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04章 你和顾凌擎睡了?

    半夜

    顾凌擎的手机响起来。

    他警觉地醒过来,看了一眼熟睡的白雅,接听电话,出了门后,问道:“什么事?”

    “凌擎,出事了,你现在在白雅家里吧?”宋惜雨着急的问道。

    “是。怎么了?”顾凌擎不解。

    “现在赶紧回军区,纪委有人去白雅家找你,一旦让他们发现你和白雅睡在一起,你就解释不清楚了。”

    “我和白雅睡在一起怎么了?她是我女朋友。”顾凌擎狐疑。

    “白雅现在和苏桀然压根没有离婚,是他们设了圈套害你,你先离开再说。”宋惜雨说完。

    顾凌擎不相信白雅会害他,但是他相信,白雅可能被骗了。“我做的直,行得正,不用逃避。”

    “凌擎,拜托了,现在非常时期,你要是进去了,你爸爸,我,我们一家全部完蛋,没有人帮的了我们。”

    “我知道了。”顾凌擎挂了电话,回去房间。

    白雅在顾凌擎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已经醒了。

    她看顾了脸色不太好,担心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现在纪检来这里找我,我妈说你和苏桀然现在还没有离婚?让我回避。”

    “怎么可能,我和苏桀然离婚了。”白雅很确定。

    她从柜子最底下翻出了结婚证和离婚证,递给顾凌擎。

    顾凌擎的脸色沉了下去,“印章是假的。”

    “什么?”白雅被震惊道了。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白雅来不及深思。

    既然结婚证和离婚证都是假的,顾凌擎不能留在这里,被抓到,他的前途就毁了。

    “你快离开。”白雅着急的打开窗户。

    她看楼下没有人。

    事态紧急,顾凌擎是个能在急迫中冷静下来的人,“我晚点跟你联系。”

    “好。”

    顾凌擎扯了枕套,从窗口跳出去,借助着水管滑下去。

    白雅把床单,被套都丢下去,想了一下,把自己的睡裙也丢了下去。

    她相信顾凌擎会处理。

    她换上了新的床单,枕套,以及睡衣。

    砰的一声。

    外面的门被撞开了。

    白雅打开了门,厉色道:“你们是什么人?”

    西装笔挺的男人严肃道:“给我搜。”

    “请问你们的搜查证呢,如果没有,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白雅防备道。

    为首的男人出示文件,“你是白雅吧,请你协助我们进行调查。”

    白雅看那些人连垃圾桶都翻。

    她庆幸这次没有和顾凌擎用套,最后的时候,他们去了浴室。

    那些人没有在房间里找到人,对着为首的男人摇了摇头。

    “把她房间的被子,窗套,被套走带走。”为首的男人命令道。

    “我需要换件衣服。”白雅拧眉道。

    为首的男人点了点头,“给你两分钟时间。”

    白雅拿了衣服进洗手间。

    她怕体内留下什么证据,打开水池下面的柜子。

    上次刘爽被沈亦衍拱了后,她怕得病,买了好几瓶专门清晰的。

    白雅迅速的拆了一瓶。

    敲门声响起,“好了没有,已经三分钟了。”

    “等下。”白雅用了大半瓶,估计差不多了,换好了衣服,把里面的裤子洗了,再丢进盆子里。

    她开门,出去。

    为首的男人对着手下示意。

    他的手下把她换下来的衣服都收进了塑料袋里。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白雅防备。

    “检查,收取证据是我们的事,你只需要配合就行。”为首的人严厉的说道。

    白雅被他们带上了车。

    她看向窗外。

    外面一片漆黑。

    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那天,她和苏桀然谈离婚,苏桀然一开始不肯,突然肯的。

    那个突然肯会是陷阱吗?

    还有,她明明看出来当时那个工作人员对苏桀然很嫌弃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结婚证呢?

    难不成他们都被设计了?

    苏桀然这一段时间的表现,不像是知道他们加结婚的。

    可是,他们离婚决定的那么突然,又会是谁设计呢?

    好像有一团疑云笼罩在他们的周围,疑云里暗藏着一把尖锐的刀。

    是谁躲在疑云里,又是谁杀了唐小九。

    她现在一头雾水。

    白雅被直接安排进了医院,有妇科医生对她进行了检查。

    幸亏她之前多了一个心眼,对自己进行了清洗。

    否则,顾凌擎就是证据确凿了。

    她被检查完后,送进了小黑屋。

    她的对面有一男一女,她都不认识,他们严肃的看着她。

    屋里墙上四个角上有四个摄像头都对准了她。

    她相信,镜头那边还有很多人在看。

    “你和特种军区的顾凌擎是什么关系?”男人厉声问道。

    “没什么关系。”白雅冷静的说道。

    “没什么关系有人看到你们在饭店一起吃饭?”男人试探性的说道。

    “之前他们有过一个行动,是拯救人质,人质怀孕,我去帮忙,在任务中,顾首长保护了我,之后我请他吃饭表示感谢,我和很多人吃过饭,难道你没有和很多人吃过饭?”白雅反问。

    “有人还看到你和他住在一个房间里,这怎么说?”男人锋锐道。

    白雅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在诈她。“有人?谁啊?”

    “别再狡辩,我们已经拿到证据,给你坦白从宽的机会。”男人拍桌恐吓道。

    白雅扬起笑容,“我觉得,你们应该把那个有人抓起来,他是在诬陷,毁人清白,我要控告她。”

    “是吗?请问前天晚上你在哪里?”

    白雅眼眸冷起来,锁着质问他的男人,“那个有人到底是谁?”

    “你没有权利知道,你只有义务回答我们的问题。”

    “前天晚上我在唐前村,陪同顾首长去查一起案件,我们找到了凶手唐小九,但是唐小九被人用狙击枪杀死,我怀疑,你们嘴中的有人,很可能就是狙击手。”白雅凝色说道。

    “别转移话题,你说的我们会向上级反映,现在是交代你的问题。”

    “我没问题。”白雅直接反驳道。

    “你们在唐前村的时候,有没有和顾凌擎住在一起,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老实交代,我们是有证据的。”

    白雅想了起来,他们那个晚上用套了。

    套就扔在垃圾桶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