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1章 你可以不要这么恶心吗?

    在买用品回来的路上,白雅就想,如果她是唐前村的村长,她会找谁汇报找到金矿的事情。

    一个村长,要见市长,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他顶多去乡镇上反应。

    再由镇长反应上去。

    另外,程斌当时的秘书也应该知道这件事。

    很巧的是,她通过很多资料的对比,查询。

    发现

    当时的镇长现在调到了金阳市做市长。

    而当时的程斌秘书,现在也在金阳州做州长。

    这两个人,很早就是认识的。

    程斌的秘书在没有做秘书的时候,和那个镇长,曾经是另外一个镇的镇长和镇委书记。

    她猜想,会不会当初唐前村的村长汇报给了镇长,镇长告诉了秘书,秘书告诉了程斌。

    这三个人都知情,那么这三个人就是同伙。

    她现在查的就是那个金阳市市长吕梁城的资料。

    想要升职快,必须立功勋。

    而这些人,屠村,夺财,伤天害理,凭什么现在还风光无限。

    她要踏着这些人的罪孽。

    敲门声响起。

    白雅关了页面,开门。

    邢瑾年站在门口,阴鸷的扬起笑容,趾高气扬的说道:“出来吃晚饭了,别说我们刻薄你。”

    “不好意思,我在外面吃过了,如果没有其他事,不用过来打扰,我晚上要看书。”白雅冷声道。

    邢瑾年跺脚,“白雅,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我的脸是爹妈生的,不是你想给就能给的。”白雅关上了门,锁了。

    邢瑾年气的踢门,一点往日的淑女气质都没有。

    她还想当着白雅的面秀恩爱呢。

    她没有想到白雅一点面子都不给。

    “爸爸,你看,白雅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的让她出来吃饭,她还不乐意,她有把您放在眼里吗?”邢瑾年告状道。

    “别理她,以后我们吃饭都不用喊她。”邢霸川生气道。

    苏桀然笑了,看了一眼白雅的门, “我对白雅还听了解的,她性子非得的变扭,但是心眼是不坏的,有时候太过倔强,做事很偏激,但是,做完后,她也会后悔,还是小孩子脾气,伯父别生气。”

    邢瑾年脸上挂不住,“桀然,你是替白雅说话吗?”

    “我只是实事求是,毕竟你和她抬头不见低头见,生气就会不漂亮了,我希望你永远漂亮。”苏桀然邪魅的哄道。

    邢霸川喝了一口水,“桀然说的也是,毕竟已经是这样了,那个,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伯父,我才刚离婚一个月都不到,如果这么快结婚,怕有人说小年的闲话。”苏桀然笑着说道。

    邢瑾年脸上更不好看了,轻声嘟嚷道:“你不是从来都没有碰过白雅吗?”

    “外面的人并不知道啊,人言可畏,小年,我不希望你受伤,而且,我现在刚从副局长的位置上下来,很多人都在盯着,过段日子好不好,我现在空,陪你去国外旅游?”苏桀然把邢瑾年搂在怀里。

    邢瑾年听说去国外旅游,心里舒服了一些,看向邢霸川,“爸爸,桀然开公司也不容易,他要的那块地皮能不能直接给桀然啊?”

    邢霸川点着头,“按照正常的招标进行,否则别人会以为我故意徇私。”

    “这样看来,我成了邢州长的女婿反而没有什么好处的了。”苏桀然开玩笑的说道。

    “爸,你女儿是要嫁给他的,你就忍心看着我跟他过苦日子啊。”邢瑾年撒娇道。

    “程序是少不了的,但是,再复杂的程序都是人想出来的,总归有办法的。”邢霸川哄着邢瑾年,看向苏桀然,“我到时候不参与招标,但是我会把对方的底价告诉你,价低者得。”

    “那不是还是要花很多钱啊?”邢瑾年嘟起了嘴巴,不乐意的说道。

    “国家有很多扶持的项目,到时 可以补贴,补贴多少,怎么补贴,我这里签个字就是。”邢霸川解释道。

    邢瑾年扬起了笑容,搂住邢霸川的脖子,“还是爸爸对我最好。”

    “是,我对你不好。”苏桀然顺着邢瑾年的语气说道。

    “你要是对我再不好点,我就不要你了。”邢瑾年搂住苏桀然的手臂,看向常如烟。

    常如烟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年太粘人了,要不,你今天住下来吧,反正你们已经定了,早点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也是好的。”

    苏桀然捏着邢瑾年的鼻子,“小妖精,等地皮的事情定下来,我们去周游欧洲。”

    邢瑾年扬起了笑容,得意的看了眼白雅的房门。

    她是权贵之后,白雅什么都没有,拿什么跟她斗。

    接下来的两个月

    白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埋头苦读,足不出户。

    她不了解刘爽的情况,也不去打听顾凌擎的事情。

    医院的工作辞掉了。

    没有挽留,也没有人阻止。

    偶尔一个月看了白冰一次。

    苏桀然得到地皮后,和邢瑾年出去玩了一个月。

    白雅两耳不闻窗外事。

    在高强度的读书下,她的笔试得了第一,面试也顺利通过。

    今天,是她去A市纪检上班的第一天。

    她化了淡妆。

    因为还没有工作服,她特意穿了一身干练的套装。

    套装穿在她的身上,不用修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身材。

    白雅拎着包从房间出来,腰被人突然握住了。

    她回头看向苏桀然。

    苏桀然把她推进了隔壁的洗手间里。

    他的眸中盈盈闪闪,打量着白雅,毫不掩饰惊艳,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嘴唇上,邪佞了几分,“白雅,你这样好迷人。”

    白雅不变的清冷,“放开。”

    “我想你。”苏桀然声音沙哑的说道,握着她的手,按住了自己高耸的某处,朝着她的嘴唇吻下来。

    白雅冷静的拿手机拍了一张照。

    苏桀然警觉的看向她。

    白雅扬起一笑,“信不信,我把照片发给邢瑾年?”

    苏桀然靠在门上,双手环胸,懒散的看着她,“发吧,随便。”

    白雅拿苏桀然这样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就不担心邢瑾年知道你的龌龊不要你?”

    “事实上,我和邢瑾年在一起已经超过三个月了,我对她早就厌烦,想找个理由甩了她,不如你帮我想?”苏桀然撩过白雅额前的头发。

    白雅推开苏桀然,开门出去。

    苏桀然在她的后面跟着出去。

    邢瑾年在楼梯上看到了他们一起走,握紧了拳头。

    自从苏桀然和白雅离婚后,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就连一起出去旅游,他都兴致缺缺的。

    她求着做了几次,苏桀然每次都出不来,都是用嘴巴和手解决的。

    这一个多月来,苏桀然虽然和她睡在一个房间,不管她如何引他,他大都不会大。

    她心里嫉妒着,血液翻滚着。

    她不能坐以待毙。

    白雅不是喜欢顾凌擎吗?

    上次她没有让白雅睡了顾凌擎,这次一定要设计好,不要再出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