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5章就在这里,要你!

    顾凌擎正在去岛上的路上。

    他看到是白雅的,立马接听了。

    “顾凌擎。”白雅喊道。

    她似乎看到黑暗中那扇通向光明的窗户开启。

    无法抑制。流下了眼泪。

    顾凌擎听出白雅的不对劲,心被拧紧,柔声问道:“怎么了?”

    “你现在来好吗?”白雅恳求道。

    她想见他,很想,很想。

    顾凌擎眉头紧锁,目光深邃而复杂。

    今天是苍狼岛上演戏,说好他会去观看的。

    军令如山,他一向严以律己。

    可是,他更关心白雅。

    “尚中校,去医院。”顾凌擎命令道。

    “可是,苍狼已经出发了。”尚中校不解。

    “全程实录,我会回来看。少废话,去医院。”顾凌擎坚定的说道。

    车子在赶往医院的路上。

    白雅放下手机,心中燃起了希望。

    “三!”苏桀然喊出了最后一个数字。

    他拎起旁边的灭火器狠狠地砸向玻璃。

    玻璃粉碎,就像粉碎了她的人生一般。

    他伸进手,转开门把。

    白雅从床身翻身下来,警惕的看着苏桀然。

    苏桀然踢开挡路的柜子,全身上下笼罩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白雅不自觉的往后退,退到了墙上,无路可退。

    “不要。”白雅哭着说道,好像快要凋零一般。

    她在面对歹徒的时候都没有感到一丝的害怕。

    苏桀然比那些歹徒恐怕百倍。

    她的眼泪让他心里为之一软。

    “你差点让我变成残废了,要怎么补偿我?”苏桀然冷声问道,

    “苏桀然,为你提供身体的女人很多,不要逼我。”白雅静静的握住拳头。

    “跟我回家,我数到三,现在答应,我不会碰你,三一过,我现在就会要你。”苏桀然警告道。

    白雅巴望着门口。

    她好希望顾凌擎会赶过来救他。

    “一。白雅,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你一辈子只能是我苏桀然的妻子,那些喜欢别人的想法根本不要有。”

    “二。顾凌擎的心理一直住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在不久后就会回来。你不过就是他解闷的花生米而已。”

    白雅诧异,视线从门口转移到了苏桀然脸上。

    她现在才发现,她对顾凌擎,好像一点都不了解。

    “快三了,白雅,你是迫不及待的等我上你吗?”苏桀然邪佞的说道,手撑在了白雅的脸侧,让她退无可退。

    白雅的手机响起来。

    她燃起希望。

    苏桀然看到刘爽的来电显示,勾起妖冶的笑容,“接吧”

    白雅防备的接听了电话。

    “小白,我对不起你啊!那个录音我锁在抽屉里的,可是抽屉被人撬开了,资料什么都没有了。”刘爽愧疚的说道。

    白雅顿住了,无力的耸下了肩膀。

    再傻,她也明白了,肯定是苏桀然做的手脚。

    她离不了婚了。

    顾凌擎能救她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呢?

    “我跟你回家。”白雅绝望的说道。

    苏桀然满意的露出了妖冶的笑容。

    他搂住她的腰,爱昧的凑到她的脸庞,“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躺在我的床上的,我也相信,你也一定会爱上我上你的感觉。”

    白雅没有动,好像历经沧桑,空洞而绝望。

    她发看了一条短信给顾凌擎,“我现在没事了,可以正常出院,不用担心,您不用过来了,谢谢,打扰了。”

    发完,她好想哭。

    可竟然眼泪都哭不出来,只觉得心好涩。

    她什么错都没有,为什么要招惹上苏桀然这样的恶魔。

    她不懂,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她又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刘爽,“我现在跟苏桀然回家,晚点在联系。”

    刘爽立马打电话过来了。

    苏桀然抢过手机,看到是刘爽的,又还给了白雅。

    白雅接听了。

    “小白你脑子被门挤了。现在还跟着苏桀然回去?别怕,我证据再给你找。”刘爽开口就吼。

    苏桀然再次把手机抢了过去,“你那二十万我已经打回到你的户头上去了。我和白雅的事情你最好少插手,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来啊,谁怕谁啊,你最好不要出轨,否则,要证据容易的很。”刘爽叫嚣着。

    吵架,她可是从来都没有输过。

    苏桀然阴鸷一笑,挂了电话。

    顾凌擎拨打电话过去。

    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恨意,接听。

    “你没事吧?”顾凌擎那头满是浓浓的关心。

    苏桀然按了共放,把手机递给了白雅。

    白雅不敢接顾凌擎的电话,怕苏桀然耍阴的。

    苏桀然眼神凶狠了起来,示意她接听。

    白雅握紧了手机,放到耳边。

    “到底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我还有一小时就到了。”顾凌擎声音更加放柔了几分。

    一小时,已经来不及了。

    “没事,刚才看到一只老鼠,我害怕老鼠蛇类动物,医生说我恢复很好,我现在就出院了。”她为刚才的哭泣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听到他的声音,她又想哭了。<ig src=&039;/iage/13702/4401128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