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97章 我娶白雅,霸气侧漏

    “好,我跟你们走,但是,我不会招,反正你们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我有罪的,等你们找出凶手,我再招。”唐小九放下刀。

    顾凌擎朝着唐小九走过去。

    陈智看到有光一闪,警觉道:“首长小心,有狙击枪。”

    白雅第一反应,可能有谁也发现了唐小九,要杀人灭口。

    她不能够让唐小九出事。

    她跳在了石头上,挡在了唐小九的前面。

    顾凌擎转过身,扑倒了白雅。

    砰的一声

    白雅看向顾凌擎。

    “你没事吧?”顾凌擎担心的问道。

    白雅目光灼灼的望着顾凌擎。

    人在危机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心里潜意识的反应。

    顾凌擎居然救的是她。

    这是不是证明,在他心中,她是第一位的。

    “我没事,唐小九呢?”白雅看向唐小九。

    唐小九额头中枪,已经倒在了地上。

    “唐小九。”白雅朝着唐小九跑过去。

    唐小九的脸上都是血,眼睛睁的大大的,还有最后一点气息。

    白雅担心,压着唐小九的额头,”送医院抢救,顾凌擎,你赶快打电话过去,准备做颅内手术,说不定还有救。”

    “陈智,追缉。”顾凌擎命令道,他拨打电话出去。

    陈智赶紧朝着狙击枪的方向追过去。

    白雅看压根救不回唐小九了,她红了眼圈,“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会杀唐小九?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唐小九闭上了眼睛。

    “不,你不能死.”白雅按着唐小九的胸口急救。

    唐小九死了。

    本来狙击枪射穿了脑袋,根本不可能活的。

    “他怎么能死了呢?”白雅有些不淡定。

    顾凌擎把白雅扶了起来。

    白雅看向顾凌擎,“唐小九死了,就没有人能够证明你的清白了,对吧?”

    “我已经联系当地的警察,他们一会应该会过来,白雅,我们现在必须冷静下来。”顾凌擎握住白雅的肩膀。

    白雅承认,看到一个人活生生的死在她的面前,她无法冷静。

    她毕竟没有军人的心理素质。

    抱着脑袋,闭上了眼睛。

    唐小九还跟她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她都这么不淡定了。

    顾凌擎看着自己的兄弟,战友,甚至是女朋友,一个个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当时的心情,她现在体会了千分之一。

    她不能乱,她要冷静下来,她要理智,她不能拖后腿。

    白雅睁开了眼睛,强制性冷静下来,看向顾凌擎,“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会警察就到,他们会让我们做笔录,你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不要说金矿和宝藏的事情,免得打扫惊蛇,可以吗?”顾凌擎沉着的说道。

    场面越慌乱,他就要越冷静。

    白雅明白的,点了点头。

    “一会他们来,就说我们怀疑他跟程州长的死有关,但是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他就被狙击手杀死了,其他人的事情,交给警察处理,我们暗地里调查,以我的身份,他们不敢揣测的,新闻媒体那边,我会要求强压下来,一切从长计议。”顾凌擎交代道。

    “嗯,好。”白雅应道,手还在颤抖着。

    顾凌擎看她手上都是血迹。

    他用车上的矿泉水给白雅清晰血迹。

    她的手越发的冰冷。

    顾凌擎握住了她的手,大大的手掌包裹着她。

    他的手掌心很暖和。

    白雅眼眸闪烁着,看向顾凌擎。

    他微微一笑,“一切有我,什么问题我都能够解决的,放心。”

    白雅其实不放心,有很多的担心,可是,至少有他在身边,她的心在他的安抚下,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陈智回来,低着头汇报道:“报告首长,跑了。”

    “嗯。”顾凌擎应了一声。

    镇长的警察过来

    “处理下。”顾凌擎吩咐道,拉着白雅的手进了车里。

    “我们不用出去吗?”白雅问顾凌擎道。

    “先让陈智处理,我刚才交代你的事情,也就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一般情况下,他们不敢来问我的,陈智知道怎么做。”顾凌擎锁着前方。

    正如顾凌擎判断的,那些人压根不敢来敲车门,

    他们把唐小九的尸体放到车上,先离开了。

    陈智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上车,汇报道:“他们把尸体带回去冰冻,暂时压着不会动,听我们的指示办事。”

    “嗯,先回去。”顾凌擎吩咐道。

    上了车子

    顾凌擎拨打电话给顾天航,“跟你说件事,凶手已经找到了,叫唐小九,不过,他在十分钟前被狙击枪打死了,开枪的不知道是谁。”

    “怎么回事?怎么还牵扯到狙击枪了呢?”顾天航那边不淡定的问道。

    “不知道,我觉得事情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杀死凶手的人还不确定是谁,确定的是,我这次的行踪暴露了,有人在盯着我。”顾凌擎沉声道。

    “杀死程州长的凶手现在死了,死无对证,现在苏正肯定以为程州长是你杀的,不行,你必须跟筱灵结婚,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吧,免得闹翻了,不可收拾。”顾天航暴躁的说道。

    “我站得直,行得正,不怕别人诟病。”顾凌擎拒绝。

    “但是我行得不正,你妈妈也站的不直啊,我确实跟程州长打过这个电话,他也确实把地卖给了我们顾氏,现在苏正那边可是有程州长的口供的。”顾天航担心的说道。

    “那也可能是程州长的诬陷,不是没找到程州长那边的录音证据吗?再说,地皮也不是强取豪夺,是按正常的市场价购买的,就这样,我要挂了,一会还要开车。”顾凌擎决绝的说道。

    “我和你母亲答应你,如果你找到凶手,我们才同意你和白雅结婚,现在凶手死了,我们就不同意你和白雅结婚。”顾天航霸道的说道。

    “我和白雅结不结婚,不需要你们的同意,你们可以不接受,但是影响不了我的决定。”顾凌擎挂上了电话。

    白雅看向他。

    他为了能和她在一起,能这么坚定的告诉他的父母,她还蛮感动的。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你说,如果找到夏荷,能不能证明,是唐小九谋杀程州长的?”白雅轻柔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