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7章 她不想要他的命,只是想要他

    “我没有撒谎,我没有。”保安队长瞪大了眼睛对着警察保证道。

    他眸光一转,指着顾凌擎,“我知道你为什么害我了? 肯定是你和白女士有奸情,被人撞见了,你们就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人杀了。”

    “你是疯狗吗?见人就咬。”白雅生气的说道。

    顾凌擎沉着了很多。

    “请用你的逻辑正常思考一下,如果是应激杀人,就不用准备毒药,以我的身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会让你来发现?”顾凌擎讽刺道。

    “对了,我明白了,肯定是你们先喂他吃了毒药,然后他没死,你就补上一刀,白女士胆小,尖叫了。”

    “她尖叫,你们从17楼赶上来,只需要1分钟的时间,你说听到时间是30分,进来是41分,请问,这11分钟你在墨迹什么,另外,”顾凌擎凛冽的看向酒店经理,“1829房间附近除了我,1729房间外,还有人居住吗?”

    “我去查查。”酒店经理胆颤道。

    “跟去三个警察,如果附近有人,带过来询问。”顾凌擎沉声道。

    他犀利的看向保安队长,让保安队长退无可退,对着局长吩咐道:“给我一间审问室,我想,凶手已经确定了。”

    “我不是凶手,就算你是高官,也不能随便诬陷人。”保安队长看向保安主任。

    保安主任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你有什么就招认了,不要陷害无辜,白女主是无辜的,你会害死很多人。”

    顾凌擎拧起眉头,骨骼分明的手,在桌子上敲着,慢悠悠的看向保安主任,勾起嘴角。

    保安主任背脊一阵阴凉,手都在颤抖着。

    不一会

    警察带着1727号房间和1731号房间的客人过来。

    “时间不记得了,但是听到女人尖叫声和撞门声,间隔不会超过2分钟。”1727号的客人说道。

    “我记得,撞门声是在21点41这样,我看了一眼时间的,女人尖叫声我也听到了,大概是21点39.”1731号房间的客人说道。

    保安队长瘫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用审问了,人是我杀的。

    他是文化馆馆长,我欠他二十万,赌钱赌输的。

    我约他在1929号房间见,看到快到酒店了,就怂恿主任让监控室的同事过来吃蛋糕。

    我趁机出去,切了监控。

    我给他下了毒,怕他没死透,又补了他一刀。然后绑着他的身体,掉到了1829号房间。

    之后,我去保安室恢复了监控,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回1729号房间。

    我刚进去,就听到了楼上的尖叫声,就带着人飞快的冲进1829号房间,想嫁祸1829号的客人。

    我让同事们去查房,趁机把毒放在了酒柜中。”

    “计划倒是天衣无缝。带走吧。”顾凌擎下颔瞟向门外。

    “顾首长,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么没有破绽,精密设计的案件居然用了不到一小时。”局长恭维道。

    顾凌擎紧抿着嘴唇,深讳的眼中暗潮涌动。

    这个案件没有破,只是,保安队长背了黑窝,凶手还是逍遥法外。

    “白女士,是吧?我还有些疑点想问你下,跟我出来吧。”顾凌擎刻薄道,朝着门外走出去,凉凉的,生人勿进。

    白雅低着头,跟在了顾凌擎的后面,上了他黑色的悍马。

    “小雅,这个地方你不能呆太危险。”一上车,顾凌擎紧迫的说道。

    “我不怕危险。”

    “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今天这个局就是为了你设的,保安队长,保安主任都有份参与,他们上面的人是谁,隐藏在背后的人是谁!我们都不知道。

    如果我今天不在,你就要被以杀人罪关起来了。”顾凌擎腥红了眼。

    白雅现在想起来,也有些后怕。

    幸亏顾凌擎带着她从空中花园离开,又用吊绳把她放了下去。

    她要是被抓现场,有毒药为证,百口莫辩。

    “我以后会加倍小心,不会让他们再有机可乘。” 白雅保证道。

    “防不胜防。”顾凌擎靠近白雅,单手撑在他的脑侧,把她笼罩在他的气息之中,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白雅,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你离开这里,做你的医生也好,出国也好,不要让我担心。”顾凌擎凝重的说道。

    气压很强,容不得人拒绝。

    “我真的想要什么,你就能给我什么吗?”白雅咬牙问道,带着怨恨,眼睛腥红如血,锁着他。

    “命都可以。”顾凌擎承诺,眼神坚定。

    雾气扩散在了她的眼中,心里发疼,好像钻进了一根刺。

    碰一下,就会发疼。

    她不要他的命,她只想要他。

    她是这么计划的。

    先做检察官。

    她有邢霸川,宋惜雨做后台。

    她只要立功,就能步步高升。

    她是用命去博。

    她想进入内阁,想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那样,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站在他的身边。

    即便她还没有资格成为他的妻子,至少,可以站在离他比较近的距离。

    她知道,要有那么一天,她会花费很长很长的时间,付出很多很多的心血。

    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她可以去国外,可以逃避一切苦难。

    她丢给他一个烂摊子。

    运气好,等他成功后娶她,她坐在他的鲜血上享用他的成就和荣耀。

    那样不作为的白雅,也不值得他喜欢和付出。

    运气不好,他不会成功。

    他们,永远的错过。

    她甚至连见他一边的奢望都没有。

    她不管未来会怎样,至少,现在努力过,以后死的时候,至少无愧于心。

    她没有辜负他的喜欢。

    “活着,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退缩,不是我白雅会做的,如果有一天,我死在那些人的手里,用法律的手段,为我报仇吧。”白雅流着眼泪,推门。

    顾凌擎握住她的手,把她压在了椅子上,坚硬的胸膛顶着她的。

    白雅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和痛苦。

    他一项是凛冽的,锋锐的,铮铮铁汉,却在她的面前表现出了他柔软的一面。

    “白雅,你还喜欢我吗?”顾凌擎哽咽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