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给你告白,要不要听

第一百五十四章:卑鄙

    隔了好会儿,她才从牙齿缝里吐出了两个字来:“卑鄙。”

    陈效微微的勾了勾唇,唇角若有若无的拂过顾世安的耳边,说道:“媳妇儿,我这可不叫卑鄙。我这是在帮你,让你如愿以偿。我要不帮你。你的律师怎么可能拿得到证据呢?”

    他是一副无辜得很的样儿。简直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顾世安自问脸皮比不过他厚,嘴皮子也没他那么利索。挣扎不开,也反抗不了。索性闭上嘴不再说话。

    陈效也不介意,亲昵极了的碰了碰她的唇,声音低而暧昧的说道:“媳妇儿,你想要玩,我就陪着你玩。只是离婚这事儿你就别想了,除非我死了。”

    最后一句他是咬牙切齿的。说完就松开了顾世安。

    明明刚才还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儿,待到站起来。他已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抬腕看了看时间,嬉皮笑脸的问道:“媳妇儿,要不要一起共进晚餐?”

    他这是故意的。顾世安都已经被他气饱了,哪里还能吃得下。她没有吭声儿,也没有管那两份协议,直接起身走了。

    陈效也未拦她,她出了酒店的房间,他便拿起了那两份协议,哗哗的几下撕碎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他的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看了看外边儿夜色已深了下来,拿出了手机来拨了电话。

    电话那边倒是很快就被人给接起来,陈效淡淡的吩咐道:“送她回去。”

    电话那端的人应了句是,稍稍的迟疑了一下,说道:“陈总,您让我查的事儿已经查出来了。那律师,应该是秦总的人。”

    是了,满城的律师都不敢接他的律师官司。能够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也只有秦唐了。

    这其实是他们早就猜到的。陈效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顾世安到了酒店门口,才发现外边儿竟然是下着毛毛细雨的。陈效没什么事儿做不出来,她是担心着于律师的安危的。在酒店门口就给他打起了电话来。

    她之前那会儿都没能打通。哪会那么快就打通了。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

    她是想立即回去质问陈效的,但奈何手里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于律师是在他的手里,只得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对于律师这个人不熟,除了电话之外也没有他别的联系方式。一连拨了几次电话没能打通,看着酒店的前台,她就走了过去。问有没有见过那么一个人。

    前台一天接待的客人多,哪里会记得都见过些什么人。就微笑着回答说没有。又问顾世安是不是酒店里的客人。

    其实她也是知道问前台问不出什么来的,这下只有时不时的拨打着于律师的号码。

    她放心不下,在酒店里等到九点,于律师的电话仍是打不通,她这才出了酒店。

    外边儿下着雨,车并不好拦。她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一辆车驶了过来。

    车并不是出租车,而是一辆私家车。问过她去哪儿后就让她上车,说是顺路,可以载她一截。

    雨打在脖颈冰冰凉的,顾世安道了谢,这才上了车。

    因为于律师的电话一直打不通。也没有任何的信息回过来。顾世安一整晚几乎都没怎么睡。

    第二天爬起来,她正想给秦唐打电话问问知不知道于律师的别的联系方式。于律师那边就先打了电话过来。

    他是歉疚的,说是家里临时出了点儿事。没来得及和顾世安打招呼。手机也一直没有信号。今早回来才看到她发的短信。

    顾世安并不知道他这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但知道他没事是松了口气的。

    于律师倒是一副像是真的临时有事的样儿,问起了顾世安是否已经签了离婚协议。

    顾世安这下就回答说还没有。

    于律师并不知道昨天顾世安被戏弄的事儿,说是让私下再好好协商协商。法律途径走起来太麻烦。

    顾世安想起了昨晚陈效说的话来,沉默了下来,隔了会儿。这才点头应了一声好。

    挂了电话,她一时站着没有动。隔了会儿,这才去打开了电脑。搜索起了顾氏来。

    顾氏这些年早已不如以前,连报道都是寥寥无几的。她一一的都浏览了,想了许久,给彭雪打了电话。

    彭雪的电话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顾世安辞职的事儿她是早知道的,这下就问起了她工作找得怎么样。

    顾世安就回答说还没有找到,寒暄了几句,她才开口说道:“彭姐,我刚才在网上看了一下,他们现在招人……”

    她已经麻烦了彭雪太多,这些话是有些难以启齿的。

    只是她那麻烦人的话还未说出口,彭雪就问道:“你想进去?”

    彭雪虽是从不过问她的私事,但她和顾家的关系,她是知道些的。

    顾世安这下就沉默了下来,应了句是。

    她这些年和顾家的界限划得很清。顾氏那边,除了很老的员工,几乎没有人知道她这号人的存在。

    顾家那边是不希望她进顾氏的,她暂时也不愿意让老太太知道。空降她是降不进去的。唯一的,就是从底层进去。

    知道她的人少,职位低的员工,几乎不会引起上头的人的注意。至于其他的,只有进去再慢慢做打算了。

    彭雪在电话那端久久的没有说话,隔了好几分钟。才开口问道:“你进去干什么?”

    她这些年,提都是未曾提过顾氏。就算到了现在,以前的公司里的人,也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和顾家的关系。

    现在突然要进去,也难怪她会问。

    彭雪也不过是问那么一句,不待顾世安说话,就又说道:“我先打电话问问,要进去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她微微的顿了顿,接着说道:“顾氏早已不是原来,你进去要想清楚了。”

    她这话是带了几层深意的,既是在警醒顾世安,也是在提醒她。她一旦真正的进了顾氏,恐怕就永无宁日了。

    她置身于室外他们对她都是一直防备着的,要是悄悄的进去了,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