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88章 白雅,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白雅缓缓的倒下,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看着门外,眼神并不聚焦,轻声道:“我很讨厌小三,因为小三,毁掉了我妈的婚姻,因为小三,毁掉了我的婚姻,我却要成为自己最厌恶的样子,我不要。”

    白雅闭上了眼睛,眼泪从眼角流出了出来,流过鼻梁进了发鬓之中。

    看到她的眼泪,顾凌擎的心好像被什么切割了一样,很疼。

    他怜惜的擦过她脸上的眼泪,眼眸深了几分。

    事情太紧急,他来不及处理,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开口,是他疏忽了。

    “小雅,我不会让你做小三的,我保证。”顾凌擎沉声道,把白雅抱了起来,送回去。

    刘爽看到顾凌擎抱着白雅回来。

    白雅一身的酒气,顾凌擎的脸上也不太好。

    “发生了什么事了?小白怎么喝那么多酒?”刘爽担心道。

    顾凌擎把白雅放到了她的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望着白雅对刘爽说道:“这段日子就麻烦你多照顾她了,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小白说我再联系你就要跟我绝交了,她说的不像是假的,我不敢联系你了。”刘爽低声说道。

    她看白雅这么痛苦。

    白雅一项是理智多余冲动的人,今天喝那么多酒,顾凌擎又说这种话,她判断,肯定是顾凌擎做了对不起白雅的事。

    顾凌擎无奈的拧紧眉头看向刘爽,“你可以偷偷的联系我,不被她发现就行了。”

    刘爽耸肩,“我尽量吧。”

    顾凌擎的手机响起来,他看是顾天航的来电显示,烦躁的拧起了眉头,朝着门外走去,接听,只是说了一句,“我现在就过来了。”

    刘爽望着顾凌擎的背影,她有种预感,肯定出事了。

    *

    白雅凌晨四点因为口渴醒了过来。

    因为昨天酒喝多了,头现在都疼。

    想想,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能对自己负责。

    她起来倒了杯水,在水里放了一些蜂蜜,摇匀了,端着水杯,来到窗口。

    天还是黑的。

    天上没有月亮,有几颗稀稀拉拉的星星。

    她的手机上短信响起来。

    白雅点开手机,是顾凌擎的短信。

    “身体不舒服吗?”

    她淡漠的看着这条短信,心里流淌过酸涩的苦水。

    没有回,把顾凌擎的手机号码拉到了黑名单中。

    关上了灯,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清晰的感受着心口的疼。

    这种疼,苏桀然给过她,慢慢适应就好,总有一天会麻木,会淡去。

    只是,她不知道淡去的时间需要多长。

    终究,没有睡着。

    她七点就出来了。

    已经有两周没有去看妈妈。

    她想念妈妈了,也不知道妈妈有没有忘记要她喊苏桀然的这件事情。

    顾凌擎看着白雅上了的士车,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了浓浓的烟雾。

    他发的消息,她没有回。

    他一直都在停车场的,看到了她四点的时候站在了窗口。

    她肯定看到了短信的,只是,她特意的没有回。

    他的心被拧紧了,无数的酸楚流淌了出来,拧灭了香烟,给她又一次发了短信过去。

    “最近的新闻不要看,不要听,不要信,我解决了问题来找你。”

    他等了一会,白雅还是没有回……

    的士车上的播音机里播放着星期六音乐台。

    播音机里面的播音员用轻快的声音说道:“播放一则喜事。

    顾副统家的公子据说会和苏老副统的孙女喜结连理。

    婚还没有结呢,已经把喜事公布天下了。

    虽然,我是没机会去喝这两位大人物的喜酒了,不过,还是祝福这对新人情投意合,同结同心。

    下面播放一首好听的歌,‘明天我要嫁给你啦’。”

    白雅头靠在窗户上,漠然的看着空气,静静的感受心里的疼痛流淌过血液,直到四肢百骸之中。

    “兄弟,这顾副统的公子要和苏老副统的孙女结婚了,赶紧去买顾氏的股票,强强联合,肯定会长的啊。”司机师傅跟他的同事聊天道。

    “还用等你说啊,现在顾氏的股票已经从80长到了150,就等着世纪婚礼的时候再涨吧。”对讲机中有司机回道。

    “你说,要是婚礼上新郎或者新娘逃婚,那就好看了。”

    “我也等着呢,哈哈哈哈。”

    白雅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他们聊到了疗养院门口,停下了车。

    白雅付了钱,走到疗养院门口登记了,在看护的陪同下去妈妈的病房。

    推开门,看到苏桀然居然也在,白雅微微一愣,防备的眯起眼睛。

    苏桀然正在给白冰剪手指甲。

    电视里播放着顾凌擎要和苏筱灵订婚的好消息。

    她记得妈妈的病房里原来是没有电视机的。

    “你怎么在?”白雅问道。

    苏桀然勾起邪魅的笑容,“对不起,亲爱的,之前我出国,这么晚才过来看咱妈,别生气了。”

    白雅还没有说话,就听白冰笑着说道:“不生气不生气,你忙工作,应该的。”

    “白雅来了,我不影响你们聊天,我出去买些好吃的过来,我记得妈妈你最喜欢吃榴莲吧。”苏桀然笑着,起身,放下了指甲剪,走去洗手。

    “我陪你去吧,你不知道应该怎么选?”白雅说道,先走出了房门。

    苏桀然跟着出去。

    “苏桀然,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出去,白雅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是你说,离婚后让我一个月来看你妈一次吗?”苏桀然笑着说道。

    “我不信你有这么好心。”白雅防备。

    “那你觉得你身上还有我利用的价值吗?”苏桀然反问道,睨着她,勾起了嘴角。

    他的笑容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以后不要来了。”白雅防患于未来的说道。

    “行,我一会过去跟你妈说声,我们离婚的事情。”

    白雅握住了苏桀然的手臂,那样肯定会刺激她妈的病情的。

    苏桀然扬起嘴角,“我是好心帮你,你不会傻傻的拒绝吧?”

    白雅沉下眼眸,松开了苏桀然的手,冷冰冰的说道:“那就谢谢了。”

    “你知道顾凌擎为什么要和苏筱灵结婚吗?”苏桀然轻飘飘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