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07章 我可以的

    “再多喝一点。”刘爽怂恿着,就怕白雅喝少了,药性没有发挥。

    白雅以为是醒酒的,她头重的厉害,咕噜咕噜又喝了两口。

    肚子里太撑了。

    胃里翻腾的厉害。

    她跑去洗手间,哇的一下,全部吐了。

    吐完,头更晕了。

    刘爽扶住白雅,担心药性被她吐光了,她就白忙活了。

    她把水杯顶住白雅嘴唇,“再喝两口,一会就好了。”

    白雅不疑有他,全部喝光了。

    不一会,热量从脊椎出发,到处乱窜,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身体软绵绵的。

    她靠在刘爽的身上。

    刘爽扶着白雅,走到钻石包厢门口,敲门。

    顾凌擎打开了门,一双幽眸淡漠的看着她,冷声道:“你找谁?”

    刘爽被他的气场震撼住。

    静距离看,他简直帅的令人屏息。

    为了姐妹的幸福,她豁出去了。

    “你女朋友喝醉了,麻烦你送她回去。”刘爽把白雅推出去。

    顾凌擎警觉的闪开,睿眸掠过锋锐,扫向白雅,微微一顿,很是诧异……

    眼看着她快摔倒在地上,他更快一步的拉住白雅的手。

    白雅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身上浓重的酒味扑在他的脸上。

    他的心中闪过疑惑,看向门口。

    刚才那个女孩已经不见踪影了。

    “她是你女朋友吗?”苏畅浩诧异的看向白雅,扬起嘴角,“挺漂亮的,看来,我妹要伤心了。”

    白雅半眯着眼睛,热的难受,她扯着V字领,含糊道:“不舒服。”

    顾凌擎低头看她,一眼,就看到她的呼之欲出,眼眸一紧。

    再这样下去,她就该曝光了。

    他把她抱起来,背对着苏畅浩,冷酷的说道:“我先送她回去。”

    “我们重点还没有说呢。”苏畅浩站起来。

    “感情你前面铺垫的都说废话,重点电话里面再说。”他抱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白雅歪着脑袋,迷糊的看着顾凌擎。

    眼前是很多个重叠的影子。

    她压根就看不清楚是谁。

    隐约中,还出现了幻觉。

    身体的难受,燥热,越来越明显,有些湿湿的感觉,让她难以启齿。

    顾凌擎进了VIP专属电梯。

    她捧着他的脸蛋。

    顾凌擎全身一怔,平视这前方。

    “今晚,要我好吗?”白雅温柔的出声。

    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拧眉,墨莲的眼眸更加深邃,俯视向她。

    三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清晰的记得,在她身体里的感觉,因为欲罢不能,所以,就算她求饶,在药物的作用下,崩溃的理智中,他没有停止。

    甚至,渴望得到更多。

    “你喝醉了。”顾凌擎移开眼神,冷酷的说道。

    白雅不甘心。

    他就那么不想碰她吗?

    她摆过他的脸,送上红唇。

    嘴唇接触的瞬间,闪烁出流光溢彩。

    顾凌擎背脊僵直着,没有反应,也没有后退。

    她的红舌扫过他的唇形,深入他的口中,满满的柔情尽用在这亲吻之中。

    一阵娇吟从她呼吸之中毫不保留的溢出。

    顾凌擎的腹部开始紧绷了起来。

    喝了酒的她,主动的她,更加的魅惑。

    她比三年前成熟了,妩媚了。

    是他让她从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也变得更加迷人了。

    叮的一声

    电梯打开。

    顾凌擎别过脸,快速朝着车子走去。

    白雅难受,够不着他的嘴唇,亲吻着他的喉结,在口中婉转,吸取,留恋,弄出一个红色的印记。

    尚中校守候在车旁,看到他们高高在上的首长第一次遇到强吻居然没有暴怒的推开。

    他瞠目结舌的张开了嘴巴。

    “还不开门。”顾凌擎命令道。

    “哦。”尚中校赶紧的拉开后车门。

    顾凌擎把白雅放在后车位上,他坐到了她的旁边。

    她扑了上去,手忙脚乱的解开他的纽扣,低头吻上去。

    小巧的舌头划过他的肌肤,寻寻觅觅,到他心口。

    顾凌擎拧起了眉头,紧握住了拳头,理智在挣扎之中。

    得不到回应,白雅非常的难受,水雾弥漫了眼睛,娇柔的说道:“吻我,嗯?”

    顾凌擎快要在崩溃之中。

    三年前,她什么都不懂,干净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现在的她,火热的就想是蚀骨的妖精。

    尚中校好奇,想要回头。

    顾凌擎一道锋锐的目光扫向尚中校,下巴紧绷,霸气的命令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头,除非你眼睛不要了。”

    尚中校不敢看了,挺直了腰杆,看着前面。

    白雅苦闷他的无动于衷,心中涩涩的发疼。

    她亲吻他的耳垂,委屈的问道:“你就那么不想碰我吗?”

    顾凌擎喉节性感的滚动着。

    天知道他现在需要多大的意志。

    除了那次和她外,他没有碰过其他女人,本来就是血气方刚的年龄。

    他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凛然的目光带着几分侵略性,呼吸浓重的吐在她的脸上,“你确定想要?”

    白雅睨着他。

    那种感觉是陌生的,让她微微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的。

    她和苏桀然是夫妻,早就应该睡过了,不是吗?

    她水盈的大眼被谷欠望折磨的发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他墨染得黑眸灼灼发光,刚毅的脸孔紧绷,沉声道:“你不要后悔?”

    “不后悔。”白雅确定的说道。

    尚中校听的都面红耳赤,小心翼翼的问道:“首长,我是在路边停下来下车,还是送你去酒店?”

    “去军区。”顾凌擎命令道。

    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温热的唇舌勾起她的缠绵婉转,那升起来的阳刚之气,灼热的像是要把她燃烧,烧尽。

    手掌,不知觉的在她心口流连,慢慢的移向左边。

    白雅轻呼出声。

    她那,除了被那个神秘男人碰过外,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非常的敏感,身体微微颤动着。

    她的反应生涩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难道,她跟苏桀然从来就没有做过吗?

    怎么可能,他们都结婚三年了。

    意识到这点,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特意不去想这点,握住她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的呼吸在狭窄的车中变得急促,混乱,暧昧。

    温度也越升越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