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94章 你喜欢白雅吗?

    白雅不想拖后腿。

    他们都不在,她一个人在房间搜查着。

    房间里没有问题。

    她又回到了卧室。

    四处翻看着。

    她蹲下,看向床下面。

    床下面乌漆墨黑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用手电筒看向床下面。

    发现,床下面是块地板。

    她敲了敲地板,发出咚咚咚空洞的声音。

    白雅心里闪过一道兴奋。

    居然有地道,说不定有什么新发现。

    她掀开了地板,发现有个楼梯往下。

    她不敢下去,担心下面有什么会伤害人的东西。

    她想守着,等顾凌擎他们回来后再进去。

    等啊等,等了十几分钟,一个人影跳了进来。

    白雅看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女人拧眉,看了一眼白雅,又看了一眼地洞,命令道:“进去。”

    白雅不想进去。

    女人掏出了手枪。“我不想伤害你,但是如果手枪走火了,就怨不得我。”

    白雅看了一眼手枪。

    她只能进去。

    女人夺过了白雅的手机,塞入口袋中。

    她把白雅绑在了木柱子上,用橡胶带封住了白雅的嘴巴。

    她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白雅看她在背包里塞了有几十万的现金,还有几把枪支,一些简单的衣物。

    她干脆利落的把背包背在了身上,看向白雅。

    “从你的衣着,眼神,性格看,你不是军人。”女人判断道。

    白雅看着她,不说话。

    女人扬了扬嘴角,“我四年前来到这里,遇到了唐小九,唐小九是村长的儿子,唐前村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人了。说来也巧,出事那天刚好有其他村的一个小丫头过来看她外公,所以,当时谋杀他们这些的人不知道唐前村居然有活口。”

    谋杀?

    白雅很震惊,拧紧了眉头。

    但是因为嘴巴胶带封着,她说不出话来。

    “你别着急,我把我知道都告诉你。这个村子里的人非常的淳朴,有天,他们挖到了一根箱子,箱子里金条就有上千根。”

    上千根?

    她听顾凌擎说是一百根啊?

    “网上爆出来程州长家里有一百根,事实上,这不是他拿的全部,他应该是送出去一些,但是他拥有的也不会超过两百根。”女人接着说道。

    白雅不敢相信的盯着女人。

    女人微微一笑,恍若洞悉,“你一定想问,其他的金条去哪里了吧?”

    白雅点了点头。

    “我也不知道,唐小九的父亲去找了当年还是市长的程州长。程州长应该是带了人来。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大的一个屠杀行为,绝对不是一个程州长可以干出来的。

    也就是说,参与这次屠村的不止程州长一个人,按照黄金的比例,至少有五个。

    而且,肯定有官员比当时的程州长做的还大。

    对了,跟这些黄金在一起的还有一张藏宝图,据说,那些黄金只是宝藏的九牛一毛。”

    白雅更加震惊了。

    不过想想,也有可能。

    唐前村四周都是山,消息闭塞。

    程州长见到这些财就起了贼心,毕竟,只是九牛一毛就有上亿了,那宝藏是有多大啊。

    “本来,小九对屠村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程州长的事情曝光,他就知道程州长是凶手之一了。”女人有些伤害,叹了一口气。

    白雅在这个女人眼中看到了怜悯。

    一个会怜悯其他人的人,她不觉得会有多坏。

    “好了,顾凌擎现在在追我,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等顾凌擎找到你,你记得跟顾凌擎说下,我是冤枉的,我一定会找出证据证明我的清白,让他先放过我。”女人说道,从地窖里出去。

    她合上了木板,四周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完全漆黑之中。

    “唔唔唔。”白雅试图发出声音。

    她相信顾凌擎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女人一爬出地窖,就碰到了从门口进来的顾凌擎。

    “夏荷,跟我回去。”顾凌擎厉声道。

    夏荷扬起笑容,讽刺道:“我要是跟你回去,肯定死翘翘了,以你现在顾首长的身份地位,给我置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我就全部毁掉了。”

    “谁都应该为自己犯的错误负责,我不例外,你也不例外。”顾凌擎冷声道,非常的刻薄无情。

    “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了吧?”夏荷牙咬的紧紧的,有些愠色在精锐的眼中衍生出来。

    “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耳朵听到的。”顾凌擎决绝的说道。

    “是吗?”夏荷嗤笑一声,狭长的丹凤眼中掠过一道阴鸷,“顾凌擎,我问你,你是不是只喜欢海兰,不喜欢我。”

    “是,我从来就没有给过你希望。”顾凌擎坚决的说道。

    “你以前跟我说,除了海兰,你不会再喜欢其他人了,这是真的吗?”夏荷犀利的问道,她把手机丢给顾凌擎。

    顾凌擎看是白雅的手机,心中一紧,“你把白雅怎么了?”

    “那个女孩长的挺漂亮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跟海兰还真是有几分像,你喜欢她吗?”夏荷问道,嘴角扬起,带着萧杀的戏谑。

    白雅定定的看着黑暗,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她也在等着顾凌擎的答案。

    她能从这些对话中听出顾凌擎很爱那个叫海兰的女孩。

    顾凌擎比她大五岁吧,他今年好像二十六,还是二十七了,这个年纪谈过恋爱,喜欢过女孩很正常。

    就像她,曾经也是真心的爱过苏桀然的。

    只是,她是不爱了,顾凌擎不是不爱,而是那个女孩已经死了。

    她不在乎这些。

    毕竟已经过去。

    她的过气,更加的肮脏和不堪。

    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就不要求别人完美。

    顾凌擎过去怎么样,对其他人女人怎么样,她都无所谓的。

    她只要,现在他对她好,现在他只是喜欢她一个人就好。

    “夏荷,你已经害死了海兰,何必再滥伤无辜。”顾凌擎厉声道,锋锐的锁着夏荷,似乎要把夏荷千刀万剐了。

    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不愿意对着别人承认吗?

    还是,他担心那个叫夏荷的女人会伤害她,所以,故意没有说。

    她不应该胡思乱想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