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99章 一文不值或无价之宝

    因为事态紧急,顾凌擎和陈智连夜赶车回去。

    白雅想帮忙替他们开车的,顾凌擎没有肯。

    他们回到A氏是早上的六点半。

    白雅到家,刘爽才爬起来。

    她看到白雅,露出了笑容,“跟顾凌擎和好了啊?”

    “嗯,我给你做早饭。”白雅朝着厨房走去。

    刘爽跟着白雅进厨房,好奇的问道:“他要娶苏筱灵的事情解决了啊?”

    “应该已经解决了。”

    “太棒了,我就知道顾凌擎这个人是个男人,哈哈,你们在一起了,我也就安心了,你不知道,你们之前不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愁的头发白了几根。”

    白雅扬了扬笑容,“你别光愁我的事,你的事呢?你爸爸应该是最急的人吧。”

    “我已经把军区的那个申请单拿来了,帮你也填写了,交了上去,等我进了军区,天天面对那些热血的汉子,你还怕我嫁不出去吗?我得好好挑个我喜欢的呀。”刘爽乐观的说道。

    “这也好,那个叫沈亦衍的男人没缠着你吧?”白雅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女人一沓,我算老几,他估计早把我忘到九霄云外了,好事,我就当被狗啃了,姐妹你先做着早饭,我趁时间还早敷个面膜。”刘爽乐呵呵的出去。

    白雅趁煮粥的空档,去洗漱了下,出来,粥煮好了,刘爽也敷好了脸。

    “你今天还上班吗?”刘爽问道。

    “昨天晚上赶车了,虽说不要我开,但是也一直没有睡好,我怕手术出现失误,所以,今天就不去了。”

    “不去也没事,我爸爸有先见之明,周一就调了两位妇产科医生过来,估计是顶替你和我的位置。我吃饱了,洗碗就麻烦亲爱的你了,么么哒。”刘爽出了门。

    白雅洗好了碗,把家里打扫好了,躺在床上休息。

    也不知道现在顾凌擎处理的怎么样了,应该会很顺利吧。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白雅狐疑的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出去,是顾凌擎的母亲,宋惜雨。

    她在苏筱灵家里见过,所以认识的。

    宋惜雨又敲了敲门,好像笃定她会在里面一样。

    白雅想着总归要见面的,打开了门,恭敬的喊道:“你好,伯母,请进。”

    宋惜雨打量着房间里面,微笑道:“房间虽然小,但是你打理的挺整齐。”

    白雅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宋惜雨面前的茶几上面。

    她坐在了宋惜雨的对面, “这个茶是我今年和同事们出去旅游的时候在山上采后,让茶叶店老板炒的,您尝尝。”

    宋惜雨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嗯,清香,后味挺重,甘甜爽口,是个好茶。”

    “我采了很多,觉得自己采的比较安心,有半斤包装好的。如果伯母不介意,可以常喝。”

    “姑娘眼光确实不错,茶叶采的都是茶心,这按照现在的市场价来说,不会少于一万,你采的时候多少啊?”宋惜雨看似随意的问道。

    “是旅游团安排的,好像是一百元一天,随便采。”白雅据实回答。

    “白姑娘你占了大便宜,茶庄的老板也要哭了。”宋惜雨笑着把茶杯放在茶几上。

    白雅看得出,宋惜雨的修养很好,优雅,高贵,说话也不会尖酸刻薄。

    脸上永远带着迷人的微笑,端庄,大方。

    但,说出来的话,比刀子还锋锐。

    她这句话的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把顾凌擎比喻成了茶叶,要哭的,是顾凌擎的父母以及整个家族。

    “茶庄的老板既然收了一百元应该有了这个准备,会品茶的人,才能品出茶的好,不会品茶的人,就算是十万的茶叶,也品不出好坏,对吧?”白雅不卑不吭的说道。

    “确实,茶叶很多人不会品,但是,人就不一样了。我家凌擎小时候就出类拔萃,本来是要送去剑桥的,他爸不同意,非要他上军校,以后接班。

    但是,凌擎独立,有自己的想法,他十四岁就高中毕业直接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大学,四年时间把研究生都读完了,眼看着可以直接平步青云。

    他又瞒着我们去做了特种兵,把他爸爸气的差点得了心脏病。

    他不是危险任务不接,好几次被抬着回来,叛逆,桀骜,不听话,狂妄,自负,我命由我不由天。

    不过让人欣慰的是,他凭着自己的努力,每次都立下战功,很快就升到了少校。

    只是,也就是在那年,终于出事了。

    他带着八名战友出去执行任务,出了间谍,全部死光光,他带着人质回来的时候,全身是伤,凭借着高超的意志回到了部队,直接晕倒,在病床上躺了一周才醒过来。

    我和他爸爸担心的啊。

    可他还是一意孤行,好几次差点又死了,我和他爸爸安排了很多人进去保护他,终于,他平安的活到了现在,还从少校成为最年轻的将军。

    从他过去走过的道路中,你看出来了什么?”宋惜雨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看出来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您想要表达什么?”白雅直接问道。

    “我们凌擎,好强,叛逆,他一路走过来不容易,之前靠的全部是自身而不是家里,他是一个很想要做好的人,又非常的骄傲,强势,霸道,可他,在我们的眼里终究还是一个孩子。

    孩子在外面吃苦,我们做父母的最心疼,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都给他,还担心是不是远远不够。

    白雅,阿姨知道你其实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从你的谈吐,说话,眼神,以及习惯就可以看得出来。

    阿姨很喜欢你的性子和气质。

    但是,平心而论,你帮不了凌擎。

    可能,你还是他人生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宋惜雨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

    支票上面写的是八百万。

    她把支票放在了白雅的面前。

    “这些是阿姨给你的补偿,希望能够减少一些你心里的伤害。”宋惜雨微笑着说道。

    白雅垂下眼眸,把支票推回到宋惜雨的面前,“在阿姨的眼里,顾凌擎值八百万,你猜,他在我的眼里是一文不值呢,还是无价之宝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