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18章 我们在一起

    白雅红着眼睛看他,眼眸中倒影出清隽的他。

    她不是喜欢,而是爱。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想要为他全心全意的付出,竭尽全力的和他在一起。

    “喜欢或者不喜欢,改变不了我们的关系。”白雅理智的说道。

    “所以,小雅,你是喜欢的,对吧?”顾凌擎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她的这个答案,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是他灰暗的人生中一点亮光。

    白雅眼眸闪烁着,没有回答。

    顾凌擎激动,朝着她的嘴唇上吻了下来。

    他吻的很深,很凶猛,好像把这两个月的思念全部融入了这个吻中。

    心涩的,酸楚的。

    他勾起了她的下颔,一下,一下的吻着。

    她明知道应该拒绝的,应该倔强的,应该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路线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的。

    可是,心软了。

    有些情感和渴求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

    白雅紧握着他的手臂,力道也加深了,闭上了眼睛,没有回吻他。

    但是她也没有把他推开,感觉到他的气息全部扑在她的脸上。

    刚烈的,又是清冽的。

    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

    他对她的偏爱她喜欢,他写的木牌她喜欢,就连他的吻,她也喜欢。

    不知觉的,她触碰到他断指处。

    心里猛地被什么刺中,非常的疼。

    她不能堕落下去,推开他,对上他明若波澜的目光,“我要进去了。”

    “还要留下来吗?”顾凌擎拧眉看向她。

    “顾凌擎,你喜欢的白雅是什么样子?”白雅问道,眼泪落下来。

    他低头,亲吻了她的眼泪,咸咸的。

    他按住她的后脑勺,额头顶住了她的额头。

    三年前,他碰了她,查到了她的资料,了解了她的过去。

    心疼,怜惜,从此,留在了心离。

    三年里,他偶然想起她。

    她和她的丈夫,应该会是幸福的。

    她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坚强,那样的独立和聪慧。

    直到几个月前,他接到了武装部队那边请求支援。

    那边说的不清不楚,他以为被挟持的人质是白雅,所以亲自来了。

    来了,才知道,不是白雅,而是她丈夫过去的女人。

    他觉得她,就是他的责任,如果,她的丈夫对他不好,他就想取而代之。

    越和她接触,他就越觉得喜欢。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喜欢,会把她逼入另外一个绝境。

    他要强大,强大到没有人制约得了,强大到可以完全保护她。

    “你不用做任何事情,是我想要努力成为白雅喜欢的样子。”顾凌擎声音哽咽了几分。

    白雅红着眼睛看他,“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别管我,或许,你不管我,我才有喘息的空间和余地。”

    “你会等我,对吧?”顾凌擎不确定。

    他一项是自信的,张扬的,霸道的,凌锐的,除了,对她的感情。

    他怕她会轻而易举的放弃。

    “时间不会在这刻停止,就算结婚,也有离婚,只有一辈子,才是最长久的告白,不要轻易承诺,我不轻易承诺。”白雅推开了车门,下去。

    顾凌擎重重的一拳打在了门上。

    时间不会在这刻停止。

    就算结婚,也有离婚。

    只有一辈子,才是最长久的告白。

    这是,她在暗示他什么吗?

    白雅回去,还是住在1829号房间。

    逃避不是办法。

    那些人要对付她,就算她住在别的房间,他们还是会对付。

    她需要这间房间,时刻提醒她,她并不安全。

    她要做的是自我保护。

    很明显,有人要害她,这里有人不希望她在,不排除检察院的人勾结。

    白雅的手机短信响起来。

    她打开来看,说顾凌擎的。

    “明天我会派人过来保护你,以b市检察院的名义过来,辅助,配合你。”

    这条短信像是磐石一眼,狠狠的击中了她的心。

    她的心脏颤抖的厉害。

    顾凌擎发完短信,走去浴室。

    既然他让她走,她不走,那么,他就尽最大的能力,让她做她想做的。

    顾凌擎走去浴室,听到一些声音,转身,快步走到空中花园。

    白雅刚爬过来,

    他眼眸闪烁着,声音暗哑,又克制不住的激动,“小雅。”

    白雅朝着顾凌擎冲过去,抱住了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膛之中,唔咛的哭着。

    他的那条短信击溃了她这两个多月来全部的伪装和防备。

    她其实,好想,好想她的。

    顾凌擎的眸中也迷蒙上了雾气,抱她抱的紧紧的,把她放到了床上。

    床头柜上的台灯发出微弱的光,笼罩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淡淡的温馨,又淡淡的感伤。

    顾凌擎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身上,她缠住了他的腰,把他拉到身前。

    他进去的时候,她有些疼,眉头微微拧起。

    他气息重着, 抬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一下,又一下的吻着她的嘴唇。

    安抚很有用。

    她越来越动情,像是早晨美丽的玫瑰花,在他的培育下,绽放。

    事后

    她没有走,趴在他的手臂上,享受此刻的温存,“你怎么会来这里?是公事,还是私事?尚中校他们呢, 你没有带啊。”

    顾凌擎手掌扣在她的小腹上面,耐心的解释道:“我在隔壁市有公事,来这里是办私事。

    我觉得,唐前村的屠村案跟吕梁城有关。

    当初他是镇长,而且,自从发生屠村情况后,他升的挺快,应该是利益捆绑。

    这里武装部的陈局长之前是我战友,我委托他帮我查下。

    所以,之前在望月楼和他吃了饭。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白雅扭头看他,眸中星光点点,“准备把我忘记吗?”

    顾凌擎扬起嘴角,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很多次,想去找你,你不是说,不原谅我的吗?去找你,又怕你有危险,我对你最大的保护,就是放过你。”

    “所以,我们应该老死不相往来,对吧?”白雅哽咽道,背过身,眼泪流淌脸颊。

    顾凌擎紧紧的扣住她,坚硬的肩膀紧贴着她的后背,“白雅,我已经想到办法了,相信我,不出两年,我要你成为我名正言顺的妻子,而且,是唯一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