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6章 你信我吗?信!

    白雅再理智,这事也太突如其来了。

    她被吓到,握住顾凌擎的手,“怎么会突然有个人死在这里?”

    顾凌擎眸中一紧,紧迫的说道:“有人在陷害你。”

    砰,砰,砰的三声,外面的门被撞开了。

    “顾凌擎你快走,否则他们会怀疑那个人撞破我和你的j情,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雅紧急道。

    “小雅,你信我吗?”顾凌擎凛冽的问道。

    “信。”白雅毫不犹豫的说道。

    *

    酒店的保安冲了进来,直接朝着空中花园。

    “报告主任,在空中花园发现一个死人,没有发现凶手。”保安队长用对讲机汇报道。

    拧眉扫了房间,又对着手下命令道:“给我房间搜。”

    “你们在这干嘛。”顾凌擎走了进来,厉声道。

    “这个房间出现了凶杀案,闲杂人等里面避开。”保安队长暴躁的说道。

    顾凌擎眯起眼睛,掐住了保安队长的脖子,顶在了门上,寒光乍现。

    保安队长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你是什么身份对我大呼小叫,如果出现了凶杀案,也不是你一个保安可以处理的吧?”顾凌擎冷冽的说道。

    保安队长脸色煞白。

    顾凌擎甩开保安队长,拨打了电话出去,命令道:“打电话给金阳市警察厅,金阳大酒店1829号房间出现了凶杀案,让他三十分钟内势必赶到。”

    保安队长听顾凌擎打电话出去,脸色就更难看了。

    “报告队长,没有发现这间房间的客人。”保安队上的手下汇报道。

    保安拧起了眉头,“先出去吧。”

    顾凌擎笔直的站在门口,“还是等警察来了,一起说清楚比较好。”

    十分钟后,白雅头发上湿湿的,从电梯里面出来,走到房门口,诧异道:“你们怎么在我房间里?”

    保安看到白雅出现,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看空中花园,又看看白雅,眼珠闪烁着垂下了头。

    “发生了什么事?”保安主任也走过来。

    “主任,1829号房间死了一个人,但是,没有凶手,太诡异了。”保安队长汇报道。

    保安主任看了白雅一眼,吩咐道:“查下监控呢。”

    顾凌擎眯起眼睛,目光凌厉,审视着保安主任,“这些事情,自然有警察过来处理。”

    保安主任立马低着,“是,是。”

    半小时后

    金阳市警察厅局长,破案小组,酒店经理,保安主任和队长,顾凌擎,白雅等人都在监控室。

    他们查看着录像。

    白雅入住进来的时间是20点12分。

    顾凌擎进白雅房间的时间是20点20分,离开白雅房间的时间是20点30分。

    录像从21点10分到21点40分的都是空白。

    21点41分,保安冲进了白雅的房间,发现有人死了。

    21点51分,白雅回来。

    “白雅女士,请问21点10分到21点40分,你都在干嘛?”警察问白雅。

    “顾先生走后,我在上网。

    因为我是调到金阳市来的检察官,所以要了解金阳市的文化。

    你们可以查到我浏览网页的所有记录。

    大约在21点30左右,我觉得有些累,看到酒店介绍上有酒店花园游泳池。

    我就从楼梯下去,到了游泳池。”白雅不动声色的解释道。

    “游泳池那边的监控应该是单独的吧?”警察问保安部主任。

    “是单独的。”保安部主任说道,调出了录像。

    白雅21点42分出现在游泳池,游了两圈,就走了。

    “你为什么只游了两圈?”警察问道。

    “水不怎么干净。”白雅说道,“警官,请你务必找出凶手,怎么会死在我的空中花园?太诡秘了吧。”

    “详细情况,我们会跟进。”警察面有难色的说道。

    保安主任脸色很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监控缺失了半小时你没有察觉吗?”警察狐疑的问保安主任。

    “今天我们中有人过生日,所以,开个一个房间,在1729号过生日派对,用的是我的身份证登记的,值班的被我喊过来吃个蛋糕就准备回去值班的。”保安主任解释道。

    “对了,我们在1729号房间的时候,听到1829号房间有女人的尖叫声,所以我带着人第一时间的冲了过来。”保安队长说道。

    “你听到声音的时候是几点?”警察职业敏锐的问道。

    “我看了一眼手表,很确定,是在21点30分这样,而且,很确定是女人的声音,我们几个都听到了的。”保安队长说道,怪异的目光看向白雅。

    白雅睨向保安部队长,“你的意思是我杀了那个男人?”

    “警官, 我假设一下:那个男人21点10来找白女主,白女主用二十分钟的时间杀了他,然后21点30尖叫,我们冲进来是20点41分钟,她20点30分赶紧去游泳池那边,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白雅笑了,“拜托,那个男人身强力壮,我会是他的对手?另外,我连他是谁都不认识,他来找我干嘛,我杀他干嘛?”

    “如果你先给他喝下迷药之类的东西呢?再一刀刺杀了他,这也是有可能的呀。”保安队长胸有成竹的说道。

    顾凌擎拧起眉头,眸中掠过一道利光。

    门被推开了,鉴证科的同事进来,对着局长汇报道:“在房间找到一瓶xxxx,我们要回去解剖尸体,进一步判断是死于匕首还是毒药。”

    “看吧,我就说吧。”保安队长兴奋的站起来。

    “你的意思是她杀了人,还特意的尖叫引你们过去?”顾凌擎冷声道。

    “她这是故意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据。”保安队长确定的说道。

    “如果连不在场的证据都制造了,又何必故意留下毒药?

    另外,我听到隔壁尖叫的声音是21点39分,跟你说的21点30分不符合。

    而且,我是听到尖叫声不久,大约1,2分钟的样子,就听到隔壁撞门声的。

    你为什么要撒谎,难道你就是凶手?”顾凌擎质问道。

    保安队长脸色惨白,狡辩道:“可能是我手表坏了。”

    顾凌擎抓住了保安队长的手腕,对了一下时间,凉飕飕的说道:“不好意思,你手表没有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