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09章 你以为你不要,谁还能要?

    “你没有说什么!”顾凌擎冷声说道。

    白雅这就放心了。

    她觉得这里不能久呆了,站起来,对着顾凌擎恭敬的颔首,“多谢首长昨日的收留,我先回去了。”

    “把化妆品带走。”顾凌擎命令道。

    “不用了。”

    “特意为你买的,你以为你不要,谁还能要?”顾凌擎口气冷了几分。

    白雅有些害怕这样的他,拎起礼品袋,“钱我回去后再打给你,麻烦你给个账号。”

    “有钱了,到军区来还我就行了。”他在纸上飞快的写下手机号码,递给白雅,“来了后,打我电话。”

    “哦。”白雅恭敬的接过。

    顾凌擎深邃的看了她一眼,拨打电话出去,吩咐道:“送顾小姐出去。”

    今天是她休息。

    回去后,她把礼品袋放在了茶几上,换了衣服,去精神病院看望自己的母亲白冰。

    白冰自从被离婚后,就患有了精神类疾病,五年前在苏桀然的帮助下获得了医治,情况好转。

    她三年前被绑架,被强j的事情让白冰崩溃,出现伤人的情况,被强制性的送进了精神病院,以至于现在都没有出过病房。

    白雅怀着愧疚之前走进病房。

    白冰安静的坐在窗口,愣愣的发呆,眼神很空洞。

    白雅拿起梳子,走过去,帮她梳头。

    白冰回头看向白雅,问道:“我女儿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白雅眼眸一沉,帮她扎好了头发,坐在了她的对面,轻柔的说道:“妈,我是白雅。”

    白冰顿了顿,打量着白雅,又看向她的身后,眼中恐慌,“桀然呢,他怎么没有来,你们不会出了什么问题了吧?”

    白雅扬起苦涩的嘴角,眼中的氤氲加深。

    当初白冰精神崩溃,以死相逼,让她一定要嫁给苏桀然,她理不清自己的情绪之下,嫁给了苏桀然。

    如果妈妈那个时候清醒着,不被自己的回忆折磨着,还会这么逼她吗?

    “我们没有问题,他对我很好,对了妈,我马上会成为副主任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不过来看我,你让他明天就来看我,必须的。”白冰霸道道,眼神之中都是不相信。

    “他明天要上班。”白雅解释着。

    白冰一巴掌甩在了白雅的脸上,吼道:“你下次来的时候带上他,否则不要来见我了,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白雅脸上火辣辣的疼,望着眸色腥红的白冰。

    如果妈妈没有得暴力型精神病,不会这么对她的,对吧?

    “好。我知道了。”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水雾。

    “滚,你现在就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白冰狰狞道。

    白雅站了起来,轻柔道:“妈,你好好休息,改天我再来看你。”

    “滚。”

    白雅转身,从精神病院走出去,回头,看了一眼白冰的房间。

    她记得高三那边,她成绩很好,但是家里很穷。

    白冰跪在闹市区的地上乞讨。

    不管是炎炎夏天,还是寒冬腊月,跪了整整一年,得到了她上大学的学费。

    她知道,她的妈妈是爱她的。

    只是,人都不想生病,生病的时候,精神混乱,却又无能为力。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妈妈担心,影响病情。

    去菜市场买了菜,去苏桀然那里。

    别墅门的密码还是19920316,她的生日,密码没有改。

    她的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领着菜走进去,房间中冷冷清清,厨房里面的垃圾桶里安安静静,显然这个男人不经常回来吃饭。

    她打开冰箱,里面放满了酒,还有……冈本。

    白雅的眼眸一沉。

    心,瞬间,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冰湖。

    寒气侵入,凉到大脑。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她今天来不是查房,不是叙旧,而是让他帮忙的。

    白雅把多余的食材放进冰箱里,走进厨房。

    从橱柜里找出了曾经放进去的围裙。

    围好,洗菜,切菜,烧菜,炖菜。

    一切就绪。

    她想把他的家里打扫一遍。

    却发现……除了客厅,厨房,卫生间,其他房门都紧锁着,包括他们曾经的新房。

    而她还没有钥匙。

    白雅扯了扯嘴角,拿起座机,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三声。

    苏桀然接了。

    “喂。我是白雅。”

    苏桀然勾起嘴角,嘲讽道:“你在我家,捉奸去的?”

    她听得出他的阴阳怪气。

    习惯了。

    “不是,我今天休假,给你准备了晚饭。”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是谁允许你这么做的?”苏桀然的声音陡然变冷。

    “呵。”白雅轻笑一声,“我允许我这么做的。”

    她直接挂上了电话。

    眉头拧了起来,眼中闪过烦躁。

    她有求于他,应该忍着一点的。

    “咔。”电子门打开了。

    白雅看向玄关处。

    苏桀然走进来,魅眸紧锁着她,里面闪烁着流光溢彩,邪魅的勾起嘴角,“你不会是过来道歉的吧?不想离婚?”<ig src=&039;/iage/13702/4359971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