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51章 你舒服了就不理我了啊。

    他慢慢的朝着她嘴唇靠近。

    白雅心慌,拨开他的手,从他臂弯之中走了出来,“那个……”

    她非常的不自在,捂着系在胸口的浴巾,脑子里好像打结了,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顾凌擎也不出声,深讳的看着她局促的背影。

    “我想换衣服,你……”白雅回头。

    他已经站在她的身后。

    她被吓了一跳,后退一步,坐到了床上。

    顾凌擎靠近她。

    白雅双手推着他的胸膛,手心感觉出他心跳的频率,带着她的指尖都在颤抖。

    “你什么?我又不是没看过,要我帮你穿?”他问道。

    他的语气是暧昧的,目光是凌厉的。

    压迫感太强了。

    “我没有那种意思。”白雅着急的说道,脸都红了。

    “没有哪种意思?”顾凌擎反问道。

    “是我朋友恶作剧,就算我丈夫在外面找女人,我也不想找男人对他报复,唔……”白雅还没有说完,顾凌擎吻了上去。

    吻非常的强势,霸道。

    白雅往后退开。

    他顺势把她压在了床上,按住了她的肩膀。

    白雅无法动弹,只能抿紧了嘴唇。

    顾凌擎的拧起眉头,不喜欢她的抗拒,大掌顺着她的腿往上。

    白雅意识到他要干嘛,推开他的手,他单手握住了她的手,压倒了她的头顶。

    “不要……”这样。

    后面两个字白雅还没有说出口,他已经进入了她的口中,缠住了她的小舌。

    她要把他推出去,盯着他的舌尖,他顺势把她吸进了口中。

    白雅想要抽出来。

    她顾了上面,就来不及分心其他,直到更强的电流从她的脊髓出发,冲到了脑际,占据了她的思绪。

    他居然……居然……

    白雅难以启齿。

    她那,除了三年前被那个陌生的男人碰过外,他是第一个人。

    感觉是陌生的,但是又带着说不出的情涌。

    毕竟她今年已经二十四了,而不是十四,非常的敏感。

    她想推开他的手,但是动弹不得。

    她想开口让他挺住,又被他堵着嘴唇。

    白雅想躲,压根躲不了,反而,越来越动情。

    “我们的房间是这里吗?谁搞的恶作剧啊,居然在门上面插上拖把。”邢瑾年娇滴滴的声音传进来。

    白雅撑大了眼眸。

    怎么可能是邢瑾年的声音呢?

    这个房间明明是她和刘爽的,什么时候成了邢瑾年的了。

    如果让他们见到她和顾凌擎这样……

    她想都不敢想。

    白雅挣扎着,听到拖把被抽出来的声音。

    “滴答滴。”

    门被打开了。

    苏桀然推门进来。

    白雅躲在床底下,一动都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

    邢瑾年迫不及待的吻住了苏桀然。

    他们两个人扑倒在了床上。

    白雅感觉到了床的震动。

    邢瑾年和苏桀然的衣服一件一件的丢在了地上,包括里面的裤裤。

    邢瑾年很会叫,那声音……

    白雅脸胀的通红。

    这算什么事啊。

    她躲在床底下,看着她的丈夫和她的妹妹蝶鸾倒风。

    要是只有她一个人在,她就当看了一场不要钱的表演,问题是,顾凌擎还在。

    她觉得特别的丢脸。

    “桀然,你什么时候跟我姐离婚啊?”邢瑾年喘息着问道。

    苏桀然一巴掌打在邢瑾年的屁股上,跳过这个话题,沙哑道:“妖精,换个姿势。”

    “如果你和我姐不离婚,我们这样算什么?”邢瑾年娇滴滴道。

    “你说,我们现在算什么,不爽吗?”

    白雅感觉床震动的更厉害了,尴尬的咬着手指。

    “名不正言不顺的,嗯。”邢瑾年有些不甘心。

    “白雅是我妻子,我和她还没有发生关系,做这种事情,越不是妻子,越有冲动,不觉得吗?”苏桀然邪佞道。

    白雅觉得脸都丢光了,不敢看顾凌擎。

    他钳制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正对着他。

    白雅对上他充满了情谷欠的眼眸,心里咯噔了一下。

    顾凌擎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和苏桀然没有发生关系他从刘爽那里也听到过。

    但是从苏桀然口中证实,他又多了几分的动容。

    白雅感觉到他的气息进入她的五脏六腑之中。

    她颤抖的厉害,又不能出声,又不能推开他。

    苏桀然和邢瑾年的声音越来越高亢。

    床底下,热的她不能思考。

    顾凌擎抬起她的右腿,搁在了他的腰上,大掌沿着她的腿往上……

    白雅只觉得眼前一道白光掠过。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感官里流淌,汹涌澎湃。

    幸亏他堵住了她的嘴唇,否则,她肯定会尖叫的。

    那种感觉是什么,虽然她没有经历过,但还是懂的。

    白雅羞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没有想到,她会和顾凌擎这样。

    顾凌擎好像也察觉到了她的反应,没有再深入,只是握住了她的腰,拉到她的怀中,亲吻着她的耳垂。

    白雅软软的,还没有缓冲过来,任由顾凌擎亲着。

    “咦,拖把怎么没有了?”刘爽的声音传进来。<ig src=&039;/iage/13702/4401451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