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30章 你还想我怎样

    白雅苦笑,“我结婚了,我有老公的,如何做你女人。”

    顾凌擎听出她的拒绝之意,不想再强求。

    就这样吧。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做朋友没有必要,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顾凌擎淡薄的说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道剪影,遮住了眼中流淌过的暗波。

    她和顾凌擎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

    既然做不了朋友,又何必强求。

    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活到了现在了。

    “不用了,我可以打的回去,谢谢首长救我,祝你幸福。”白雅颔首,转身,朝着酒店门口走去。

    顾凌擎咬紧了牙,眼中烦躁,握着方向盘的指甲泛白,狠了狠心,开车,离开。

    白雅打的回去公寓。

    开门,苏桀然在她家里,坐在沙发上,手指间的香烟忽明忽暗着,烟雾迷蒙了他的脸庞。

    烟灰盒里都是都是烟灰。

    屋子里乌烟瘴气的。

    白雅直直的看着他。

    “刚回来?”苏桀然勾起嘴角,如平时那般的邪魅,眼中却早已经没有了温度。

    他的残忍她看到了。

    他的好,只对别的女人,她却感觉不到。

    “走吧,民政局这个时候应该开门了,我们办好离婚证,我还要去医院。”白雅淡薄的说道。

    他轻笑一声,站起来,“谁说我要跟你离婚的?”

    白雅盯着他,眼神越发的清冷,嘴角微微向上,很是讽刺, “苏桀然,你觉得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我们还可以走下去吗?不要自欺欺人了,我不是小孩,你为什么娶我,你的心里清清楚楚,她现在回来了,我会祝福你们永结同心,一起得病一起死。”

    苏桀然拧起眉头,眼中烦躁,“你闹够了没有,歹徒抓了你,但是我把他们都处理了,你还想我怎样?”

    “英雄救美的戏码确实是你的风格,但是不代表我想跟你玩下去,邢瑾年已经回来了,他才是邢霸川的掌上明珠,你当初招惹我,就是知道我是邢霸川的女儿吧。”

    “我娶的是你不就行了,放心,就算她回来了,不会影响你苏太太的地位。”苏桀然确定的说道。

    白雅不想跟他说话了,多说无益。

    她经过他,朝着房间走去。

    苏桀然看她那样的不屑,魅瞳剧缩了一圈,握住了她的手腕,“你现在是什么态度?”

    “你不有眼睛看吗?什么态度你看不到?”白雅要甩开他的手。

    他握的太紧,她压根甩不掉。

    他的眼神越发阴鸷,目中掠夺一道嫉妒,“怎么,对顾凌擎春心荡漾了?”

    白雅嗤笑一声,“似乎跟你没有多少关系。”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你再说一遍!”

    “说多少遍都是一样的,你的事情我从来不管,我的事也与你无关。”白雅清冷的说道。

    她丝毫不畏惧他快要爆发的怒气。

    他对她而言,在昨天把她当棋子的那刻,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他用力推着她的肩膀,舒服很快的往前。

    白雅被他重重的推到墙上。

    背部的疼痛牵扯着她的骨头。

    身体痛着,心却更加的平静。

    她一定要离婚,势在必得。

    苏桀然审视着白雅,腥红在眼中渐渐蔓延,质问道: “你真的被他上了? 白雅,比起外面的女人,我还以为你至少干净,没想到,你跟她们一样脏!”

    脏!

    白雅勾起讽刺的嘴角,直视他那双颠倒众生又深不可测的双眸。

    心里居然不疼了。

    “是啊,我很脏,擦擦手吧。”

    看着她清冷的疏离,他的心没来由的刺痛一下,捏着她的下巴, “白雅,你心里在想什么?”

    “离婚,请你,彻底消失在我的生活中。”白雅决绝的说道。

    他额头上的青筋爆了起来,低头,狠狠地吻住她。

    白雅用力的咬着牙,不喜欢他口腔中烟草的旖旎味道。

    太过浑浊。

    这反倒让她想去顾凌擎那种纯净,阳光,温暖的味道。

    苏桀然暴怒了,用力捏着她的小脸,迫使她张开嘴巴。

    猛的又吻住,直到她的口中。

    她身上淡雅的馥香味让他几乎着迷。

    他为她疯狂了,理智消失中,全身只有一种器官在叫嚣着要她。

    白雅眉头紧锁,挣扎不了。

    她的体力无法和这个男人抗衡。

    狠了狠心,握紧了拳头,隐忍着胃里翻腾的恶心,回吻他。

    苏桀然感觉到了她生涩的回吻,跟那么多技巧好的女人相比她简直就是笨拙。

    但是,他却觉得很舒服,像是在他冰冷的,无坚不摧的心上滴上了一地热液,暖暖的。

    这种意识,让他一惊。

    他松开她,狐疑的望着她红润的嘴唇,问道: “这是你使得伎俩?故意让我生气。”

    “嗯。”白雅扬起了冷艳的嘴角。

    为了自保,撒谎又何如。

    “成功了,不是吗?”白雅反问道。

    迷雾蔓延了她的眼睛,遮住了心灵的窗口。<ig src=&039;/iage/13702/4360475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