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00章 他和她,有一个孩子

    宋惜雨感觉到白雅的凌厉,微微一惊。

    她一开始觉得白雅应该是温柔的小姑娘,没想到这么疾言厉色,性格好像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

    “有件事情,凌擎肯定没有跟你说吧?”宋惜雨垂下眼眸,轻抿了一口茶水。

    “什么?”白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凌擎挺喜欢你的,他的喜欢可能比我想象中的还多。

    他在竭尽全力把你保护在暴风雨之外,让你有一个温暖的安全区。

    但是,你这里的安全,与世无争,跟凶险隔开,是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支撑的,这个,白姑娘知道吗?”宋惜雨微笑着,眼中带着心疼的雾气。

    “我不懂,你能说明白一点吗?”白雅拧起了眉头。

    “苏正,你见过,苏筱灵的父亲,他现在是纪委处一把手,他现在有一些关于凌擎父亲的把柄。

    我和凌擎的父亲答应凌擎,只要他找出杀死程州长的凶手,就同意让他和你结婚,但是如果他找不出,就必须和苏筱灵结婚。

    我们答应他的时候,是希望他找不出来的,所以,有把他的消息故意透露了出去。”

    白雅不淡定的站了起来,“因为你们故意放出消息,导致了唐小九的死亡。”

    宋惜雨没有正眼看白雅,“我们觉得,应该有人不希望凌擎找到唐小九,会阻止,杀人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想到。”

    “顾太太这么聪明,不可能没有想到吧?”白雅说话尖酸刻薄了起来。

    她是没有想到,做父母的,会这么害自己的儿子。

    “我承认我们自私,但这也是为了凌擎。虽然证明了杀死程州长的凶手不是天航也不是凌擎,但是,天航和程州长之间的交易是存在的。这件事情过,还是不过,苏正一句话。

    有件事情你可能也不知道,还记得有天你被你的丈夫苏桀然带走吗?”宋惜雨提醒的说道。

    白雅抿着嘴巴不说话。

    “凌擎为了救你,直接找人拘了苏桀然,你还不了解苏桀然的身份,他的母亲熊黛妮是内阁的人,也是总统夫人承认的总统的女人,这是圈内公开的秘密。

    苏桀然其实,是总统的人。

    凌擎之前拉苏桀然下台,后来又拘留苏桀然,这些行为等于直接得罪了总统。

    外面早就有传言,说凌擎将来会做总统。

    要知道,总统的儿子沈亦衍现在也二十四了,总统还想他儿子世袭呢。

    本来矛盾就是几分权利制约,所以达到了现在的平衡。

    问题是,一旦苏正不放过天航,等于打破了这份平衡,总统不会放过天航,天航和我百分之百的倒台。

    我和天航倒台了,凌擎不会远。

    所以,凌擎其实是必须娶筱灵的。

    如果你爱他,就拯救他,我这八百万,真不是买断你的爱情,而是因为你牺牲的补偿。”宋惜雨动之以情的说道。

    白雅定定的看着宋惜雨。

    宋惜雨真是当之无愧的女强人。

    这么多年浸染商政两届,屹立不倒,她的情商,智商,都不是常人能够追的上的。

    她说服了她。

    “放心吧,不管他在我心中一分不值,还是无价之宝,你要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白雅清冷的说道。

    宋惜雨感动的站起来,“我在这里,先替凌擎,替顾家,替我自己感谢你的无私,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说吧。”白雅脚发软,坐在了沙发上。

    “其实凌擎有过一个女朋友,是他在做特种兵的时候认识的,一个非常出色,才华横溢,自信漂亮的女孩。

    女孩最后的时候牺牲了自己保全了凌擎,凌擎从医院里醒过来后,又接着去做任务,每一个任务都是九死一生,我们怎么劝都不听。

    我们知道,他一心想跟着那个女孩去了。整整两年,他才调整过来。

    对他来那段日子是黑色的,没有色彩的,对我们来说也是黑色的。

    如果这次他知道你是为了他牺牲,肯定不会同意,他是宁愿毁了自己也不愿意别人牺牲的那种人。

    我们做父母的很心疼,白姑娘,爱情是短暂的,生命是永恒的,凌擎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国家。

    他是会做大事的人,你能帮我们吗?”宋惜雨颔首请求着。

    眼泪,从白雅的眼中流了出来,经过嘴唇,咸咸的。

    她能说不吗?

    不,不能。

    她很羡慕,顾凌擎有一个这样的妈妈,为了自己的孩子,那么尊贵的身份可以对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低声下气,卑躬屈漆。

    她也有一个妈妈,曾经为了她能够读书,冬天里都跪在冰天雪地里。

    她也有一个孩子,孩子被抢走后,她几乎是疯狂的,甚至给自己注射过量的胰岛素。

    她想着,如果孩子死了,至少她陪着,没那么孤独。

    可要又想,孩子要是没死呢,不就没有妈妈了?

    没有妈妈的小孩会很可怜,她又拨打了急救电话。

    苏桀然给她找了心理医生,不断的给她灌输一个理念:一个强j犯的孩子本身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

    “白姑娘,可以吗?”宋惜雨看白雅状态不太对。

    白雅缓过神来,已经泪流满面。

    那段关于孩子的记忆,太过悲惨,她一直封存在了记忆里,碰都不愿意碰一下。

    “顾太太放心,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白雅嘴唇颤抖着,低下了头,紧握着拳头,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努力压抑着快要崩溃的情绪。

    眼泪一滴一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在地上。

    宋惜雨眼眸柔了下来,流淌过抱歉。

    她来之前,就白雅是苏桀然前妻的身份,对白雅是厌恶的。

    一个女人,招惹了苏桀然,还能把自己的儿子迷得神魂颠倒,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拥有什么样的情商和智商。

    她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过来。

    如果这个白雅心机叵测,势利刁钻,那她有的是手段,让这个白雅知难而退,知道什么该惹,什么不该惹。

    但是,她没有想到,白雅非常的清高,不卑不吭,就连谄媚,做作都没有,识大体,沉着,又冷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