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05章 你可以滚蛋了

    位于宁区半山腰的别墅里。

    幽暗的灯光,苹果香薰的房间。

    粉红色的床上,床单褶皱。

    苏桀然坐着,半眯的着双眸,浓黑似墨扇般的睫毛挡住黑莲般的眼眸,看不清他眼中时而闪现的萧杀。

    红润的薄唇,性感的微微张开。

    他就是雕刻师手中的天使,精致的外形,魅惑的性格,以及脸上永远带着的迷人的笑容。

    蹲着的女子卖力的用口舌取悦他最薄弱的神经,发出旖旎的魅惑之声邀请他。

    “我想要。”女孩请求着。

    他低头,勾起邪魅的微笑,捏着她可人的下巴,抬起来。“想要?”

    “嗯。”

    “今天有点累了,改天吧。” 苏桀然几乎残忍的说道,站起来,走进了浴室中。

    今晚,觉得,没什么意思。

    早早的,苏桀然就离开这个金窝。

    出了别墅,他拿起手机,给白雅打电话过去。

    一声,两声,三声……

    白雅都没有接。

    他邪魅的勾起嘴角,喃喃道:“会耍性子了?很好。”

    他又拨去她居住在市中心公寓的电话。

    一声,两声,三声。

    他的耐心渐渐的在消退了。

    “喂。”家里的女佣碧池迷迷糊糊的声音响起。

    “夫人呢?”苏桀然冷声问道。

    “是先生啊。夫人现在还没有回来。”碧池回答道。

    “今天不是她值班吧?”苏桀然目色更冷。

    “不是。”

    碧池话音刚落,苏桀然就挂上了电话。

    “白雅,学会夜不归宿了!”他加快车速,朝着医院开去。

    *

    白雅回到了医院,打开抽屉,拿出手机。

    两点三十一分有一通苏桀然的电话。

    她扯出一抹伤感的笑容,没有回过去,放下手机。

    她在抽屉里翻出伤口贴,碘酒。

    走到镜子面前,歪着脖子。

    针眼大的地方已经结疤。

    不细看,看不到。

    为了安全起见,她给自己贴上了伤口贴。

    坐回到椅子上。

    她用棉签沾了一些碘酒,擦拭了手上的指甲伤痕,贴上了三个伤口贴。

    弄好后,她躺在办公室的休息床上。

    “咔。”门被推开。

    白雅防备的坐了起来。

    苏桀然看到她在,紧绷的脸上露出平日里迷人的笑容。

    他双手放进了口袋里,慵懒的走到她的面前,“今天不用你值班,怎么不回家睡?”

    白雅看向他脖子上的吻痕。

    他刚办完事!

    “你怎么来了?”她跳过他的问话,穿上鞋子,起身。

    “路过!”苏桀然闲暇的说道,看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贴。

    他俊逸的脸上勾起讽刺的笑容,“白雅,什么时候学会了苦肉计?”

    她定定的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

    在他的脸上找不出半分内疚和羞愧的神色。

    仿佛劈腿的不是他,把女人搞到生孩子的不是他。

    一股脑怒从心中出发,眼神也变得尖锐了起来。

    “是啊,苦肉计!但这种痛比起你劈腿来……”

    “嘶!”

    她还没有说完,苏桀然伸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伤口贴。

    白雅觉得脖子那块的皮肤被拉扯的疼。

    疼的发凉,直到脑际,硬生生的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她愣愣的站着,眼中几分的恍惚。

    苏桀然打量她光洁的脖子,闪过反感。

    “脖子上压根没伤,白雅,你心机琢磨的太深了,小丑演的再好终究还是小丑。”苏桀然讽刺的说道。

    她觉得心中凉凉的,连和他说话的必要都没有了。

    “你可以滚了。”白雅不客气的说道。

    苏桀然的眼中掠过一道利光。

    他握住她的下巴,把她推坐在床上,幽眸死死地盯着她冷淡的脸孔,讥讽的说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屑碰你吗?”

    她抿着嘴巴,不说话,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心里被触动的琴弦紧绷着,拉着的疼。

    就是现在这样。

    她要把他的残忍嗜血印在脑子里,心才会慢慢的冷却,直到不再疼为止!

    苏桀然看她不说话,更加的生气,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因为你孤傲的让人讨厌,做作的又让我倒足了胃口。”

    她的睫毛闪动,盈水的眼睛蒙上一层氤氲的雾气,静静的盯着他,没有哭泣,也没有反驳。

    胸口那处却一滴一滴的在流血。

    “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你厌恶我,我还要嫁给你吗?”白雅反问道。

    苏桀然微微一顿,拧起了眉头,打量着她的眼眸……

    白雅扬起笑容,就像是那一朵千娇百媚的芙蓉。

    她笑起来,颠倒众生,倾国又倾城。

    苏桀然有些痴迷在她的笑容中。

    “因为,我要看着你痛苦,你和你的情人一起绑架我,我没有证据,只能带着你一起毁灭。”白雅决绝的说道。

    苏桀然甩开她的脸。

    “等着收我律师信,我要跟你离婚,想和我一起毁灭,不要做梦了。”苏桀然没有理智的说道。

    他转过身,从她的桌子上抽出纸巾,狠狠地擦着。

    好像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把纸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转身,快速的朝着门外走去,随手,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

    白雅看着那紧闭的门,坐在了床上,眼中有些潮湿。

    她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胸口的那抹伤痛却蔓延开来。

    曾经,她是全心全意的爱着他的。

    但,她的爱,对他来说是什么。

    提出结婚的是他,背叛的也是他,离婚的又是他。

    她好像一个真正的跳梁小丑,扮演着被人嘲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的发紧,甚至是无法呼吸。

    她蜷缩的更紧,紧搂着自己的身体,仿佛从自己身上可以吸取一点热度,不至于让她冰冷的死去。

    终究没有睡着,直到天空中泛出一道白色!

    *

    基地

    顾凌擎翻看着尚中校交过来的资料,眉头拧了起来,漆黑的眼中掠过一道内疚。

    他不知道,结婚后的她,过的这样凄惨。

    她和她的丈夫是分居的,公婆关系很不好,母亲进了精神病院。

    她的丈夫,查出来的情人就有十六个。

    基本上是两个半月换一个女人的频率。

    顾凌擎合上资料,对尚中校命令道:“去跟那边的院长打声招呼,让她升为副主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