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87章 信我吗?

    “苏桀然,你觉得你情商高吗?”白雅反问。

    “你也爱过我的,不是吗?”

    “很多女人爱过你,很多女人被你伤害过,如果这个世界有报应,那么,你以后一定会死的很惨。”白雅忠告道。

    她经过他,走出安监室,跟着人流,进了富丽堂皇的大厅。

    她没有直接走到顾凌擎的面前,而是走到了宴厅的角落,再次给顾凌擎拨打电话过去。

    顾凌擎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拧紧了眉头,“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他走出了宴厅,到了隔壁的包厢里,接听了电话。

    “小雅,怎么了?有急事吗?我让尚中校过去处理一下。”顾凌擎柔声道。

    “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你。”白雅轻轻的说道。

    “我这边有事。”

    白雅深吸一口气。

    她觉得,她的心,好像被一把剑刺中了。

    而这把剑,是她亲手递到顾凌擎手上去的。

    顾凌擎把剑从她的心口拔出来,流逝的不仅仅是血水,还有体温。

    她突然的,不想问什么了。

    就算是结婚了,她也没有能够管住苏桀然,何况,她和顾凌擎算什么。

    如果,爱情,需要去管,需要去用感情消费,那么,再浓厚的爱情,都会在一次一次的争吵中,矛盾中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听说,你要和苏筱灵订婚了,祝你们幸福。”白雅挂上了电话,从宴会厅走出来。

    顾凌擎心中一惊,也打开了包厢的门。

    两个人差点撞到了。

    四目相对。

    他的深邃对上她的冷清。

    相顾无言。

    “凌擎。”苏筱灵清甜的声音响起,她跑过来,搂住顾凌擎的手臂,对着白雅勾起了得意的嘴角,“我没有想到你也会来,既然你来了,我也省的再拨打电话给你,我和凌擎下个月九号订婚,就在这个酒店里,下个月九号早点来。”

    白雅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其实,她是在等,等顾凌擎的解释。

    偏偏,时间过去了一秒,二秒,三秒……

    顾凌擎什么都没有反驳。

    她也明白了,对着苏筱灵颔首,转过身,抬头,看向顾凌擎,对上他深邃如同波澜般的眼眸,也颔首,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她好像一点所谓都没有啊。”苏筱灵看着白雅孤傲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顾凌擎的拳头紧紧的握着,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眼中洋溢着无可奈何的痛色,眉头紧紧的拧着。

    白雅快步的进了电梯,按了一楼的键,眼眸一直垂着,眼中已经充满了水雾,电梯关上的瞬间,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

    她,有所谓的。

    可是,有所谓又能够怎样?

    她不能大吵大闹,丢了别人的脸面,也丢了自己的尊严。

    她更不能开口抱怨和申诉什么,那样改变不了结局,只会让自己显得可悲和可笑。

    是她自己要喜欢他的。

    如果能够保住自己的心,她也就不会难过。

    她没有权利去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自己。

    白雅走出了酒店,蹲在了树荫下面,环抱着自己的膝盖,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

    苏桀然站在她的面前,“我觉得你有时候挺笨,挺傻,挺愚蠢的。”

    白雅不想有人来打搅她,更不想被她讨厌的人看到。

    “滚。”她闷闷的发出一个音。

    苏桀然蹲在了她的面前,从口袋里拿出香香的纸巾,“至少我让你看清楚了真相,你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

    “感谢你什么?”白雅咬了咬牙,“感谢你对我那么差,所以只要有人对我好,我就会轻而易举的爱上别人?”

    “至少我没有骗你啊,我有多少女人你比我还清楚。说句难听的,他们跟我最长的也就三个月,你的地位是坚定不倒的,不是吗?”苏桀然望着她的眼泪,理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情绪。

    他有些同情她,但是又觉得她是在为别的男人哭,心里很不爽,仿佛那顶绿帽子还戴在头顶上。

    “那我谢谢你啊。”白雅站起来,俯视着他,冷声道:“消失在我眼前吧。顾凌擎如果是那锋锐的龙头铡,你其实就是刽子手,而我,应得的。”

    白雅朝着前面快步走去,挥了挥手。

    一辆的士车在她的面前停下。

    白雅上了的士。

    的士快速的开走。

    苏桀然站了起来,单手插在口袋中、

    路灯亮了起来,拉长了他的身影,他想和白雅在一起了。

    *

    白雅回去,刘爽诧异,“小白,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吃饭了没有。”

    “没有,你吃了吗?”白雅问道。

    她进自己的房间,把两套俄语书都装进了塑料袋中。

    “吃了泡面,你怎么了?没事吧?”刘爽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一会出去,吃了回来,如果我回来太晚,不要等我。”白雅淡淡的说道。

    “你,是不是哭了啊?”刘爽越发的担心了。

    “刘爽,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不要再撮合我和顾凌擎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们就真的连朋友都没有做了。”白雅出去,把俄语书丢进了垃圾桶里。

    她望着垃圾桶里的俄语书,觉得自己还挺傻的。

    她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和顾凌擎之间的差异,所以,想要努力去靠近,去做自己很多不会的事情,不会可以去学。

    她的执念,她的痴情,她的努力,是换不来一个男人真心对待的。

    既然,做什么都是被伤害,不如什么都不做,反而过的轻松愉快一点。

    白雅别过脸,丢了的俄语书,不准备再拿回来了,她走进了电梯,按了一楼,从小区出去,进了小区门口的饭店。

    点了菜,因为心压抑的发疼,还点了白酒。

    喝了半瓶,头已经晕乎乎了,视线也已经模糊。

    都说,一醉解千愁,骗人的。

    她的心还是痛着,胃里还因为喝醉,翻腾的难受。

    再喝最后一口,喝过,吐过,回去睡觉,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顾凌擎抢走了她手中的酒杯,举起来,自己喝了。

    他拎开椅子,坐在了白雅的对面。

    白雅看向他,好多个影子层层叠叠,好像万花镜一样。

    她笑了,指着他,“顾凌擎。”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指,眼中流淌着痛色,拧眉道:“白雅,你相信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