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29章 只要我喜欢,你就逃不了

    白雅觉得他有些阴阳怪气。

    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

    他一大早是起床气呢,还是火气。

    “又不是第一次在同一个房间,我信任你。”白雅疏离又有礼貌的说道。

    他微微拧起眉头,眼中愠色加深,“信任我什么?”

    他咄咄逼人,那份莫名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是不是生命了?”白雅朝着他的额头上摸去。

    他更快一步的握住她的手腕。

    他的手掌心里非常的热,就像是烟蒂一样。

    他也觉得自己生病了。

    在同一个房间,他还能够当圣人,全天下就只有他顾凌擎一个。

    一股脑的,气压上升,瓦解了他的理智。

    他压着她的后脑勺吻上来。

    他的唇很热。

    一阵清新的牙膏味道直扑她的鼻间,唇间,以及口腔间,直至心肺。

    白雅惊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伸进来舌来。

    吞噬她纯天然的清甜之味。

    唇齿与她的相溶,含着她的香舌挑拨与吞咽。

    凶猛如同开了闸的洪水。

    白雅只觉得呼吸一点一滴的被他侵蚀。

    喘息着。

    他的气息也越来越重。

    白雅害怕的眼睛发红。

    她差点忘记了,顾凌擎对她的心思不单纯。

    她是疯了,才跟他睡在一间房间里了。

    她推着他的胸口。

    他握住她的手,纹丝不动。

    反而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冷水都无法降下去的火热。

    她手间颤抖着。

    “唔唔唔。”的皱眉抗议,水眸紧锁着他。

    他眼中旖旎的氤氲越发的迷离。

    她越是抗拒,他越是想要她。

    大掌从她的衣服中伸了进去,划过她的腰间,往上。

    大掌心经过之地,引起她的战栗。

    她还没有被人这样碰过,顿时觉得羞辱。

    头晕目眩,腿脚无力。

    他搂住她的腰,跟他之间零距离。

    手指解开了她背后的卡扣,顺着带子到了前面。

    炙热的手掌温度触碰在她的肌肤之上,似乎要把她点燃。

    一连串陌生的电流席卷着她娇柔的身躯。

    陌生的酥麻带领着别样的感觉。

    “不行。”白雅抗拒道,声音都在颤抖着。

    她的抗拒现在压根就没有用。

    他吻向了她的脖子,把她的衣服拉直腰间。

    滚烫的嘴唇落在了她的肩头。

    呼呼呼的热气都落在她的身上。

    “顾凌擎,别……”她害怕的瑟瑟发抖着,“外面这样是……”

    她欲言又止,眼中迷蒙着晶亮的湿气。

    “是什么?”他问道,目光灼灼的睨着她。

    她难以启齿。

    “偷……情。”他接上去说道,托住了她的臀部,压向他。

    她能感觉出那团巨大的火热顶着她。

    “感觉到了吗?”顾凌擎问道。

    声音嘶哑,刚毅的脸上,一双火热的双眸紧紧锁着她。

    她脸色绯红,“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结婚了。”

    他的目色瞬间的紧缩一圈,拧紧眉头,刚毅的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神色。

    “只要是我喜欢的女人,我不管她是谁,有没有结婚,有没有孩子我都不会在乎。我要你!”

    她觉得心跳的快不能呼吸,脑子不能思考。

    他在表白?

    恍惚中,顾凌擎把她抱到床上。

    她背部一凉,恢复理智,她用手抵着顾凌擎火热的胸膛。

    他目光深邃,就像一处漩涡,让她无法自拔的跌落进去。

    如果她现在没有了理智,明天,后天,以后呢?

    男女的激情是一时的,解决不了什么,带来不了什么。

    “顾凌擎,不要。”白雅几乎是请求的说道。

    “我会对你负责。”他沙哑的说道,握着她的手沿着他的腹肌往下。

    她微微一颤。

    那处在她掌中,迅速的膨大。

    大的让她有些害怕。

    她吓的要收回手。

    他压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

    “你上次买的尺寸不适合你。”他更加的沙哑,低头朝她吻住。

    “顾凌擎,不要。”她着急的喊道,“我们不熟。”

    他身体一怔,幽邃的眼眸蒙上一层看不清的色彩,怒气换上迷离的涣散,“你说,我们不熟?”

    隐约的,她有些心疼,垂下了眼眸,眼泪从眼中流了下来。

    她这样,他明白了,她不愿意。

    他眸中的温度冷了下来,放开她,站立了身体。

    “对不起,我唐突了。我们确实不熟,如果你以后不想见我,我会在你生命中消失的彻底的。”顾凌擎很是颓废,冷冰冰的说道。

    他转身,再次走进浴室。

    白雅心里不太舒服,看着他冷傲的背影消失。

    她蜷缩起来,抱着自己的小腿,脸蒙在了膝盖里面。

    其实,她,并不讨厌他。

    只是,她现在还是有夫之妇,她不想成为苏桀然那样的人。

    顾凌擎从浴室出来,恢复了以往的清冷。

    他径直走到沙发前,漠然的整理他的衣物,没有再看她一眼。

    “顾凌擎。”白雅喊道。

    他冷冷的收拾东西,比之前更加冷冽。

    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看着他。

    他整理好了东西,情缘的看着她, “我在楼下等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