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0章 顾凌擎,各自加油。

    白雅拖着行李去邢霸川家里。

    大门紧闭着。

    她敲门。

    家里的佣人跑过来开门,看到白雅,顿了顿,脸上为难,扭头,对着里面恭敬的说道:“夫人,小姐,白小姐过来了。”

    “把门关了,让她从后门进。”邢瑾年冷声说道。

    “哦。”佣人对白雅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小姐让您从后门进。”

    佣人关上了门。

    白雅扯了扯嘴角,对这种结果,她早就预料了。

    不过,进邢家,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

    忍常人无法忍,成他们无法成。

    白雅拖着行李箱走去后院门口。

    行李箱在地上摩擦,发出很响的声音。

    声音很吵杂,把她的脚步声都淹没了。

    她的心境却很平静。

    白雅来到后院门口,敲门。

    管家打开了门。

    她拎着行李箱进来,经过后花园,走到别墅后门。

    邢瑾年双手环胸,站在那里,勾起嘴角,“不好意思,我们别墅不欢迎你,如果你非要死皮赖脸的过来,你身后的杂物房,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

    “这个安排爸爸知道吗?”白雅冷声问道。

    “你别拿爸爸来压我,爸爸今天的成就,有我外婆家的功劳,很不好意思,我的外婆,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邢瑾年得意的说道。

    白雅转过身,拿出手机,把杂货房拍了下来,发给了邢霸川。

    邢霸川立马回电话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年说我以后住在这个杂货房里,我想知道是不是爸爸的意思?”白雅直接问道。

    “小雅,你应该知道的,他们不欢迎你,你又何必非要住进来。”邢霸川烦躁的说道。

    “我想帮助爸爸,如果我住在别处,怕爸爸把我遗忘了。

    我觉得,我们中午的谈话很愉快,还是你觉得我一个州长亲生女儿住在杂货房合适

    我是觉得没什么,我桥洞都住过,就是不知道爸爸的朋友们来拜访,看到后怎么想?”白雅不慌不乱的说道。

    邢霸川怕了白雅。

    “我现在打电话给他们。”他挂了电话。

    白雅扯了扯嘴角。

    邢瑾年怒了,厌恶的说道:“白雅,你还要不要脸?这个家里没有你的地位。”邢瑾年厌恶的说道。

    “地位呢,是自己争取来的,而不是别人给的,邢瑾年,我回来,你怕了吗?”白雅反问。

    “我怕什么,我有爸爸妈妈疼着,对了,我男朋友,你的前夫,也非常的疼我,我现在在他那里上班,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幸福呢。”邢瑾年显摆道。

    “你就不怕苏桀然审美疲劳,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对女人可没什么常性。”白雅提醒道。

    “那是对一般女人来说,桀然一直在等我回来,他爱的只有我,他跟我说过,从来没有碰过你。”邢瑾年趾高气扬道。

    “希望你能保持着这份自信,直到天长地久。”白雅耷拉着眼眸说道。

    她看向邢瑾年的身后。

    常如烟走过来,厌恶的说道:“你进来吧,霸川来电话了,让我给你安排一个房间。”

    “妈,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她的房间就是那个杂货房。”邢瑾年跺脚道。

    “好了,你爸爸都说了,别吵了。”常如烟无奈道,转过身。

    白雅拖着行李经过邢瑾年。

    “我想丑话说在前头,楼上是我,小年,还有霸川的房间,你不准上二楼来。”常如烟说道,推开了一口最边上的房间,“你就住这间吧。”

    “妈,这间房间不是闹鬼吗?”邢瑾年故意说道,跟常如烟眨了眨眼睛。

    白雅扯起嘴角。

    如果这个别墅里有一个房间闹鬼,邢霸川就不会住在这个别墅。

    邢瑾年打什么鬼主意,她一清二楚。

    “既然有人非要挤进来,那我也没有办法。”常如烟嫌弃的说道。

    白雅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她目测了门锁的尺寸。

    既然她以后要住在这个房间里,就不希望其他人可以自由进出她的房间。

    她必须要换把锁。

    还有床单,被子,枕头什么的,都要重新买新的。

    白雅出去购物。

    邢瑾年阴鸷的盯着白雅的背影,“妈,爸爸为什么要让白雅住进来啊?她又不是我们一家人。”

    “你以为你爸爸想她进来吗?她有你爸爸的把柄,非要进来,你爸爸也没有办法,以后我们不要给她好脸色看就是了。”常如烟拍了拍邢瑾年的手,宽慰道。

    “那怎么行,我非要整死她,妈, 我今天晚上想让桀然来我们家吃饭,然后,留他住下来。”说道后半句话的时候,邢瑾年娇滴滴的摇晃着常如烟的手。

    “你呀,怎么能随便留男人在家里过夜,既然你跟桀然已经发生了关系了,什么时候就把你们的婚事定下来吧。你没怀孕吧?”常如烟瞟了一眼邢瑾年的肚子。

    “没怀孕。那。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你们对桀然说说呗。刚好,让那个白雅听听,刺激刺激白雅。”邢瑾年不怀好意的说道。

    白雅买了很多的东西,那边店里派车送过来。

    她回到邢霸川家里的时候,苏桀然也过来了。

    四目相望

    苏桀然饶有兴趣的看着白雅。

    白雅眼里没有一点波澜的移开,好像压根不认识苏桀然一般。

    工人把白雅买的东西都搬进了白雅的房间。

    还有工人帮白雅换好了新的锁。

    “不知道她来我家干嘛的,还真的把这里当做她自己家了,好不要脸。”邢瑾年用谁都可以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白雅理送走了工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阴阳怪气的,我真怕她半夜出来,趁我们都睡着的,一人给我们一刀,妈,我好害怕,家里的钥匙都管理好了吧,记得晚上睡觉一定要锁门。”邢瑾年防备的说道。

    “都管理好了,我打个电话给你爸爸,看看他什么时候回来吃饭。”常如烟去打电话。

    白雅斜睨向邢瑾年,勾起嘴角,笑容嫣然,意味深长,好像楚楚欲动,这副在黑暗处的猎人。

    邢瑾年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必须想办法赶走白雅。

    白雅走进了房间,打开了电脑,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终于,她看到了那个人,现在的地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