一句没有。

    孙助理讪讪的笑笑,说道:“今天我们公司的同事去博悦那边有点儿事,回来说看到您了。我还以为您是去秦总的公司上班了。就博悦那边,看着是一资历不怎么样的小公司,其实圈内的人都知道那是秦总他们下边儿的一子公司。”

    他口中的博悦,正是顾世安今天去试上了一天班的公司。

    他提起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顾世安拿着手机的手指微微的蜷缩了一下,没有说话。孙助理倒是并未再说什么,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顾世安握着手机没动,她想起了那边打的好几次电话来。是了,应聘的人多如牛毛,怎么那么久了,也独独的非她不可。

    顾世安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回了卧室躺在了床上。

    待到第二天,还未开始上班,她就给张小敏打了电话,说自己不合适,不过去了。请她代自己向那位经理致歉。

    张小敏是挺惋惜的,说顾世安做得挺好的,怎么会觉得不合适。

    顾世安这下就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挂了电话,她的脑子里有些空空的。原本是想再去接着找工作的,却没提起劲来,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晚些时候小王打来了电话,说是舒敏认下所有的罪了。并不承认自己是被人给指使的。而是说她平常就看不惯顾世安,所以才会在她离开时栽赃陷害了她。

    纵火的过程她说得也完全是对得上的。一楼走廊的最底端有一道常年都锁着的后门。因为常年锁着,所以很少有人注意到。

    她是从那道门进入资料室的,放了一把火之后从那边离开。所以才会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是了,她说得是一点儿也不错的。资料室那边确实是有一道小门通往外界的。平常几乎没有人进出,确实很少有人注意到。

    只是,那么常年是锁着的。并不常用的钥匙,大抵也不知道丢在了哪儿,她是怎么拿到钥匙的?

    以她在公司的身份,即便是要去拿钥匙,也是少不了要被盘问的。而这事儿,是没有人提起过的。

    顾世安的心里虽是带着疑惑的,但却什么都没有说。她自己要认罪,谁也拿她没有办法。只是不知道会判多重的刑。出来之后,她的前程也毁了。在未来,稍微上得了台面的公司,应该都不会再敢录用她。

    小王是刀子嘴豆腐心,虽是恨极了她,也忧心忡忡的提起了她那一家子来。但她要是进去了,外边儿的人还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可怜归可怜,她也是罪有应得。明明知道这事儿是犯法的,她竟然也敢做。

    即便是受了威胁,那也大可以辞职不做。也总比现在面临着牢狱之灾的好。

    顾世安在下午时就街道了秦唐的电话,问她在哪儿。顾世安沉默了一下,就回答了一句在家。

    秦唐并不惊讶,在电话那端顿了顿,挺随意的问她怎么不做了。

    顾世安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说不合适。

    电话那端的秦唐没有说话。沉默了好半响,这才将电话挂了。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顾世安是疲倦得厉害的。一整天就只吃了一顿饭。到了傍晚时分,见家里实在没吃的了。这才出去采购。

    东西还未挑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她的二伯顾承德打来的。上次顾苏见了她之后,就已是撕破了脸皮。他也未再打来过电话。顾世安原本以为,他是不会再打来电话了的。

    这该来的,怎么躲都是躲不开的。她看了一会儿手机,这才接起了电话来,叫了一声二伯。

    顾承德在电话那端是笑眯眯的,问顾世安现在在哪儿,忙不忙。

    顾世安这下就说不忙。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顾承德依旧是笑眯眯的,说道:“你们公司纵火的事,我听说有结果了。那火并不是你放的。真是太好了,二伯这段时间可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我就说你这孩子一向都是最乖巧的,怎么会做这种事。”

    他夸起人来毫不口软,顾世安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是客气的敷衍过去。

    顾承德感叹了会儿,和颜悦色的问道:“二伯上次说要送你出去留学的事你想得怎么样?你可得快点儿想好,这时间不等人。你看你们公司这次的事儿,就连一才刚进公司的小职员也敢诬陷你。要是你出国进修回来,职位上升了,他们巴结你都还来不及,哪里还敢诬陷你。”

    他的语气里颇多的感慨。像是一处处为顾世安做想的长辈一般的。

    他为了股份还真是够处心积虑的,以前是漠不关心,现在却是密切的关注着她身边的一切事情。

    顾世安的心底一片冰凉。她知道,他今天打电话就是要一个结果了。她并不愿意再虚与委蛇,淡淡的笑笑说道:“出国也得花上好大一笔钱,堂哥和顾苏都还没结婚,哪能让您再为了我的事情操劳。”

    顾承德也不知道是没听懂她的话还是假装不懂,说道:“你爸妈走得早,二伯为了操点儿心不是应该的吗?你这孩子,就别和二伯见外了。我可让你二伯打听了好多关于留学的事。你可不能辜负了你二伯母的一片心意。”

    人厚颜无耻起来似乎已无境界。无论是那张脸,还是礼义廉耻仿佛都可以不要。

    明明是在算计她,可他这话里话外。都是说她是不识好歹。

    幸而顾世安是早见识过了他们的厚颜无耻的,对于他说出这话连气愤也没有。认真的说道:“您和二伯母对我都那么好,我更不能不懂事了。请您转告二伯母,我改天一定上门向她道谢。”

    电话那端的顾承德的表情顾世安看不到,隔了好会儿,他才说道:“你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顾苏和你完全没法比。这毕竟是事关前程的事,二伯还是要劝你好好想想。你要是改变主意了,就随时给二伯打电话。”

    他的声音依旧是和颜悦色的,说完又关切的问了顾世安最近的生活,这才挂了电话。

    他那么为顾世安着想,明明知道顾世安是没有工作的,却是压根就不提让她回顾氏上班。

    顾世安并不知道自己的拒绝会有什么后果,顾承德会不会恼羞成怒。挂了电话,她过了那么会儿,才给老太太那边打了电话。叮嘱阿姨照顾好老太太。有什么事儿就给她打电话。

    阿姨在电话那端应了下来,说老太太最近的心情都不错,连着气色也比原来好了好些。

    顾世安放心了些,告诉阿姨周末会过去,要是老太太有什么想吃的,就给她打电话,她带过去。

    那边比较偏远,出来买东西是不怎么方便的。

    阿姨在电话那端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她这才开始重新挑选东西。并买了些琐碎的小东西,打算等周末过去给老太太带过去。

    晚上十点多,顾世安没有睡意,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孙助理又打来了电话。他的语气是急的,问顾世安知不知道陈效在哪儿。说是陈效今天并未去公司,早上他打电话时还能打通。但到了下午,公司里有事找他,他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到最后手机则是关机了。

    陈效昨晚离开后并未再打过电话或是再过来过。顾世安哪里知道,昨晚陈效那样子,她是从未见到过的。她回了不知道,他没在这边,稍稍的顿了顿,接着说了几个地儿的,让孙助理过去看看。

    孙助理千恩万谢,挂了电话便照着她说的地儿一个个的找。

    顾世安再也没有了看电视的心思,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又浮现出陈效昨晚的样子来。她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到底还是拿起了电话,打了老宅那边的电话。问问陈效在不在。

    这时候叶青大抵是已经休息了,电话迟迟的没有人接。在她要挂断时,电话总算是被接了起来。是新来的阿姨接的。

    顾世安并没有绕弯子,问了陈效在不在老宅。

    那阿姨这下就说在的,他早上就回去了,将自己关在卧室里,一整天都没出来过。倒是叶青进去过两次。但什么都未说。

    他在老宅那边顾世安就放心了的,向那阿姨道了谢,就挂了电话。她原本是想要给孙助理打电话的,但刚才那会儿她就已经提过老宅的。最后只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让他先去老宅那边看看。

    顾世安第二天就打起了精神来,也不再去人才市场,开始在网上广投简历。

    简历还未投完,到了中午时分,她突然接到了警察局那边的电话,说是舒敏想见她。

    顾世安的心里是疑惑的,不过倒是过去了。

    和她被拘留在这儿不一样的是,她这次和舒敏见面,是隔了铁窗的。她坐下大概三四分钟,舒敏才被带了过来。

    她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皱巴巴的职业装,她原本就瘦,短短的一段时间,她变得更瘦,像是只剩了一张皮包着骨头。见着顾世安她也不说话,就低垂着头。

    两人的见面是有时间限制的,顾世安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见自己,沉默了一下,说道:“你有事就说吧。”

    舒敏这下才抬头看向了她,低低的说道:“顾姐,谢谢你还肯来。”

    她的语气是诚恳的,顾世安没说话。

    舒敏的脸上浮现出惨然来,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我欠了你很多很多句对不起。我能对你说的,也只是一句对不起。”

    她的脸上白得没有一点儿血色,整个人又瘦又小,看着是可怜的。但如小王所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顾世安并不想听她的这句对不起,沉默了一下,看向了她,直接问道:“你为什么不将她给供出来?”

    如果将背后的罗韵给供出来,她的量刑应该会轻很多。

    顾世安那么说舒敏一点儿也不惊讶,她低下了头,说道:“火就是我放的。”

    顾世安来并不是想听她说这些的,她想起了小王说的她的家庭来,说道:“你现在这样子,你家里人怎么办?”

    舒敏的目光有些呆滞。眼眶在一瞬间就红了起来。她低下头,一时没有说话。

    顾世安接着又道:“你要是供出了她,你应该只算得上从犯。量刑也会轻很多。”

    舒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呆呆的喃喃的说道:“没用了,已经没有用了。”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我太累了,这样其实也好。他们没有我,一样能过得下去。”

    她的语气里带着疲惫。是不想在这话题上继续下去的,接着又说道:“我最亏欠的人,就是顾姐你。我的良心早就发黑了,我不敢奢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看到我这下场,顾姐你能够解解气。”

    她的话音才刚落下,顾世安就说道:“你什么样的下场都和我无关,更谈不上解气。你这样子自暴自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这不是你现在应该做的。你现在应该做的,是想想你自己的以后。你不供出她来,或许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但你考虑的时候,也顺便把你自己的以后给考虑进去。你一力担了所有的罪名,有没有想过,等出来后,哪个公司还敢要你?这个圈子你再也混不进来,这个圈子意外的圈子,你也未必混得进去。就这么将自己的前程毁了,你觉得甘心吗?”

    她说完这话。也不再多说,也没有再看舒敏,直接起身离开。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要压力承担还是将罗韵供出来减轻罪行,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谁也替她做不了主。

    她在跟着罗韵做背地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迟早都会有今天。

    出了警察局,顾世安的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压抑的。她回头往里看了看,站了好会儿,这才离开。

    她找不到可去的地方,在街上晃荡了一圈,这才回老房子那边。还在小区门口,就有一道披头散发的身影朝着她扑了过来。

    顾世安以为是遇到疯子了,吓了一大跳,险险的避开来。那疯子却是压根就不住手,立即又朝着顾世安扑去。

    这时候门口这边并没有人,顾世安不知道自己哪里招这疯子了,转身就要往小区里跑。

    只是还未转过身,那疯子的半边脸就露了出来,不是罗韵是谁。

    顾世安见她这样子是吓了一大跳的,被她认了出来。罗韵这下索性也不再用头发遮着脸了,指着顾世安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贱人,你以为你去向那个老女人告状我就怕你了?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怕!你以为那个女人敢把我怎么样吗?”

    她说着叉起了腰来,故意的将她那肚子挺了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顾世安开始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的,待到反应过来,她才知道她是指她向曲总夫人告了状。她这样子,显然是已经被收拾了。

    她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底气笃定是她告的状,她这三儿当得一直都是理直气壮的。不用人特地的告状,曲总夫人那边迟早也会知道。等到现在才收拾她,大抵是现在才到收拾的时候。

    顾世安被她气得笑了起来,说道:“你是哪只眼睛看见我告的状?你既然不怕。还找到这儿来干什么?”

    罗韵被她一噎,随即冷笑着说道:“除了你还会有谁?你不是一直嫉妒我想要报复我吗?!”

    她这话仍旧说得是理直气壮的。她的声音是大的,那么一闹路过的人纷纷的停了下来。她自己像是并不觉得有什么,半点儿也不脸红。

    顾世安还真是从来没见过她那么不要脸又极度自恋的人,不由得笑了起来,冷冷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

    在这位罗美人的眼里,好像三儿是多么的光荣似的。

    罗韵这下就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自己管不住你自己的老公,就就恨透了全天下的女人。你这不是嫉妒是什么?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还真只是一条死死的霸住一个婚姻的空壳子不放的可怜虫!”

    她自觉得像是戳中了顾世安的痛处,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顾世安的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并没有被人当成猴看的嗜好。也不打算再搭理罗韵,转头就要走。

    罗韵这下显然更是嘚瑟,立即就拦住了她,说道:“你还没有和我说清楚,你凭什么走?”

    顾世安是不耐烦直接的,冷冷的看向了她,问道:“你觉得我该怎么说清楚。就算是我告的那又怎么样?难道说的不是事实?难道你不是三儿吗?”

    她的语气是犀利的,唇边挂了一抹冷笑,就那么冷冷的看着罗韵。

    顾世安已是忍无可忍。

    而三儿这个词刺痛了罗韵,她只差点儿跳脚,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和老曲,那是有感情的!你凭什么说我是三儿。要是三儿,那也是他家里的那黄脸婆才是三儿!”微微的顿了顿,她接着说道:“说起来,她和你倒是一样的,就是一可怜虫。明明男人的心早就不在了,却还死死的霸着一个婚姻的空壳子。我呸,你以为霸着那就是你们的了?!简直不要脸!”

    她的语气里满满的是刻薄和讥讽。

    在大庭广众这下说出那么一番话来,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她的底气。

    如果说之前只是在围观,那现在路过的路人则是纷纷的低低私语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