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4章 爱已入魔,如何救赎

    刘爽按下开关。

    “桀然哥哥,快来吗?人家好想要!”

    “小妖精,真是喂不饱你,哪里想要?这里?”

    “桀然哥哥好坏。别这么弄!”

    “……”

    白雅垂下了眼眸。

    这个是她那天听到的录音。

    再次听到,心里已经没有任何波澜了。

    刘爽关掉了录音,“怎么样?过瘾吧,苏桀然劈腿的证据非常充分,法院一定会判你们离婚的。”

    “但愿如此。刘爽,帮我把这些东西交给律师吧,我想速战速决。”白雅决绝的说道。

    “放心吧,我今天中午就去把这件事办了。”

    门外

    苏桀然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冷冷的站着,腥红的眼中泛着阴鸷的光芒。

    她那么想离婚吗?竟然连证据都找好了!

    他岂会让她如意?

    在他没有玩腻之前,他不可能会放手的。

    奇怪的是,心里有种异样的酸,让他很不舒服。

    他把花丢进了垃圾桶里,转身走去走廊的阴暗处,打电话出去。

    片刻之后

    刘爽接听响起来,她接听完,无奈的对着白雅说道:“妇产科主任说有个紧急手术,现在人手不够,让我回去,我晚点再过来陪你。”

    “嗯,好,去吧,我没事。”

    刘爽转身,匆忙离开。

    白雅拿起顾凌擎之前放在床头的一本俄语书,随意的翻着。

    书上做满了笔记。

    他的字迹如行云流水,力透纸背。就如他的长相一样,好看。

    眼前一道阴影。

    白雅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抬头。

    她看到苏桀然,潜意识的害怕,声音尖锐道:“你来干嘛?”

    苏桀然邪魅的勾起嘴角,“你是我的老婆,我当然要来。”

    他抢过她手中的书,目光闪过锋锐。

    “还我。”白雅赶忙去抢。

    他太高,她根本就够不着,反而差点弄裂了伤口。

    “苏桀然,这不是我的东西,我要还人的。”白雅厉声道。

    他勾起一笑,眼底却是冰冷的,“我知道,一看就是顾凌擎的。”

    他大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一挥,书从窗户里面丢出去。

    “你干嘛?”白雅赤脚跑到窗前。

    她看到那本书落在了池中,顿时火冒三丈,“那不是你的东西,你会不会太霸道了?”

    “那么你呢,是不是我的东西?”苏桀然反问道。

    “我在你眼里就是东西吗?所以可以毫不怜惜的毁灭。”白雅被他气的已经没有了理智。

    苏桀然盯着她清冷之极的眼底,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慌,好像她正在一点点的逝去,彻底的远离他的生活。

    他不想她远离他的生活。

    苏桀然口气软了一些,“我收回要让你生不如死的这句话,从今天开始,我会试着爱你。”

    从今开始?已经晚了,她的脑子里都是他的残忍和嗜血。

    白雅瞪他一眼,快步朝着门口走去。

    苏桀然的眉头拧紧了。

    她该不会还去捡那个男人的东西吧?

    但是,火气三仗,他跟着出去。

    白雅走到池边,毫不犹豫的下去捡起书。

    苏桀然阴霾的盯着她。

    她立马把书藏在了身后,视死保护的样子。

    “如果你跟顾凌擎偷q,他的政治前途全部没有了。”苏桀然警告道。

    她不会和顾凌擎偷q的,很快,她会恢复自由身,和他,从朋友开始正式交往。

    她往前走。

    “就算你离婚了,他的家里也不会接受你这样一个女人,白雅,你醒醒吧。”苏桀然提高分贝。

    提到离婚两字,他的心里堵得慌。

    白雅垂下了眼眸,不理会他。

    苏桀然快步过来,拉住她的手臂,“跟我重新开始,你才能拥有你想要的生活,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你。”白雅红着眼睛死命的甩着他的手。

    她的生活中没有规划他?!!!

    他有些不明白,女人的感情为何可以去的那么快。

    他抓着她的手力道加重了些,狐疑的问:“你爱过我吗?”

    “爱或是不爱,对我们以后的路还有区别吗?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不能再说这个字了。”白雅清冷的说道。

    “在你眼里,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宁愿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你。”白雅决绝的说道。

    到现在,她对他,或许,只剩下恨了。

    “那我真该在你的身体上留下点印记,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苏桀然冷漠的说道。

    白雅看出他眼中的危险,挣扎着要脱离。

    他反而拉紧她,手从她宽大的病人服中伸进去。

    大掌隔着她的海绵宝宝似乎并不过瘾。

    他沿着她的带子往后要解开背部的扣子。

    白雅恼羞成怒。一巴掌打上去。

    苏桀然偏过脸,看向她,目中腥红的就像血一样,完全没有了理智。

    他蛮力扯掉了她的衣服,扣子都掉了,搂紧了她的腰。

    白雅感觉到他腹部的肿胀之物紧紧地顶着她。<ig src=&039;/iage/13702/4401082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