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02章 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我送她进去。” 三秒后,顾凌擎改了口道。

    他松开手,往后推开了一步。

    “不行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说道。

    尚中校担忧的提醒道:“首长,您进去太危险了。要是副统知道了,我们不好交代!”

    “少废话,谁进去不是危险,留下待命。”顾凌擎果断的命令道。

    “可是首长……”尚中校还想说什么。

    顾凌擎一道冷冽的目光扫过去。

    尚中校闭嘴了,无奈的颔首,“是。”

    顾凌擎拽过白雅的胳膊,力道有些重,拉着她往801门口去。

    白雅去敲门。

    他握住了她的手。

    仿佛有道电流从手背上流淌而过。

    白雅一惊,抽回自己的手。

    她不习惯被男人握。

    顾凌擎凛眸冷了几分,俯视着她的排斥。

    他打开手机录音,面无表情的说道:“进去之前,说下临终遗言,如果你死了,我们会送到你的亲人那里。”

    “送去我丈夫那里吧。”白雅淡漠的说道,拿过顾凌擎手中的手机。

    “苏桀然,如果有来生,希望不要再遇,把我的尸体全部捐出去,解剖也好,移植也罢,我们,再也不见。”白雅干脆利落的说完,把手机还给顾凌擎。

    他深沉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样。“还有其他的遗言吗?”

    白雅的眼神柔了一些,“把我余下的钱都给我妈,如果可以,希望你们可以照顾她。”

    “可以。”顾凌擎承诺道。

    白雅放心了,下颔瞟向门,“可以进去了。”

    “里面被挟持的孕妇是某高官的女朋友,务必保证她和孩子的安全,另外,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我保证。”顾凌擎沉声说道。

    白雅顿了顿,清冷的目光望进他如宇宙般浩瀚的眼底。

    那里是那样的宽广,辽阔。

    心里,又有些酸涩的感觉。

    一个绝顶帅哥对她说:我没有出事之前,你就不会出事。

    这样的承诺,就算是陌生人,都让人觉得温暖。

    特别是现在,她心中一片荒芜和冰冷的情况下。

    “我没有怕。”白雅微微扬起嘴角,“不过,还是谢谢。”

    “不用谢。”顾凌擎说道。

    他把白雅拉到身后,敲门。

    门被打开一条细缝。

    “让那个女人一个人进来。”里面的人恶狠狠的说道。

    “她做手术需要助手,我们就两个人进来。”顾凌擎谈判。

    “不行,谁知道你们搞什么鬼?”

    “那就让里面的孕妇死掉,你们什么人质都没有?”顾凌擎凛冽了。

    威严无比,铿锵有力,顿时能够让人胆寒。

    对方犹豫了三秒。

    “你有种!进来!”

    顾凌擎推开门,走进去。

    一支手枪顶住了顾凌擎的脑门。

    白雅担心的看向他。

    他依旧面无表情。

    平头搜查着顾凌擎的身上。

    他没有发现武器。

    “你们别耍什么花招。”他收回了枪。

    “疼,救我,救我!”主室里传来孕妇的求救的声音。

    白雅冲去主卧室。

    里面窗帘被拉着。

    房间中灯都没有打开,非常昏暗。

    两个男人手里拿着枪虎视眈眈的对准了她。

    白雅走向了孕妇。

    孕妇脸色苍白,捂着肚子,床上已经湿了一片,“救我,救我。我不要死。”

    “最近的B超给我看看。”白雅紧迫的说道。

    “抽……屉里。”孕妇疼的满头是汗。

    白雅打开抽屉。

    在B超上压着一个相框。

    相框里是孕妇和苏桀然合影的照片。

    白雅微微一怔。

    原来,高官指的是苏桀然。

    而那个孕妇,是苏桀然在外面又一个女人。

    “医生,救我,我好疼啊。”孕妇握着白雅的手。

    白雅缓过神来,抽出B超单子,看了一眼,脸色差了几分。

    “你的胎位不正,脐带绕颈,不能顺产,必须剖腹。还有,你情况紧急,不能局部麻醉,只能全身麻醉了。”白雅紧急的说道,打开急救箱。

    歹徒抢过急救箱,确定没有武器,才还给白雅。

    孕妇摇头,红着眼,请求的说:“能不能不要剖腹,他喜欢身上没有疤痕的女人。”

    喜欢没有疤痕的女人?

    果然是苏桀然的作风。

    “那样孩子会窒息的。”白雅冷声道。

    孕妇眼中闪过一道狠厉,咬了咬牙,“那就让它窒息。”

    白雅眼眸紧缩,闪过反感,“那是你怀胎九月的孩子,现在已经有了生命。”

    “没有他的爱,有这个孩子有什么用,只会拖累我,我不要留疤。”孕妇很确定的吼道。

    因为激动,她的肚子更疼了。

    白雅咬牙,从急救箱里拿出麻药,麻利的打开,抽进针管中。

    “那只能对不起,作为医生我不能答应你。他在我眼里,已经是一条命!”白雅冷声道。

    她专注的清空针管中的空气,准备射入。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深邃的眼中闪过一道关心。

    他知道满足当事人意愿的重要性。

    她会为她的倔强惹上一生的官司。

    “听她的,她是当事人。”顾凌擎提醒道。

    白雅甩开他的手,没甩得动。

    她火了,坚定的看进他的眼底,“我是妇产科的医生,接生孩子是我的责任,如果后面出了问题,我来背,我不贪生怕死,没想到你这么怕承担责任?”

    顾凌擎微微一愣。

    他不怕承担责任,只是有一瞬,他担心她出事。

    他松开了手,冷声道:“动手术吧,就说是我下的命令,我会跟你们院长打招呼。”

    白雅弯身,戴上橡胶手套,严肃的对歹徒说道:“麻烦你们都出去,我需要给她动手术。”

    “不行,人质必须在我们手上,你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动手术!”

    “她这种情况跑的了吗?”白雅担心孕妇的身体被看光。

    歹徒提了提枪,对准了白雅。“你再多嘴我毙了你。”

    顾凌擎挡在白雅的前面,“毙了她你们也跑不了。”

    歹徒在犹豫着。

    “医生,我不行了,孩子出来了,啊……”孕妇尖叫着。

    顾凌擎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僵持没有用。

    他打开柜子,从里面拿了一块青色的床单。

    摊开。

    他把白雅和孕妇保护在了床单后面。

    “我给你们挡着,动手术吧。”顾凌擎果断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