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五十二章:意想不到

    秦唐倒是并不在意,示意那空姐先去陈效那边。

    他表现得那么大度,陈效反而是悻悻的,最后那咖啡连动也未动就被他给扔了。

    秦唐在这边是早安排好了的,顾世安一路都是有些恍惚的,下了飞机便随秦唐上了过来接他们的车。

    陈效从机场出来两人正好上了车,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就那么站着没有动,直到他身边的助理提醒他车已经过来了,他这才走了过去。

    他到底还是没能忍住,还未上车,就对身边的助理说道:“查查他们到哪儿。”

    那助理很快应了句是。

    陈效没有再说话,上车便闭上眼睛假寐。顾世安和秦唐一起上车时的身影仍是停在脑海里。他坐着没有动,隔了许久,才侧头看向窗外,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约定的时间是一点半,顾世安和秦唐自下飞机起就等在了约定的酒店里。早上顾世安是没吃什么东西的,到了中午吃午餐时。她也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很少。

    那位倒是守时,到了一点半准时就过来了。秦唐站了起来打招呼,寒暄了那么几句,他的视线就落到了顾世安的身上,颇为感叹的说道:“一晃竟然就是大人了。你和你父亲并不怎么像,像你妈妈要多些。”

    提起父母来,顾世安的喉咙有些发紧。到底还是挤出了笑容来,客气了几句,请了那位坐下。

    有关于顾世安的父亲过世的事儿,外人知道的都是因为车祸过世。至于自杀这说法,是顾家人心照不宣的默认的。

    秦唐既然约了他出来,他自然是多少知道了些的。虽是已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因为那是最后一面,他记得格外的清晰。很明确的告诉了顾世安,当时他和她父亲见的最后一面,他并没有任何轻生的倾向。

    顾氏已经在走下坡路,他们那次见面,顾世安的父亲的手中有一项目,是为了和他谈投资的事儿的。

    他那时候对手上的项目是很有信心的,更想要借着这个项目将已在走下坡路的顾氏重新发扬光大。怎么可能轻生。

    他那时候手上的项目的具体进展没有人清楚,唯一知道的是,他过世后,那项目没有再被提起。

    送走了那人,顾世安便在房间里发着呆。连秦唐是什么时候出房间的都不知道。

    待到她回过神来,外边儿已经暗了下来。她看着外边儿迷离的灯光又发了会儿呆,这才走出了房间。

    秦唐走的时候她并未留意。也并不知道他去了哪儿。甚至也不知道去问谁。

    她在走廊上站了片刻,拿出了手机打了电话。电话并没有打通,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顾世安的胸口闷得有些厉害,给秦唐发了一条她出去走走,一会儿回来的短信,出了酒店。

    外边儿完全是一陌生的城市,她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就凭着自己的感觉走着。

    酒店这边并不偏僻,两边的店铺商场灯光亮如白昼。顾世安漫无目的的沿着街道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才在路边的公交车站台前坐了下来。

    过往的车辆呼啸着,直到手机响起来,她这才回过神来。她原本以为电话是秦唐打来的,但却并不是,而是常尛打来的。

    她来这边常尛是不知道的,她看了会儿手机,然后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常尛便问她在哪儿。顾世安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在R市,回答说自己还在外面。

    常尛打电话来也并没有什么事儿,只是问了她找工作的事儿。让她慢慢找,要是没事儿就去店里坐坐。

    顾世安知道她是在担心她,应了下来。又问了店里的生意怎么样,这才挂了电话。

    顾世安是无处可去的,又站了会儿,这才回酒店。

    秦唐大抵是还没回来,并未给她打电话,也未回短信。她乘了电梯上了楼,到了楼层出电梯,还未走到房间门口,就见陈效站在走廊上,正在打电话。

    顾世安的脚步微微的顿了顿,陈效见着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惊讶,等着她走近了,这才轻描淡写的问道:“去哪儿了?”

    顾世安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就往房间的方向走。走了几步回过头,就见陈效竟然在后边儿跟着的。

    她并没有心思应付他,脚步停了下来,问道:“有事吗?”

    陈效却并未回答他的话,往四周看了看,问道:“姓秦的带你过来,他自己去哪儿了?”

    他虽是才到这边来没多久,但却是知道秦唐下午出去就没回来过。

    顾世安并不想回答他的这问题,也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原本以为这下陈效不会再跟着了的,顾世安打开房门时,他竟然又站在了门边儿上。

    顾世安就回头看向了他。

    陈效丝毫不退缩,开口问道:“我听说那人找到了?”

    他这语气完全不是在询问,而是在陈述。

    明明她也才见到那人没多久,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顾世安没有说话。

    陈效只当她是默认了,又问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顾世安避开了他的视线,说道:“在哪儿都和你没关系。”

    她也不管陈效,打开门往房间里走了。谁知道陈效竟然也跟了进去,又问道:“人在哪儿?”

    他是执拗得很的。

    顾世安沉默了下来,隔了会儿,才开口说道:“不用劳烦你,常尛那边已经在查了。”

    陈效这下就没有再说话了。

    他既然问了这些,就应该已知道从那人的嘴里什么都没能问出来。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又开口问道:“她打算怎么查?”

    这事儿顾世安虽是局中人,但事实上,她却和局外人差不多。几乎是什么事儿她都不知道。

    她没有说话。

    陈效也未说话,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一时房间里安静极了。

    等着一支烟抽完,陈效这才抬腕看了看时间,问道:“吃东西了吗?”

    他的语气软了许多。

    顾世安是并没有胃口的,沉默了一下。回答道:“我不饿。”

    陈效就跟没听见她说不饿似的,站了起来,说道:“走,带你出去吃东西。”

    顾世安伸手揉了揉眉心,说道:“我不饿。也请你离开,我要休息了。”

    “现在才九点。”陈效说道。微微的顿了顿,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放心,我要是想对做点儿什么现在就已经做了。”

    他站着没有再动。像是顾世安不出去他就呆在这儿了似的。

    顾世安到底还是站了起来,随着他下了楼。

    顾世安是第一次来这儿并不知道,陈效对这边显然是熟悉的。在酒店的地下一层,竟然有一小酒馆。

    说是小酒馆,同样也是一饭馆。来这边的人可以点上几个小菜,再要上一壶酒。

    这小酒馆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高峰期,两人进去的时候只有角落里坐了两桌人。

    陈效对这儿是熟的,问了顾世安要吃什么,便让老板上菜。

    人不多,老板正在厨房里慢悠悠的坐着事儿。听到吆喝声嗳了一声,也不见任何反应。等了十来分钟,这才上了热气腾腾的卤肉饭。

    他这边是特别的,顾世安并未听见陈效点酒,他竟然也是上了一壶酒的。

    陈效大抵是看出了顾世安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老板对酒很有心得,什么样的食物该配什么样的酒他知道。”

    他说完也不多说,拿了老板一起带过来的杯子给顾世安倒了一杯酒。酒香味儿浓得很,他又接着说道:“可以稍微喝点儿。”

    顾世安没有吭声儿,端着那卤肉饭吃着。她的心情是低落的,过了那么会儿这才端起了那杯子喝起了酒来。

    酒并不烈,入口软绵悠长。喝完之后唇齿生香,也不知道是什么酒。

    陈效是并没有给他自己点吃的,她吃东西的时候他也要了一杯酒,就坐在一旁慢慢的喝着。

    小酒馆里幽静得很,谈话的声音都是低低的,几乎没有人会大声的喧哗。

    那酒开胃,顾世安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就着那酒,竟然吃完了一碗卤肉饭。

    老板是很会揣摩人心的。大抵是看出了两人并不会立即走,又上了一碟子他自己做的小菜以及一壶酒来。并告诉顾世安,这酒要稍稍烈些。

    顾世安道了谢,继续喝着。

    陈效并不阻止她,等着她喝了有那么多了,这才开口问道:“你和秦唐来这边干什么?”

    他问得是轻描淡写的,仿佛只是随口问起的一般。

    他的人查到了今天两人过来中午见了人,但却没能查出对方是谁,也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见那人。

    顾世安也不知道是没听到他的话还是不愿意回答,并没有说话。

    陈效也未再问下去,没有再喝酒,而是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就那么看着顾世安。

    她的酒量并不好,这会儿脸上已是通红的了。不知道为什么,陈效在此刻忽然就想起了以前遇见她应酬的好些场景来。

    他有一段时间遇到她,她是一直跟在彭雪的身后的。那时候她还是菜鸟一只,敬别人的酒是实打实的,老实得不像话。

    再后来,虽是仍是跟在彭雪的时候。她已是进退得体,脸上始终带着微笑。遇到刁蛮的客人也只是陪着笑脸。

    以前的时候他并不觉得有什么,甚至视线也不会在她的身上多停一下。更不会去替她解围。

    现在想起来,心却是揪疼得厉害。陈效夹着烟坐了片刻,自己给自己倒一杯酒。

    明明顾世安就是坐在他的对面的,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连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许许多多以前已经被模糊掉的画面又重新的出现在脑海里。活生生的,就像是在昨天一般。

    他微微的有那么些的恍惚。隔了许久,才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这会儿的时间,顾世安已经将那壶酒喝得差不多了。陈效伸手将她手边的酒壶拿过,站了起来,说道:“不早了,回去吧。”

    这儿安静,坐着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来时不过是九点多,这会儿已经是十一点了,确实是该回去了。

    喝了酒的顾世安倒是挺乖的,听见他说要回去了也不吭声儿,站了起来。她站起来时晃了晃,陈效要伸手去扶她,却被她给避开了。

    她像是有些分不清楚出去的路,一双迷蒙的眼睛看向了陈效。

    那双眸子是清澈的,一如许多年前一般。陈效微微的有那么片刻的失神,拿起了外套往外走。

    顾世安不让他扶,他走得并不快。走了那么几步就要停下来等她。

    顾世安这下乖巧得很,就跟在他的身后。从酒馆里到电梯口这段距离并不算远。因为走走停停的缘故,两人走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到。

    顾世安的脸蛋是红彤彤的,摁了电梯,一直沉默着的陈效才开口问道:“要不要喝点儿水?”

    他说着环视了一下四周。

    顾世安却是沉默着摇摇头,表示不用。

    她这样子就代表她还是清醒的,陈效这下就没再说话了。

    他的人是一直关注着顾世安,而没有关注秦唐的。这么晚了顾世安的电话也没响起,这就证明他出去还未回来。他到底还是没能忍住,问道:“姓秦的去哪儿了?”

    顾世安对他一向都是爱搭理不搭理的。他并不指望她回答的。谁知道她这下却抬起了一双迷蒙的眼睛看向他,回答道:“不知道。”

    她那时候整个人都是不在状态的,甚至不知道秦唐走时有没有和她打个招呼。她到底还有些意识,听到陈效那么问就拿出了手机来,去拨打秦唐的电话。

    陈效这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再吭声儿了。

    秦唐的电话依旧是打不通的,仍旧是无法接通。也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顾世安打完就将手机放进了衣兜里,然后抬头看着电梯上升的数字。待到电梯门打开,这次不用陈效提醒,她自己便走了出去。

    她这样子回去陈效自然是不放心的,也跟着她往她的房间走。

    顾世安大概是胃里难受,打开门便往洗手间里去了。连陈效跟着她进房间也没有管。

    她的酒虽是喝得不多,但仍是呕了。陈效上前要去打开洗手间的门,才知道门被她从里头反锁了。

    她倒是并未在洗手间里呆多久,不到五分钟就打开了门来。看也不看陈效一眼,走到了沙发上坐下来,就跟猫儿似的窝了进去。

    陈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的面前,她的眼睛睁了那么一睁,接过喝下,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她倒是一点儿也不闹,陈效原本是想叫她去洗漱的,但最终还是没有叫,拿了一床薄毯给她盖上。等着她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了,这才轻手轻脚的将她抱去了床上。

    喝了酒她倒是睡得很熟,鼻尖儿上冒出了密密的汗来。陈效站在床边看着,隔了会儿,拧了热毛巾,替她擦着额头脸,又替她擦了手。

    他做这些是笨手笨脚的,将顾世安的手拿在手里时,他才发现她的手格外的小,两只手掌他一只手便能包得完。

    擦干净手时他才发现她的手上的那结婚戒指她早已经取下了。手指上甚至已经看不出戴过戒指的痕迹。

    陈效一时没有动。隔了会儿才将毛巾拧干放好,然后站到了窗口抽起了烟来。

    他们结婚的时候,他完全是没有当成会儿的。甚至连戒指都不是他自己挑选的。如果不是结婚时她常常戴着结婚戒指,他甚至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婚戒是什么样的。

    陈效回过头,看着被子外面那光滑没有任何饰物的手指,又抽了一口烟。

    他的一支烟还未抽完,顾世安的手机就在沙发上响了起来。怕将她吵醒,他三步两步就上前,将手机关了静音拿了起来。

    电话是秦唐打来的,他并没有接,也没有挂断,直接关了机。也顺便将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房间很快陷入了漆黑中,外边儿有脚步声停下。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唐的,陈效并未管,就在沙发上坐着。

    外边儿的脚步声过了那么几分钟才远去,他睁开了眼,走到了床头站定,借着窗户外边儿透进来的模糊的灯光看着床上的人。

    她现在睡得是熟的,呼吸声也是轻轻的。只是眉头是微微的皱着的,也不知道是做了梦还是怎么的。

    陈效伸出了手,就在半空里停顿着,隔了好会儿,这才轻轻的将她的眉头抚平。

    他倒是并未一直在房间里呆着,到了半夜两点多,他往她的床头放了一杯水,这才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出去了。

    走廊里灯光幽深,安安静静的一片。陈效的房间就在隔壁,他在走廊里站了那么会儿,这才进了房间。然后拿出了手机来给孙助理打电话,让他给他订明早最早回临城的票。

    这时候已是大半夜的了,孙助理暗暗的叫苦不迭,嘴上却是半点儿也不敢,连连的应是。

    顾世安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是八点多了,才刚洗漱完毕,门就被敲响了。她快步的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秦唐,说是机票已经订了中午的,让她先去吃早餐。

    顾世安已经都收拾好了,关了门就随着他往电梯边走。走的时候她有意无意的看了看两边儿的房间。门都是紧关着的。

    陈效的房间明明就是在同一层的,来时有那么几次的‘巧合’,她原本以为回去也会有巧合的。但却并没有,直到她和秦唐离开酒店,都未见到陈效的身影。

    非但是在R市没有见到陈效的身影,就连回临城也未见到。陈效像是凭空的消失了一般。

    R市一行,虽是已确认了她的父亲绝对不是自杀的。但却仍是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那并不是一场意外。

    唯一能去查的,就是当年项目的牵扯。里头也许能查出点儿不为人知的东西来。

    但这项目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儿了,并且当初只是在筹备。甚至不知道,当初参与的都有哪些人。查起来无疑是困难的。

    秦唐那边仍旧是让她什么都不用管,他会去调查。但他不过也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调查起来哪里会那么容易。

    要查有关于她父亲的旧事,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顾氏。只有到里边儿,才会知道,里边儿的水有多深。

    这是顾世安第一次冒出了进入顾氏的念头,这个念头像是疯狂滋长的野草一般,一发变得不可收拾。

    但她要进顾氏,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不用去想,她也知道,必定会受到所有人的反对。

    她没有在顾氏,所有人都担心老太太将股份给她。如果她提出要进去,恐怕更会将她当成眼中钉了。

    但无论再怎么困难,她都是一定要进去的。

    顾世安吸了一口气儿,刚正要想进顾氏的借口。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常尛打来的,她才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的常尛就说道:“他们说,最近好像有人在查那人的事儿。”

    顾世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待到反应过来,才知道常尛说的那人,指的是绑架她的人。

    她这下就微微的怔了一下。她的反应是快的,立即就想起了那天在酒店里陈效问她的话来。

    她微微的迟疑了一下,说道:“会不会是陈效?上次他问过我是不是已经找到人了。”

    常尛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下来,隔了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了。”

    那人身边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这事儿一直都是保密的。如果让那人知道,有人透露了这个消息出去,恐怕身边又要经过一轮血洗了。

    人既然到了她们的手中,她知道只要一直关注着,消息迟早都会透露出去。只是,她没有想到,第一个知道的,竟然会是陈效。而且,会那么快就知道。并且,和他们同步的行动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