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34章 我会负责,做你唯一的男人

    白雅从饭店里出去。

    心里闷闷的。

    脑子里很乱。

    是因为顾凌擎,她明白的。

    她对他……好像……有一点心动了。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白雅下意识的回头。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过来,拿着喷雾剂,对着她pi,pi,pi,pi,pi五下。

    她闻到一股浓重的乙醚味道。

    眼神一黑,幻觉了过去。

    那个人扛着她,把她放到了车子里。

    “你们干嘛。”顾凌擎追上来问道。

    肩膀上被搭上一只手。

    顾凌擎的眼中掠过锋锐的犀利。

    一个过肩甩。

    男人被丢在了地上,手上还握着喷雾剂。

    顾凌擎朝着白雅冲过来。

    又冲出来一个人,挡在顾凌擎的面前。

    他没有停下脚步,冲过去。

    男人还没有出拳,就被顶了出去,撞在了车子上。

    顾凌擎的动作太快了,他压根就不是对手。

    “快上车。”之前摔在地上的男人喊道。

    被撞的那个人爬起来,跳进了车里。

    顾凌擎眼看着装着白雅的车子开走。

    他飞快的在后面追着。

    一把手枪从车内伸了出来,朝着顾凌擎打去。

    顾凌擎跃开。

    他们踩了油门跑走了。

    顾凌擎立马打电话给路管局,“帮我查两辆车,一辆是黑色的桑塔纳,车牌号是315,另外一辆是黑色的大众,车牌是510,十分钟后告诉我他们的行踪。”

    他上了自己的车,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

    苏桀然等了好一会,白雅都没有回来。

    他打电话给她,她也没有接。

    他不悦,出门寻找。

    “桀然。”邢瑾年站在他身后柔声喊道。

    苏桀然回头看她,勾起邪魅一笑,“怎么了?”

    邢瑾年走到他的面前,面色娇红,“我在君悦酒店定了房间。”

    她的暗示他当然懂。

    他喜欢被女人追逐的感觉。

    “你跟白雅说了些什么?”苏桀然问道。

    邢瑾年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眸,看不清他所想, “爱着你,妻子却是别人,跟你的妻子有千言万语,不过,她生气的走了,没有能说话的机会。”

    苏桀然笑了一声,勾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

    “你是我唯一牵肠挂肚的女人,不要让我失望,那些小女人做的事情只会叫我厌烦。你那么聪明,懂的。”苏桀然意味深长的说道。

    邢瑾年脑中嗡嗡作响。

    苏桀然是知道什么了吗?

    “你爱上白雅了啊?”邢瑾年单线的问道。

    “她有什么值得我爱的。你刚回来,跟你家人好好聚聚。”苏桀然说道,朝着电梯走去。

    一点都没有留念。

    路管局的局长给顾凌擎打了电话,他让查的两辆车停在离江废弃的码头。

    顾凌擎快速的开车过去。

    一个半小时后,他到了码头。

    四周安静的诡秘,那两辆车子停在那里。

    顾凌擎闪了过去,车子里面没有人。

    在一排仓库中就只有一处有着亮光。

    他快速的过去。

    白雅身体蜷缩着,双手环胸,面对着他,躺着床上瑟瑟发抖。

    顾凌擎意识到不对劲,担心的跑了进去。

    “白雅。”顾凌擎喊道。

    白雅脸上异样的红润,睫毛颤抖,睁开眼睛,“顾凌擎,开走。”

    “先别说话,我送你去医院。”顾凌擎抱起了她,刚转身。

    仓库的卷帘门被戴面具的人拉上。

    “小子,这女人可是绝世美女,你就好好享受吧。”外面的人阴险的说道。

    顾凌擎知道白雅怎么回事了。

    她的目光越来越涣散,渴望越来越强烈,好像无数只蚂蚁在她的身上爬一样。

    顾凌擎拧起眉头,看她眼中弥漫上了水雾。

    她会很难受。

    他了解这种感受。

    三年前他就是这样,最后失去了理智,刚好她经过,他才会要了她的。

    “你再坚持一会,我的人马上来了。”顾凌擎把她放到了床上。

    他审视着四周,在四个墙角发现了针孔摄像头。

    白雅看着他把四个摄像头都扯掉了线头。

    难受越来越重,脑子里全部是一些限制性的画面。

    她无助的唔咽出声,眼泪含在了眼中。

    她从来都没有做过坏事,就连背后说别人坏话都没有,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顾凌擎拨打玩电话,看她哭了,心里柔软了几分,擦掉她的眼泪。

    白雅定定的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情谷欠,潋滟了她的容颜,多了几分的性感和美艳。

    她腰身一挺,柔软温暖的红唇碰上他的,双手环住他的后颈,拉到了她的身边。

    他的身体一怔,背脊僵直了。

    她的清雅的味道扑进他的鼻子,柔嫩的丁香小舌探进他的唇间,那般的急切以及炙热,吞咽着属于他的味道,仿佛渴求更多。

    顾凌擎拧紧了眉头,只觉得压抑的理智在瓦解边缘。

    腹部火烧火燎的燃烧起来。隐忍的汗水从额头上细细的流下。

    白雅看他一动不动,很是着急,从他的嘴角吻到了他的喉结。<ig src=&039;/iage/13702/4360553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