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01章 暗香苦中来

    她就像一朵散发着清香的菊花,清冷,孤傲,接触后却让人心旷神怡,相处着很舒服。

    “对不起,如果我们只是普通人家,有你这样的儿媳妇,应该会过的很幸福,但现在的我们输不起。”宋惜雨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白雅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时,眼泪已经决堤。

    其实,这个结果,她早就想到过。

    灰姑娘能和王子在一起,功劳在于那三套昂贵华丽的服饰还有那双世界仅有的水晶鞋。

    如果灰姑娘只是普通农妇,没有家中显赫的背景,也是不能和王子在一起的。

    可是,她的心,依旧觉得很痛,好像一把锥子进了心里面,打开了一个洞。

    喝过热水的暖,方知冷水的寒。

    她是有希望过,所以,现在才这么的绝望。

    白雅哭了很久,很久。

    哭的累了,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白雅睁开眼睛,看到是刘爽的来电显示,她接听,“怎么了?爽妞。”

    “你上网看了没?那个杀死程州长的人已经抓到了,还有射杀的经过,警方也在检查局附近找到了凶手租的房子。电视上面说是程州长收了凶手的钱,但没有办事,凶手恼羞成怒,杀了人。

    我看呢,那个凶手就是傻逼,程州长都被检察院扣留了,他不用动手,程州长也是要被制裁的,动手干嘛。你说蠢不蠢?”刘爽发表道。

    白雅沉默着。

    官方没有报道那个金条和屠村的事情。

    世界上,多少真相被淹没在残酷的现实里。

    她有心帮唐小九找出其他的凶手,却无力。

    “怎么了?小白,你在听吗?”刘爽担心的问道。

    “嗯,在,刚睡醒,头还有些晕,我现在出去吃饭,晚上回来再聊。”白雅说道。

    “好。都已经下午3点了,你饭还没吃,快点去吃饭吧,就这样,挂了。”刘爽挂了电话。

    白雅去洗手间洗脸,眼睛有些肿,想了一会。

    她不能坐以待毙的,吐了一口郁结之气,拨打电话给邢霸川。

    邢霸川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接听,狐疑的问道:“哪位?”

    “爸,我是白雅。我想回家了。”白雅直接道。

    “你说什么?”邢霸川声音非常的尖锐,绝情的说道:“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你确定不认吗?”白雅微微一笑,“你在我妈妈生下我后,就偷偷的给她下药,精神疾病类的,你把我妈妈被离婚了,妈妈形单只影,又有精神病,孤立无援,没有办法,可是,您别忘记了,我在医学上,是你的亲生女儿。”

    邢霸川拧紧了眉头,恐慌的喝道:“你到底想干嘛?”

    “我觉得,爸爸,你在政台上应该树立了不少的敌人,亲生女儿的证词,不管是真是假,你猜,公众会不会相信,您这位置,还能不能保的了?”白雅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是你爸爸,你这个白眼狼,你居然想害我。”邢霸川非常不淡定道。

    “是啊,你是我爸爸,我并不想害你,只是想要回家,如果我无家可归,我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毕竟,我有一个精神病的妈妈,到时候,胡言乱语的说了些什么,导致您过的不愉快,请您谅解,因为我也是无家可归,无可奈何。”白雅红着眼睛说道。

    “你一直没有联系我,怎么这次突然要回来?”邢霸川狐疑的问道,压低了声音,已经气的牙痒痒的。

    白雅微微扬起了嘴角。

    以前,她只有一个人,她用自己的能力就能养活妈妈。

    她不愿意去找一个恨不得她们母女俩死的男人。

    现在,她成不了被顾凌擎保护的女人。

    那么,她要用自己的能力,去保护他。

    爱,其实,并不是要在一起,而是,看着他更好。

    “爸爸,我过的很辛苦,想您了。”白雅淡淡的说道。

    “你不是在医院过的很好吗?苏桀然虽然跟你离婚了,但是你也自由了啊,再说,他本来喜欢的就是瑾年。”

    “呵,爸爸可以不同意,那我,只能投靠老爸的政敌了,相信,他们会给我一个比较好的汇报。”白雅沉着的说道。

    “你敢。”邢霸川恐吓道。

    “爸爸,其实,我是你的女儿,骨子里流的是你的血液。

    你只有邢瑾年和我两个女儿,邢瑾年是您的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全是大小姐脾气,受不了苦,情商太差,智商不足,她成不了大事。

    难道,你不想有人帮你吗?”白雅试图说服邢霸川。

    “你会帮我?”邢霸川不相信,他知道他对这对母女有多差。

    “血浓于水,事实上,能帮我的也就只有爸爸,只有爸爸好,我才能更好,这个道理我懂。”白雅冷清的说道。

    “我要考虑下,你知道你小妈的背景的,我不能一个人说的算,另外,苏桀然有可能成为你的妹夫,你要是来了,瑾年非恨死我。”邢霸川防备性强。

    “您就那么确定苏桀然会成为邢瑾年丈夫吗?呵。晚点,我发个录像给爸爸看看,或许,爸爸就明白了。”白雅挂上了电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跟他们那些人说话,可是斗智斗勇的。

    她现在开始必须步步为营了。

    下定了决心,她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

    “你怎么回答电话给我?”苏桀然好奇。

    “二小时后,金都花园见,我定了包厢喊你,有空吗?我有事情跟你说。”白雅谨慎的说道。

    “金都花园,行,二小时后见。”苏桀然狐疑的挂上了电话。

    白雅定好了包厢,在包厢里安装了针孔摄像机。

    弄好后,她去附近的商场里买了一条v字领的真丝绣花裙。

    她跟过苏桀然四年,虽然没有和他发生过关系,但是,她非常了解苏桀然喜欢的女人类型。

    那些跟过他的女人,差不多是一种:性感,妖娆,身材好,容易得手,容易甩掉。

    她换上裙子,深深的事业线若隐若现。

    裙子下摆立体的剪裁,一边高,一边低,并不遮挡她修长的美腿。

    她在商场楼下的美妆店里买了一套化妆品,让店员化了特别妖娆的妆容。

    战斗,就从现在拉开序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