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48章 白雅,我们在一起吧

    爱上?

    她有什么资格。

    白雅正想解释,余光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进来,好像是苏桀然的朋友,叫章子,上次h妻上面喊她女王又被她绑起来的那个。

    她不想让他看到,免得他去苏桀然那里胡言乱语,多惹是非。

    白雅来不及多想,朝着桌子下面钻了进去。

    顾凌擎:“……”

    他烦躁的拧起眉头,掀开桌布,“你这是干嘛?”

    “有认识的人过来,我不想被他看到。”白雅急急地解释。

    她看到章子朝着她这边走过来,去拉桌布。

    顾凌擎心中一股无名火,蹭蹭蹭的往上长,“我就那么让你丢脸吗?”

    她想要拉下桌布,他就偏不。

    白雅看扯不下来,章子又走过来了,来不及换地方躲了。

    她脸闷在顾凌擎的腿上。

    呃……

    闷错了地方。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那雄伟的形状,正以非常快的速度生长。

    顾首长的海绵体太敏感了。

    她懊恼的耳朵都红了。

    偏偏……章子走到了顾凌擎的旁边。

    “顾首长,您好,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您,我的公司跟顾氏有往来,上次在宴会上没有见到您。”章子热络的寒暄道。

    顾凌擎的脸色铁青,正眼都没有看章子一样,冷声道:“滚。”

    章子也是一个有眼力价的人。

    他看到一个女孩蹲着趴在顾首长的……那,自然脑补出了一副画面,知道自己煞风景了,抱歉道:“您慢用,慢用。”

    白雅看章子离开了,但是没有走远,就坐在不远处,手上拿着手机,发着什么,时不时的看向他们这边。

    她怀疑,他是跟苏桀然他们八卦这件事。

    她这个时候出来,被章子知道是谁,肯定死翘翘了。

    白雅不敢出来。

    顾凌擎睨她一眼,深讳的眼中掠过利光,放下桌布,打电话给尚中校,“我现在在水月国际四楼的食客西餐厅,十分钟内,把店里的人员清理干净。”

    白雅感激的看向顾凌擎。

    他并没有看她,浑身上下散发着赅人的戾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怒火越来越盛。

    尚中校带来了一个排的人,很快就把店里的人清理了出去,以店面为圆形,扩散出去了十米,十米之内,没有人能够接近西餐厅。

    他把白雅拉了出来,抱到桌子上。

    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这么生气的模样,好像是饿了肚子的野兽。

    他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嘴唇,非常的凶猛,吞没了她所有的气息,像是惩罚一般,吸的很用力。

    白雅只觉得嘴唇很疼。

    她不想和他发生任何爱昧不清的关系,死命的推着他的肩膀。

    她越是推他,他越是没有理智,握住了她的手,压在了桌面上。

    白雅被迫躺在了桌上,对上他腥红的眼睛。

    顾凌擎胸口剧烈起伏着,死死的盯着她,像是把她当做了食物一样。

    “白雅,我们在一起吧。”顾凌擎沉声道,低头,弯起了她的膝盖。

    细细密密的吻沿着她的膝盖往上。

    白雅害怕的腿都在打颤着。

    “顾凌擎,我们不能这样,我是有夫之妇,我们不会有结果,你再跟我在一起,只会毁了前程。”白雅试图让他清醒过来。

    顾凌擎嗤笑一声。

    “你觉得我在乎你的身份吗?你不是很快就会离婚了吗?另外,谁跟你说,我跟你在一起会毁了前程?”顾凌擎质问道。

    “我们现在这样是不合适的,毕竟没有离婚不是吗?”白雅挣扎着要从桌上下去。

    顾凌擎冷冷的看着她,眼中的黯淡越来越深。

    她既然那么不愿意,他再强求有什么意思。

    顾凌擎松开了手,淡漠的说道:“你走吧。”

    白雅顿了一下,从桌上起来。

    顾凌擎坐到了位置上,冷情的看着她。

    白雅不敢看他,低着头说道: “首长对我的帮助,我铭记于心,会为您祈福的。”

    “滚。”顾凌擎冷冷一个字,越发的淡漠。

    他要的,不是她的祈福,而是她。

    白雅把钱从包中拿出来,放在了桌上,“你的化妆品钱,衣服钱。”

    她说完,闷着头离开。

    顾凌擎眸中掠过锋芒。

    她还真是要跟他算的清清的,扯的清清的。

    他把桌上的钱全部推到了地上……

    接下来的几天,白雅取消了年假。

    苏桀然似乎消失了,没有再给她打来电话。

    也没有他的其他女人过来挑衅。

    日子过的很太平。

    偶尔,她会想起顾凌擎,那个清隽高贵又潋滟傲然的男人。

    和他相处的那段日子,足够成为她珍贵的记忆,温暖她很久很久。

    星期五到了,她没有去看妈妈。

    妈妈说下次去要带苏桀然。

    她哪里来的苏桀然带去。

    白雅给那边的护士打了电话,交代了洗头,洗澡,剪指甲的事宜。

    她没有敢过去。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刘爽站在门口,为她惋惜道:“你拒绝了那么一个好的男人,就没有一点点后悔吗?”<ig src=&039;/iage/13702/4401218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