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3章 现在开始,我守护你

    局长很给力,给她定了下午17点20飞往金阳市的机票。

    白雅回去邢家整理自己并不多的行李。

    邢瑾年今天没有去上班,看到白雅拖着行李走,上前拦住白雅,“你去哪?”

    “我去哪里用不着跟你汇报,让开。”白雅冷冰冰的说道。

    “今天桀然去美国出差,你不会也跟着去美国吧?”邢瑾年怀疑,惶惶不安。

    白雅笑了,“邢瑾年,你已经失去自我了吗?你的自信呢?你的魅力呢?你怕你一个千金小姐输给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吗?”

    “我失去信心怎么可能?桀然新建立了一个公司,送给了我,我是企业法人,公司的老总,那个公司现在估值十几个亿,我会怕输给你?”邢瑾年讽刺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自不量力。”

    “那你就好好过好你的日子,放心,只要你不来针对我,你的安稳日子,我没有兴趣破坏。”白雅经过邢瑾年,上了的士。

    邢瑾年还是不放心。

    她开车,跟上了白雅。

    苏桀然对她是很好,把公司给她,对她也是宠爱有加。

    但是,苏桀然不和她发生关系。

    她总是怀疑苏桀然在外面吃饱了野食。

    可是,她找人调查,苏桀然在外面并没有女人。

    如果要说喂饱苏桀然的人,她觉得,唯一可能的就是白雅了。

    邢瑾年跟着白雅来到了机场。

    她打电话给苏桀然。

    “桀然,你到机场了吗?”

    “路上,十分钟后到,怎么了?想我了?”苏桀然勾起邪魅的笑容。

    “我想跟你一起去。”邢瑾年娇滴滴的说道。

    苏桀然眼中闪过一道烦躁。

    之前,他和白雅在一起的时候,他做什么白雅都不会过问的。

    他不喜欢一直被女人盯着或者缠着。

    再给他一点时间,他的计划就会达成了。

    “好啊,我让人去接你。”苏桀然意兴阑珊的看向窗外。

    “嗯,么么哒。”邢瑾年挂上了电话。

    她买了一顶帽子,戴上了眼镜,紧盯着白雅。

    白雅在书店里看书。

    她翻阅的是微表情心理学,觉得这本书不错。

    她付了钱,拿着书,进了咖啡厅,点了一杯蓝山,静静的看着。

    邢瑾年看白雅没有接电话,也就是说苏桀然没有打电话给她。

    照理说,她都说要跟来美国了,如果苏桀然和白雅约好了,肯定会通知白雅不要去了的。

    看来,她是多想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桀然诧异的看着鬼鬼祟祟的邢瑾年。

    邢瑾年听到苏桀然的声音,扬起甜美的笑容,把眼镜拿下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

    “不好意思,只有惊,没有喜,我的人已经去家里接你了,你不在家,他接谁。”苏桀然有些烦躁,语气也重了一点,拨打电话出去,“不用去接了。”

    余光之间,他看到了坐在咖啡厅里面的白雅。

    咖啡厅很有情调。

    白雅的面前点了一盏灯。

    灯光橘黄色的光落在她精致的脸上。

    静影沉璧,祥和美好。

    看着,就像是一副淡墨画。

    苏桀然魅惑的眼中流走过冷光。

    他现在知道,邢瑾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机场,又跟他说在家里了。

    她在试探他。

    苏桀然勾起嘴角,薄凉万分,睨着草包般的邢瑾年,“美国还去吗?”

    “去,我想过去照顾你。”邢瑾年挽住苏桀然的手臂。

    苏桀然朝着售票处走去,不知觉的,回头看白雅一眼。

    她没有发现他们,安安静静的看着书。

    他的心里流淌着什么。

    *

    白雅到金阳市是晚上的18点三十。

    金阳市纪检院派人过来接她。

    接她的是一男一女,牌子上写着白雅。

    白雅朝着他们走过去,“你们好,我是白雅。”

    “没想到白检查官这么漂亮,我们局长安排了饭局,现在接白检察长过去,我叫杨莉,你叫我小杨就行,他叫杨彦,你喊他老杨就行。”杨莉热情的介绍道。

    白雅微微一笑,“接下来,还要麻烦你们了。”

    “不会,应该的,不知道白检查长这次过来,重点是调查谁的啊?”杨莉微笑着试探道。

    “随便看看,例行检查,正常的工作流程。”白雅锁着杨莉说道。

    杨莉目光闪烁着, “听局长说,您是空降的,我们事先都不知道,我们猜想,可能有目标人物了。”

    “暂时没有,可能查着查着就有了。”白雅模棱两可的说道。

    他们一行人上车,去金阳市最有特色的饭店——望月楼。

    “我们这个望月楼啊,是金阳市最古老的饭店,饭店里面有一颗连理树,盘根错节的,已经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很多青年男女都会来这里许愿,据说,挺灵验的。白检察官这么年轻,应该没有结婚吧,要不试试?”杨莉热情的招呼道。

    白雅微微一笑,“说下你们这几年破获的大案吧,我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白检察官还真是工作狂啊,我们金阳市还是挺太平的,民风淳朴,百姓们安居乐业,是生活节奏比较慢的城市,对了,你刚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几个著名的街道和景区吧。”杨莉看向外面。

    白雅点了点头,没有强求。

    杨莉口才很好,人也机灵,说话做事滴水不漏。

    怪不得,金阳检察院会派她来接了。

    不过,白雅隐约从她的闪烁其词和特意避讳中听出一些问题。

    她也不动声色,望着这个古老神秘的金阳市,眸中蒙上晦暗。

    *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到了望月楼。

    包厢里人不多,才三个。

    钟童,金阳市检察院的财务。

    李玉,金阳市检察院的法官。

    曾淑英,金阳市检察院的纪委长。

    杨莉给白雅介绍。

    来的人不多,但都是金阳市检察院的骨干了。

    “我们局长还没有来啊?”杨莉问道,帮白雅拉开了椅子。

    “局长公务繁忙,你又不是不知道,估计还要半个小时才能过来。”曾淑英笑着解释。

    “那我就带白检查官去连理树那许愿。”杨莉拉着白雅走,到了大院中的连理树那。

    连理树上挂满了木牌,木牌下面还挂着铃铛。

    连理树左边一个红灯,右边一个路灯,印染的这棵树很漂亮。

    “呀,这个人木牌上的名字跟你一样。”杨莉兴奋的说道。

    “白雅,对不起,现在开始,我守护你。”杨莉读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