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89章 白雅,我爱你

    她觉得从苏桀然嘴巴里说出来的话,肯定没有好话。

    既然没有好话,她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难过呢。

    “对于和我生活中无关的人或事,我都不想知道。”白雅决绝的说道。

    “你清楚就好,我听说,顾凌擎已经给你们医院下达了文书,让你报名去军区?”苏桀然追问道。

    “你这些信息挺灵通的吗?顾凌擎跟你有仇?”白雅嗤笑一声,走在前面。

    “本来没仇,不过,盯上我老婆,把我关进看守所,又针对我让我失去了副局长的位置,每一条,我都不会忘记,你说我会放过他吗?”苏桀然眸中阴冷了几分。

    “得饶人处且绕人,如果我跟你一样,你都不知道死了几百回了。”白雅冷声道。

    “我饶了别人,别人不一定饶了我,就比如苏筱灵,她也会去军区,你觉得你要是去,她会饶过你吗?”苏桀然笑着说道,这份笑意分明不达眼底。

    白雅沉下眼眸,确定的说道:“我不会去的。”

    “怕就怕,如果你不去,恐怕医院的工作也做不了,毕竟是军区下达的,你觉得,刘爽的父亲有几个脑袋敢违抗。”苏桀然耷拉着眼眸说道。

    白雅没有说话。

    苏桀然看了她一眼,握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到了身边。

    “你干嘛,放开。”白雅厉声道。

    “既然顾凌擎要结婚了,别去招惹他了。”苏桀然警告道,目中阴狠。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决定,苏桀然,别忘记了,你只是我的前夫,在法律上,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白雅用力的扯出了自己的手。

    她走进了水果店。

    苏桀然也没有再说什么,跟在她的后面。

    白雅选了榴莲,付了钱,拎着榴莲在前面走。

    苏桀然盯着她冷清的背影,心里像是堵着什么东西,非常的难受。

    他苏桀然何曾这样跟一个女人低声下气。

    白雅不过是一个他不要的女人。

    想到这里,苏桀然没有跟进去,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子,离开了这里。

    白雅进了白冰的房间。

    “桀然呢?”白冰看向白雅身后问道。

    “他有事先走了,妈,我给你开榴莲吃。”白雅柔声说道。

    白冰拧起了眉头,“你和桀然吵架了对吧?小雅,桀然那么好的男人,你自己改改脾气,不要老让人哄,也别一门心思放在工作上。”

    “嗯。”白雅低着头应道。

    “行了,你去陪桀然吧,他给我买了电视,我要看电视了,小雅,别给老公太多的自由,否则。他就会让你永远自由。”

    “妈,他在忙工作,我还要给你洗头,洗澡呢。”白雅微笑着说道。

    “不用了,桀然今天给我找了一名看护,二十四小时伺候我,你和他赶紧生一个孩子吧,对了,你以前那个孩子送人了吧?”白冰担心的问道。

    白雅垂下了眼眸,“那我就先走了,下周再来看您。”

    白雅拎起包,迅速的从妈妈的病房离开。

    一个人,漫步目标的走在路上,思绪,沉浸在遥远的昨天里。

    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几个小时。

    一抬头,居然来到了特种军区门口。

    她无意识的来到这里,疯了吗?

    白雅快速的转身,顾凌擎的车子从军区里面出来。

    他看到了白雅,喊道:“停车。”

    尚中校也看到了白雅,提醒道:“首长,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和白小姐如果被人拍到……”

    尚中校话还没有说完,顾凌擎已经从车上下去了。

    他握住了白雅的手臂。

    “放开。”白雅冷冰冰的说道。

    顾凌擎对上她发红的眼睛,松开了手,沉声道:“你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了。”白雅看到有的士车过来,招手。

    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她,嘴唇紧抿着。

    的士车在白雅的面前停了下来。

    白雅正预去开车门,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臂,拉着她往前面走。

    “你干嘛,放开我。”白雅防备的说道。

    顾凌擎拉开后车门,白雅决绝的站着,不想上去。

    他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撑在她的身侧,“如果你非要跟我这么僵持着,我陪你。”

    “我不觉得我们是可以继续来往的关系。”白雅拧眉绝情的说道,目光非常坚定的看着他。

    “所以你把我的手机号码拉黑了?”顾凌擎反问道,眼中腥红了几分,咬了咬牙,怒火迸射而出。

    “如果你觉得心里不爽,也可以把我的手机号码拉黑。”

    “上车,我不想再说第三次。”顾凌擎霸道道,凌锐的看着她。

    白雅别过脸。

    他朝着她的嘴唇吻过去。

    白雅吓了一跳,往后退,退无可退,只能上了后车座。

    顾凌擎坐到了她旁边,关上车门,沉声吩咐道:“去南区。”

    尚中校看了一眼白雅,不确定道:“现在吗?”

    “让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脾气不好道。

    尚中校不敢问了,开车去南区。

    白雅别过脸,看向窗外。

    所有人都不说话,气氛压抑的诡异。

    顾凌擎睨向她,沉声道:“顾氏集团是我的家族企业,这件事情你知道吧。”

    “嗯。”白雅应了一声,没有看他。

    “顾氏最早是做的丝绸生意,到了我母亲手里,开始进行房地产生意,是80年代做房地产比较早的企业。”

    白雅看向顾凌擎。

    她不明白,顾凌擎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

    “我父亲很早就身居要职,他曾经给资源分配和管理部的局长打过电话,明里暗里的意思,都是让这个局长把几块地皮以低价卖给了顾氏,而作为回报,这个局长做了州长。”

    “以权谋私,正常。”白雅有几分讽刺之意。

    “现在这个省长落马了,在苏正手里,放不放,苏正一句话。” 顾凌擎解释道。

    白雅明白了,眼神越发的薄凉了起来,“苏正要求你娶他的女儿,条件是他放过州长,对吧?”

    顾凌擎晦暗的看着白雅。

    他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是苏畅浩的,接听。

    “凌擎,那个被抓的州长死在了警察局里,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州长死了?”顾凌擎很震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