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07章 她死,他也死。

    白雅清醒的时候,问宋惜雨看了一个时钟。

    时钟放在桌子上。

    她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小黑屋里被关了七天。

    七天里,她没有说过一句话。

    第八天的早上,她被蒙上了眼罩,带上了一辆无牌照的面包车。

    面包车兜兜转转,她还换了好几辆车子。

    经过了三个小时,她被从面包车上丢了下来。

    白雅扯掉了眼罩。

    十点的眼光非常的刺眼。

    她压根睁不开,又闭上了眼睛,缓了缓,慢慢的睁开。

    入眼的是,一处喷泉。

    喷泉里,一个女子抱着孩子的雕塑。

    很是讽刺。

    绿树很绿,青草很青,花朵很红。

    她还活着。

    白雅看自己在某公园附近,走到路边,上了的士车。

    “师傅,我没有钱,能帮我打个电话吗?我让人接我。”白雅轻轻柔柔的说道。

    师傅看白雅脸色苍白的吓人,身上穿着条浅蓝色的裙子。

    裙子已经发皱,还带着血迹。

    手上包扎着绑带。

    “你这是被人抢劫了还是囚禁了,需要报警吗?”司机师傅热心的说道。

    白雅摇了摇头,眼圈发红,“我这报警没有用。”

    “你要拨的电话号码多少?你自己拨吧。”司机师傅把手机递给白雅。

    “谢谢您。”白雅说道,输入了 刘爽的手机号码,打电话过去。

    刘爽那边接听了。

    “爽妞,我是白雅,我一会回去,身上没有钱,麻烦帮我付一下。”白雅柔声说道。

    “小白。”刘爽很激动,“你去哪里了?我都报警了,到处找不到你,你要吓死我吗?”

    “我没事,你去警察那里注销吧,我一会就回来了,我先挂了,借的是司机师傅的手机。”白雅说着,挂了,没有给刘爽太多问话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她到了单元楼门口。

    刘爽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白雅从车上下来,刘爽付了司机师傅钱,看到白雅手上的伤,撑大了眼眸,揪心的问道:“你的手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你被囚禁了对吧,苏桀然做的?”

    刘爽很激动,“我去杀了她。”

    “爽妞,不是他,我现在想洗澡,我已经七天没洗了,你闻闻,都臭了。”白雅扬起笑容。

    那笑容,却像梨花一样的惨败。

    “到底是谁做的?”刘爽握住白雅的肩膀,眼泪控制不住的留下来,提高分贝,“那些人到底是谁!白雅,你不能在沉默了,我会帮你,不能便宜了她们。”

    白雅很平静,表情都是淡淡的,“这件事情过去了,就不要问了,如果你把我当成朋友。”

    白雅朝着电梯走去。

    刘爽不淡定的跟在白雅的身后,“难不成是苏筱灵做的?这几天发生了很多的事情,顾凌擎居然跟那个苏筱灵订婚了?这件事情跟你的绑架有没有关系?”

    “订婚?不是结婚吗?”白雅睨向刘爽。

    刘爽愤恨的踢了一脚垃圾桶,“这个顾凌擎什么东西,你被绑架了,他还跟别的女人订婚,压根就是薄情寡义。”

    白雅垂下眼眸,等着电梯。

    “等等,难道是有人用你威胁顾凌擎,所以他才订婚的?肯定是苏筱灵做的,这个人,留得住男人的身体也留不住男人的心。”

    “这件事情不要再说了。”白雅语气加重了一点。

    “你现在回来了,去告她,把她绑架你的事情说出来,有顾凌擎给你撑腰呢,怕什么?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说别说了!”白雅厉声道。

    刘爽被白雅的语气震慑到。

    她一时间没有缓过神来,茫然的看着白雅。

    白雅知道不应该凶刘爽的。

    刘爽都是为了她好。

    “我知道应该怎么做?放心。”白雅轻柔的说道。

    刘爽哭了,抱着白雅,心疼道:“你怎么那么惨的,一个苏桀然伤你伤的还不够,再加一个顾凌擎。”

    “是我,苛求了不应该是我的东西。”白雅拍了拍刘爽的后背,定定的看着空气,像是历经生死后的释然,“以后,不会比现在更惨,日子,只会越来越好过。”

    “嗯,一定会好的。”

    白雅回房间,拿了衣服去洗手间。

    “要不要我帮你洗?”刘爽担心的。

    白雅摇了摇头,“伤口早就结疤了,该愈合的也在愈合,我也是医生,知道应该怎么做,没关系的,放心。”

    她走进洗手间,清洗了,穿衣服的时候,听到外面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

    刘爽去开了门。

    顾凌擎冲进来,声音哽咽而激动道:“白雅呢。”

    “你害白雅害的还不够吗?”刘爽很不淡定的推顾凌擎。

    她压根推不动顾凌擎。

    白雅从浴室出来。

    顾凌擎看着她,深邃的眼中流淌着水雾般的波动。

    他没有掩饰心中的汹涌澎湃,紧紧的抱住了她,“你没事就好,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

    白雅垂着手,没有去回抱他,水泽迷蒙,朦胧的看着前方。

    心里,痛的,已经麻木。

    顾凌擎消瘦了很多。

    他看到她的录像,快要疯了。

    七天里,没有一天睡过觉,眼睛都没有合上过。

    他到处找,疯了的找,差点把苏筱灵毙了,砸了顾天航的办公室,毁了顾家别墅里面所有的家具。

    他看着她的断指,也砍断了自己一根小指。

    顾天航逼他和苏筱灵结婚,宋惜雨逼他和苏筱灵结婚,苏正逼他和苏筱灵结婚,几乎身边的所有人都逼他和苏筱灵结婚。

    他和他们斗智斗勇,天天都在神经崩溃的边缘。

    他害怕再看到她一根手指。

    他对所有人说了。

    她被砍一根,他就会砍自己一根。

    让他更绝望的是,他调查出了,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绑架了白雅。

    他在愤怒,悲痛之际,也换来了转机。

    他和苏筱灵订婚,他父母必须放了白雅,否则,他和白雅死在一起。

    最终,他谈判成功了。

    昨天订婚,白雅今天被放出来。

    “顾凌擎,以后别来找我了。”白雅轻轻的说道。

    顾凌擎紧握着拳头,脖子上的血管都爆了起来。

    他明白,他再跟白雅纠缠,会害死白雅。

    他必须强大到无敌,才能保护她。

    “嗯。”顾凌擎这声嗯,是从喉咙间哽咽的发出来。

    他其实,不愿意答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