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96章 对不起

    白雅趴着趴着真睡着了。

    顾凌擎看她这样睡肯定很难受。

    他搂住她的肩膀,让她睡在了自己的腿上。

    怕她摔下去,一路上,一直是搂着她的。

    陈智偷偷看了首长一眼。

    他第一次看到首长这么温柔的对一个人,还是女人。

    顾凌擎怜惜的看着白雅。

    这两天,她跟着他们东奔西跑,出主意,想办法,登山冒险,一句话怨言都没有说,甚至走在前头,不给他们拖后腿。

    他应该要控制好自己脾气的。

    脾气是一把利剑,伤害的只有自己身边人。

    他的士兵必须承担他的怒火,但是她不必要。

    车子停下来

    白雅睁开了眼睛,对上顾凌擎的眼眸。

    她平静的坐了起来,看向窗外,“已经到了旅馆吗?”

    “先吃完饭,我和陈智去找那个活着的唐前村人,你在旅店休息。”顾凌擎特意的柔了语气。

    “不用,饭什么时候可以吃,先做事吧,如果夏荷通知了唐小九,说不定唐小九现在已经逃了,他是破案的关键人。”白雅建议道。

    顾凌擎对着陈智点了点头,把唐小九的地址发给陈智。

    白雅睡的头发有些乱。

    她散开了头发,用手简单的梳了一下。

    顾凌擎看向她。

    她正眼都没有看顾凌擎,清清雅雅的,也带着一份高洁的疏离。

    “小雅。”顾凌擎喊道。

    白雅看向他。

    “之前对你发脾气,对不起。”顾凌擎道歉道。

    白雅顿了顿。

    骄傲如他,冷酷如他,居然会跟她道歉。

    道歉对常人来说不易,对他来说更不易。

    她心里还是蛮感动的。

    因为意见和想法不同争吵是正常的。

    她当时难受,但是冷静下来想想,其实没什么。

    只要不是背叛,只要没有踩她的底线。

    人,没有情绪没有脾气,就不是人了。

    她自己的脾气也不好,就不要要求别人。

    “我也不对,不应该对我不了解的事情多加评论。”白雅也道歉道。

    “当初,我带着八名特种兵深入敌后,去拯救一名政客,小组出现了内奸,一个个死于敌人的枪下,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我,还有……在关键时刻消失的夏荷。

    很多的证据都证明,她就是内奸,这几年里我一直在追缉她,这些死去的兄弟,是我过不去的槛,所以,看到夏荷我会比较激动,没有理智。”顾凌擎解释道。

    “嗯。”白雅点了点头。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不过,你说的也对,如果她是内奸,为什么不在完成任务后归队,而是躲在在人烟稀少的唐前村。我会好好的去查的。”

    “我是胡言乱语的,你军中的事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的。”白雅柔了语气。

    “还在生我气?”顾凌擎问道,担忧的看向她。

    白雅摇头,“有一些情绪化的反应,既然情绪化,过一会就好了。”

    “嗯,以后我做的不好你直接跟我说,别再跟我冷战了,心里不舒服。”他把她搂到了怀里。

    白雅靠在他身上,看向窗外。

    不一会,唐小九的住宿到了。

    他租的两层楼。

    顾凌擎扫了一眼周围,对着白雅说道:“你在车上接应。”

    “好。”白雅说道。

    她看着陈智撞开了门,枪对着唐小九。

    唐小九看到人,防备,直接跳墙就跑。

    顾凌擎冲了过去。

    唐小九看逃不了,立马用刀抵住了自己的脖子,“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们的面前。”

    “程州长是你杀的吧?”顾凌擎凌厉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我没有杀人,你们不要过来。”唐小九防备的说道。

    “没有杀人,你跑什么,如果你没有杀人,自然会放你走。”顾凌擎沉声道。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我宁愿死,也不会跟你们走。”唐小九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如果你死了,谁给107位村民报仇。”白雅说道。

    唐小九顿了顿,看向白雅,拧起了眉头。

    白雅站在了顾凌擎的旁边,没有靠近,笔直的望着唐小九,“你和夏荷不是分析过了吗?屠村的不会只是程州长,至少有五个人,你一死,去找那107位村民了,那就让凶手逍遥法外了,你愿意这样吗?”

    “我杀了程州长,要是我被抓了,你们不可能放过我,我还是报不了仇。”唐小九激动的说道,眼中都泛红了。

    “谁说报不了,一己之力,力量轻如蝼蚁,交给警察,交给国家,力量坚如磐石,不是吗?”白雅劝道。

    “那些人都是高官,程州长都只是小罗罗,可见官有多大,交给警察,有用吗?”唐小九不相信。

    “有用,我是特种军区的顾凌擎,我的军衔是少将,如果警察不给你查,我的人替你查。”顾凌擎承诺道。

    唐小九不相信的看看顾凌擎,又不相信的看看白雅。

    “你们原来是军人,不是警察,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唐小九更加惴惴不安了。“你们是不是也参与了屠村。”

    “如果我们参与了屠村,现在的你早就死了,也不会还在这里跟我们说话。”顾凌擎冷声道。

    “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唐小九吼道。

    “因为他们怀疑程州长是我杀的,我找你,是证明我的清白。”顾凌擎凛冽的说道。

    “你的清白证明了,我的仇恨呢,我跟你走,就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唐小九很不淡定。

    “你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那些人做错了事情,也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我答应你,不会让那些人逍遥法外,我会请律师,不会让你执行死刑,让你等待真相大白的一天,你的村民们可以安息的一天。”顾凌擎义正言辞的承诺道。

    唐小九看向白雅。

    “你用了五年的事情调查,调查出了什么吗?要不是程州长被抓,暴露了这件事情,你连程州长都不知道,你觉得你要用多少个五年,才能查出其他人?”白雅很理智的问道。

    “你们真的能帮我调查出那些屠村的人?”唐小九态度有些缓和。

    “我用我的名义承诺。”顾凌擎凛冽的望着唐小九。

    那份气场,那份卓越,令人信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