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五十章:车祸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罗韵。她是披头散发的,整个人就跟一疯子似的。周围的议论声再低她也是听到了的,她恶狠狠的朝着周围的人大骂着滚。

    等着周围的人散去,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时,她忽然一下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鼻涕眼泪一起留下,狼狈而又可怜。

    顾世安对她实在是生不出任何的同情来,本是转身就要走的,视线落在了她那紧紧的捂住小腹处的手上,脚步顿了顿,到底还是开口说道:“你在这儿哭事情也解决不了。”

    罗韵也不知道听到了她的话没有,只顾着嚎啕大哭。顾世安略站了片刻,不再管她,往小区里去了。

    才刚到楼梯口,电话就响了起来,见是小王打来的。她就接了起来。

    小王的声音是兴奋得很的,开口说道:“顾姐,你猜今天谁来公司了?”

    如果罗韵没有找过来,顾世安是压根就猜不到的。现在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曲总太太。”

    小王在电话的那端做出了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说道:“太聪明了,你怎么知道的?”

    顾世安想起还在小区门口的罗韵来,顿了顿,开口说道:“罗韵找过来了,说是我告的状。”

    罗韵的行为显然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小王在电话那端张大了嘴巴,说道:“她疯了是吧?她那样子只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还用得人特地告状吗?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顾世安回答,顿了片刻,问道:“她好像又怀孕了?”

    “不会吧?这才多久?”小王说完又补充道:“那会儿曲总太太过来……好像也没听说。”她是丝毫不同情罗韵的,说完啧啧的兴奋的说道:“你不知道曲总太太多厉害。段位简直比罗韵高了几倍不止。连闹也未闹,过来就问谁是罗韵。然后打电话叫了曲总过来,问他是还想要家还是不要。”

    “曲总平常最会的事儿就是打哈哈,在太太面前却没有半点儿含糊。陪着笑脸说不过都是空穴来风的传闻,让曲太太别放在心上。并说如果曲太太不放心,他立即就让罗韵走。他应该是早准备好了的,助理同保安一起过来,罗韵还来不及泼闹就被弄了出去。”

    小王感叹着,又说道:“之前那会儿还对人百依百顺呢,还真是够无情的。那女人那会儿在公司扯高气昂的得罪了不少人。东西都是直接被扔出去的。”

    罗韵和曲总勾搭在一起,公司里原本就没几个人看得起她。即便之前有人捧着,那也是墙头草而已。这下只会是过街老鼠。恐怕那些将她捧高的,这时候只会踩得比任何人都狠。

    顾世安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

    小王对罗韵怀孕的事儿是好奇的,立即又问道:“顾姐,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

    “猜的。”顾世安说道。

    虽是猜的,但以罗韵刚才的举动来看,多半都肯定是已经有孩子了的。

    只是以曲总的态度,这个孩子也多半不会再要了。

    小王忍不住的说道:“她还真是够不长记性的。”可不是,既然已经流过了一次产,竟然还有胆子再怀孕。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罗韵那样子,恐怕不会善罢甘休。她虽是没脑子,但她身后的黎冉,不是没脑子的人。

    这事儿无论是她还是小王,都不过是看客而已。小王很快就说起了其他的来,问起了顾世安找工作的事儿来。

    顾世安是思绪微微的顿了顿,呆了那么一呆,才告诉小王,说是暂时还没有合适的。

    小王这下就说她打算干到年底就辞职,去找一份她真正喜欢的工作。现在已是做得厌烦,要不是家里的老太太管着,她打算马上就辞职。

    顾世安问她喜欢什么工作她也不说,支支吾吾的带了过去。

    顾世安在网上广投的简历很快就有了回应,有两家公司通知她去面试。她打起了精神来,准备着去面试。

    两家公司都比她以前上班的地方远,她微微的思索了一下,下午四点多去了秦唐那边。

    她原本以为秦唐是上着班的,但却并没有。她到时他仍旧是一身家居服,看样子像一整天都未出去。

    他虽是出院了,但身体状况却是从未对顾世安说过的,她这下就问道:“您感觉好点儿了吗?”

    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忙的,要不是不舒服,他恐怕很少会有呆在家里的时候。

    秦唐这下就轻描淡写的回了句已经没事了。

    顾世安是想问他怎么不去上班的,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只问了他想吃什么,她给他做。

    秦唐就回了吃什么都行。

    冰箱里是满满的,顾世安打开看了看,将要做的菜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

    她做这些的时候秦唐并未再看着,而是走到了客厅的落地窗前站着,就那么看着外边儿。

    他这一站是有些久的,等着顾世安做好饭端上桌叫他,他这才回过神来。

    只有两个人,菜多了是吃不了的。顾世安就做了三菜一汤。汤是玉米排骨汤,她先给秦唐盛了一碗。

    秦唐接过,没有说话。隔了会儿,才开口问道:“前些天我听说你去找律师了?”

    他也是从他身边的律师口中得知的,在一个圈子里,消息的传播速度是快的。顾世安去找律师的事儿是早传出了的。

    陈家今年是发生了很多事儿的,先是齐诗韵闹的那一场,后来老太太过世,又闹了一场。现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是有人关注着的。何况还是离婚那么大的事儿。

    顾世安吃饭的动作顿了顿,低低的嗯了一声。

    秦唐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她碰了壁的事儿他也应该听说了。

    顾世安以为他还要说点儿什么的,但他却什么都没有再说。直到吃完了饭,他这才推了一张名片给顾世安,说道:“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可以打电话找他。”

    这次的律师,和之前的律师并不是同一位。应该是各自擅长的领域不同,顾世安看着那张名片,说了句谢谢。

    秦唐并未再多说什么,顾世安去洗碗筷时,他又站到了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待到晚上顾世安离开,他直接安排司机送她。

    顾世安的面试都是在下周一,到了隔天,她就准备去看老太太。还未过去,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看,是陈效打来的。顾世安并没有接,将手机放到了兜里。

    陈效大抵是猜到了她不接的,没多时就发来了一条短信,说是老太太给他打了电话,让他们周末一起过去。他已经在小区外面等她了。

    她要在周末过去是早告诉过老太太的,陈效这话她是信的。如果老太太没给他打电话,他不会知道她今天要过去。

    顾世安看完了短信,也没有给他回电话,收拾起了东西出了门。

    陈效果然是在小区门口等着的,正低着头靠在车上抽着烟。顾世安走到小区门口,他像是有所感应似的抬头看了过来。

    他身上穿着西装的,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见着她就拉开了车门。

    过了那一晚,两人更是无话可说。那么骗着老太太不是办法,顾世安走得近了,才说道:“我自己过去就行了,待会儿我会告诉奶奶,你临时有事去不了了。”

    陈效的脸上没有表情,淡淡的说道:“我已经告诉她今天会过去。”他站在门边没有动,显然是等着顾世安上车。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站了会儿,到底还是上了车。

    他倒是没有说谎。在路上时老太太就打了电话,问他们到哪儿了。陈效回答了地儿,老太太就叮嘱路上开车小心点儿。别墅那边的不远的斜坡上发生了车祸,过的时候小心避让。

    陈效一一的应了下来。

    两人是四十多分钟后才到达出车祸的地方的,两辆车追尾,正停在斜坡上。

    这边虽是坡度有点儿陡,但并不是转弯,车也不多,也不知道那两辆车是怎么追尾上的。

    顾世安看了一眼,目光还未收回来,就见那停在前边儿的一辆车像是刹车失控一般,直直的朝着他们冲过来。

    那车的速度快,完全没有任何的预兆。顾世安眼睁睁的看着它冲了过来,甚至来不及开口提醒点儿什么。

    陈效的反应速度是快的,眼见那车冲了过来,打了方向盘。朝着里边儿避去。他的速度同样是快的,和那车险险的错过。但速度太快来不及刹车,车子重重的撞在了一旁的护栏上。

    砰的一声巨响,顾世安的头重重的撞在了车窗上。五脏六腑像是要被腾空一般,过了好会儿,她的意识才慢慢的恢复。

    坐在驾驶座上的陈效恢复过来要快些,顾世安的意识恢复过来,他已是拉开了她那边的车门。替她解开安全带,铁青着一张脸问她怎么样?

    顾世安的头是有些眩晕感的,但还是摇了摇头,说没事。

    陈效生出了手指在她的面前晃了晃,确认她没事这才边打着电话边往那冲过来的那辆车边走去。

    那辆车比他们的车撞得要厉害些,它的速度快,他们避过,她直直的撞在了后边儿的护栏上。车头几乎已全部撞毁。

    顾世安待到头上的眩晕感没那么强烈了,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陈效已经到了那车边,那车的驾驶座已经卡住了,他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也不知道是打给谁的。

    回头见顾世安下车来,他就让她回车里去。

    他的脸色是铁青的,顾世安迟疑了一下,没有过去,就在原地站着。

    陈效很快便打完了电话。也不知道那车里头有没有人,他没有去管,直接走了过来。

    刚撞的那会儿看不出,这会儿顾世安的那头上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来。陈效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额头上被磕破了一块,边儿上全是血迹。

    顾世安看着那被撞得变形的护栏,忽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陈效那边的冲力是要比她那边要大些的,她这下就问道:“没事吧?”

    陈效也不管他自己的额头。淡淡的说了句没事,然后拉开了车门,说道:“先上车去坐着,一会儿就会有人过来。”

    那车停得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会向他们冲过来。顾世安看了看后边儿的那辆车,问道:“里头有人吗?”

    陈效点点头,知道顾世安在想什么,说道:“死不了。已经报了警。”

    陈效的人过来得很快,不过半小时就过来了。他也不去管那前边儿车里还卡着的人,对过来的人说道:“先去医院。”

    他说着就叫顾世安上了车。

    顾世安除了头被撞出一个大包之外并没有任何的不适,说道:“不用,我没事。先去看看前面的人。”

    陈效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道:“待会儿会有人过来管他。”

    顾世安微微的迟疑了一下,陈效又说道:“上车。”

    顾世安看了看现场,到底还是上了车。待到陈效也跟着上了车,她就说道:“我没事,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头上的伤。”

    她的话音刚落,陈效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电话是老太太打来的,他很快接了起来,说了句马上就到了。

    他的人过来是带了简单的药箱的,陈效也不让人处理,将那血迹擦了,贴上了一个创可贴便算是完事了。

    顾世安额头上的包是在刘海之下,将刘海放下来些,不注意压根就看不出来。陈效就让司机去老太太那边。

    现场这边是没有人处理的,他像是并未将这边儿当成回事。也像是猜到顾世安在想什么似的,说这边有人会处理。

    伤得都不重,老太太是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妥的。只是看到陈效头上的创可贴时问了一句,陈效就说是不小心撞到的。老太太倒是并未起疑虑。

    刚才那样子,如果那车真的撞上了他们,恐怕两人现在就不能好好的呆在这儿了。

    顾世安的腿脚是有些虚软的,到洗手间去洗手时才发现手掌心里全是湿湿的汗。

    现在想起那车直直的冲过来时的场景她仍是后怕不已,将手放在了水龙头下,冲了好会儿,这才打起精神的洗了一把脸。

    出去时陈效正和老太太说着话,他倒是看不出什么来,跟什么事儿也未发生过的一般。

    顾世安克制着让自己放松下来,也走了过去。

    陈效是报了警的,警察应该在他们走后不久就应该到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陈效的电话响了两次,都是起身出去接的。

    顾世安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待到趁着老太太不在时,这才问陈效:“那边怎么样?”

    陈效这下就轻描淡写的说道:“已经都处理好了。”

    他虽是说已经都处理好了,但却只字不提是怎么处理的。

    那车冲向他们时太过于巧合。竟然巧合到他们的车刚到就冲向了他们。顾世安的心里多少是有些疑虑的,还想问陈效点儿什么,但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就什么都没有再问了。

    她原本是打算这次过来就向老太太坦白她和陈效之间的关系的,但发生的这事儿是扰乱了她的,她甚至已忘了自己想好的话。

    她不提陈效自然是不会提的,就是一副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儿。这倒不是他的风格。

    他那么高傲的人,她原本以为,那晚过后,他和她会老死不相往来的。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过来,老太太自然是要留两人在这边歇一晚的。因为车祸的缘故,顾世安是心神不宁的。并没有留下的打算。

    陈效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找了个借口也拒绝了,说是下次再过来。

    有事老太太自然是不会强留他们的,临走时给两人带了好些吃的。叮嘱少在外面吃。

    回去时已是八点多,路过那斜坡时车子都已经被拖走了。除了被撞坏的护栏,完全看不出出过车祸。

    顾世安借着昏黄的路灯往外看了看,到底还是问道:“车祸交警那边怎么说?”

    “做过检测,对方刹车失灵。”陈效回答道。

    顾世安的眼皮忽的就有些跳,她伸手揉了揉,再想问点儿什么的,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

    陈效也并未再说话,将车窗打开了些。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他侧脸的线条是冷硬的,一张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回去的路上并不堵车,不过一个小时就停在了老房子的楼下。顾世安说了句谢谢,打开车门下了车。

    他们之间的事儿一直拖着是不好的,下了车她的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开口问道:“那离婚协议签了吗?”

    她是给过陈效一份离婚协议的。

    陈效的手里夹着一支烟,听到这话动作顿了一下。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直接发动了车子。

    顾世安强撑了一天,腿早已是虚软的。待到回到家里,她坐在沙发上一时没能起来。

    今天的那车祸,她怎么想都是不对劲的。顾承德给她打了电话她才拒绝了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说是巧合她怎么会信。

    但如果不是巧合,他们怎么会知道她在那车中?除非,从下楼开始就有人跟踪了她。

    顾世安的头隐隐的作痛着,她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沙发上。屋子里安静得几欲让人窒息,甚至连细微的响声也没有。

    顾世安就那么坐了好会儿,这才起身去洗漱。

    她并没有急着睡,出来将头发吹干打开了电脑。然后敲敲打打的写起了什么来。

    她敲下了好几页字,到了十二点多这才关了电脑,回卧室躺在床上。

    已是深夜,她的脑子却是异常的清醒。想起下车时她问陈效的话来,她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是周日,顾世安睡不着,爬起来得很早。将家里打扫完又看了看网上的招聘信息,投了几份简历没事儿做就去了店里。

    周末的生意比平常的还要好些,她才刚到店里,就见小王坐在窗边正吃着东西。

    顾世安见到她是惊讶的,还未问她怎么会在这儿,小王就抬起头来,和她打了招呼,然后笑眯眯的说道:“顾姐你过来了。我没事做,过来帮忙。你吃过东西了吗?”

    她热情得很。也不知道是过来帮忙做事还是过来帮忙吃的。

    顾世安就回答说吃了。不等她说话,小王就开始介绍起了自己来。说是自己现在是常尛的徒弟,正在跟着她学艺。顺便也替她试吃东西。

    她说得认真得很,顾世安打趣了她几句,就去找常尛去了。

    这时候并不忙,常尛正在算账。见着她去就丢给了她,让她来算。

    顾世安连连的摆手,说是她算就行。

    常尛倒是未推辞,算了起来。

    顾世安来时她就已算了大半了,没多时就将计算器推到了顾世安的面前,说是上边儿的数字是这个月的盈利。

    盈利的数字虽是不多,但不过才开业一个月而已。着数字是可观的。完全超出了两人之前的设想。

    常尛的心情非常的好,告诉顾世安下个星期周末让她过来吃饭,大家一起庆祝一下。

    顾世安笑眯眯的应了好,见常尛要开始忙了就出去帮忙看自己能做点儿什么。

    早上没有人,都是在为中午和晚上做准备。多了顾世安和小王在,事情倒是很快就做完。

    楼上得搞大扫除,顾世安又上去帮忙。

    这事情才刚做到一半,小吴就在下边儿叫她,说是常尛叫她快下去。

    顾世安并不知道是什么事,匆匆的下了楼。

    下楼时正好遇见常尛在问小吴,中午有没有预约的客人。

    小吴这下就回答说有两桌,都只有两人。

    常尛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告诉她今天中午停业两小时。让她给预约的客人打电话。

    小吴是被她这话弄得有些呆的,见她已经换下了围裙,穿着的是平常穿的衣服,就问道:“您这是要去哪儿?”

    常尛却没回答她的话,一边吩咐她免费送那俩预定的客人优惠卡。一边让顾世安跟她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