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80章 离婚了,终于……

    白雅很平静,清澈的眼中没有一点波澜,淡淡的看着苏桀然,“我的事情和他无关,我并不喜欢他,所以,别把我的事情和他混为一谈。”

    苏桀然勾起嘴角,审视着白雅,“你这是在保护他?还是在忌惮我?我在你心里这么强,我还真是意外和惊喜啊。”

    “我只是实事求是,用四年的时间看不清楚一个人,何况是一个月,我还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白雅理智的说道。

    “你能这么想最好,我也告诫你,不要爱上顾凌擎,因为他不可能爱上你,他爱的另有其人。”苏桀然确定的说道。

    白雅耷拉着眼眸看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眉宇之中有些疲惫,“来谈谈我们的事情吧,我这份录像发出去,你彻底完蛋了。”

    “完蛋什么?”苏桀然反问道,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

    他太淡定,淡定的沉着,沉着的令人觉得可怕。

    “你的政治前途,不是吗?作为有妇之夫的你,却和别的女人发生那样的关系。还是,你要看到录像才死心?”白雅把手机录像打开来,递给他。

    苏桀然扫了一样录像,时长半个小时,还是昨天深夜他从警察局出来后的。

    他的眼眸中掠过一道利光,“你在浴室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

    白雅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波光。

    针孔摄像头是邢瑾年安装的。

    只是,现在的她不想破坏他和邢瑾年的关系,所以,这个黑锅她背了。

    “离婚吧,苏桀然。你也知道,你手中关于刘爽的录像也关于殿下,就像你不会轻易发到网上一样,我也不会发到网上,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不会影响你的前途。”白雅轻声说道。

    “呵。”苏桀然把咖啡杯种种的放到了桌上,杯子里面的咖啡差点溅出来,“顾凌擎没有跟你说吗?我已经辞职 了,你觉得我怕你这些录像?”

    白雅一顿,很震惊道:“你辞职了?”

    苏桀然轻点着桌面,“小小的卫生局副局长我压根看不上,很奇怪吗?”

    白雅突然有种被凉水从头泼到脚的感觉,有心凉。

    明明看着自己快要解脱,做出了很多的努力,结果,她在苏桀然的面前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觉得很委屈,因为已经竭尽全力了。

    眼泪静静的从她眼中流出来,那里面却空洞的可怕。

    “苏桀然,如果有来生,我不要再认识你,更不要爱上你。”白雅收回自己的手机,站了起来。

    “站住。”苏桀然喊道,拧眉看着她。

    她的眼泪好像触动他心底最柔软处的一根弦。

    “哭什么?”苏桀然不解的问道。

    白雅笑了。

    她不应该哭的。

    哭有什么用,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

    “像你这种人,是不会了解我们这些人苟延残喘的生活,我并不觉得欠你什么,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用命赔你,至少,我能获得灵魂的自由。”白雅冷情的说道,朝着门口走去。

    苏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臂,魅瞳剧缩,审视着她苍白的脸色,“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白雅深吸了一口气,打量着苏桀然。

    他长的很好看,却拥有一颗恶魔的心脏。

    “我觉得,好累,或许是我上辈子做的错事太多,所以这辈子注定得不到快乐,我不需要你记住我,但是你永远欠我,下辈子,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白雅甩开了苏桀然的手。

    他死死的握住,不放开。

    白雅疼的已经麻木,冷冷的看着他。

    “为什么,你非要和我离婚,我可以给你安逸的生活,给你足够的钱,这些还不够吗?就连苏太太的身份都是你的,你比邢瑾年得到的都多,你居然想死?”苏桀然不理解。

    “我需要的钱,不是别人给予,而是我自己赚,我用的问心无愧,我要的婚姻是忠诚,我要的安逸,是心境的平和,是我到了家里,会觉得温暖,而不是凄凉。”白雅扯起嘴角,“你这种人,不会明白,你甚至,不会去爱。”

    “那么你会吗?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却跟顾凌擎在一起,这就是你的爱吗?”苏桀然撕破了平日的优雅,终于动怒了,泄露了真实的情绪。

    “如果不是爱你,我何必那么难过,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每一刀都割在我的心脏上,我心脏上曾经只有你苏桀然一个人的名字,是你一刀一刀的全部割去,让我也变成了一个不会去爱的人,你觉得现在的我还会爱上人吗?不会,我甚至不知道现在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白雅也很激动,脖子上的血管全部都爆了起来。

    她自己都觉得现在的样子特别的狰狞。

    苏桀然茫然的看着白雅,“跟我在一起的那些女人,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我的,她们不会生气,不会难过,像是姐妹一样。”

    白雅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ig src=&039;/iage/13702/4435108webp&039; width=&039;900&039;>

    ireader ireader logo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