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22章 孩子的父亲,是顾凌擎

    苏桀然从门口进来,慵懒的坐在她的沙发上,魅瞳幽深的看着她,“你知道强你的人是谁后,会怎么办?”

    “到底是谁!”白雅不淡定了,眼睛腥红着。

    她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去哪里了?

    苏桀然扯了扯嘴角,“陪我睡一觉,我告诉你是谁?”

    白雅端起茶几上的水果盘砸到了苏桀然的身上,咆哮道:“滚。”

    苏桀然握住她的手,力道很大,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顾凌擎能够睡你,为什么我不能够!顾凌擎之前也睡过很多女人?”

    “至少认识我后没有。”白雅容不得苏桀然说顾凌擎的坏话。

    “怎么没有,苏筱灵不是吗?他们都订婚了,白雅,你别傻了,你和他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白雅要抽出自己的手。

    苏桀然死死的握着,不想松手。

    她朝着他的手上咬下来。

    苏桀然紧咬着牙关,脸色铁青的骇人,声音从牙缝里迸出来,“强你的,就是顾凌擎。”

    白雅诧异的看向苏桀然,好看的眼中有一瞬间的空洞,愕然,平静的吓人,好像被摄去了灵魂。

    苏桀然看了眼虎口处的牙齿印,冷冰冰的看着她。

    “你在撒谎,对不对?”白雅压根不相信。

    “是不是撒谎,你只要问顾凌擎就知道了。”苏桀然很自信,沉着。

    “不可能。”

    “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对你特别,不觉得他是带着弥补的心态对你的吗?”苏桀然残忍的说道,松开白雅的手。

    白雅耷拉下肩膀,眼眸转动的厉害,恍惚中,拧起了眉头。

    苏桀然握住白雅的肩膀。

    白雅很防备的把他打开,退到两米外面,脸色苍白的厉害。

    “白雅,你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你觉得,你凭什么引起顾凌擎的注意?围绕在他身边比你漂亮的多了去了,凭你的性格吗?”苏桀然冷着脸说道。

    白雅直直的看着他。

    “顾凌擎喜欢热情,活泼,开朗的女孩,他在他的日记里就写过,所以,他爱上了周海兰。你觉得你热情,活泼,开朗吗?你刚好相反吧。”

    苏桀然每一字,每一句,都重重的打在白雅的心上。

    她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腿脚发软,坐到了沙发上。

    苏桀然站在了她的面前,黑影笼罩着她。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他对你好,是因为伤害了你,他觉得我对你的伤害全是他造成的,他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他的责任感你应该也看出来了。”

    白雅垂下眼眸。

    苏桀然蹲在白雅的面前,握住白雅冰冷的手。

    她像是雕塑一样,一动都不动,陷入了沉思之中。

    “白雅,我背叛过你,你也背叛过我,我们算扯平了,好不好?我还想和你在一起,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珍惜你的,我保证。”苏桀然柔下了语气说道。

    白雅看向苏桀然,眼泪从眼角流出,“要不是你和你女朋友绑架了我,把我放在荒郊野外,你觉得我会碰见那个男人吗?”

    “我只是想要吓唬吓唬你,没有想到你会跑。”苏桀然解释。

    “我跑,还是我的不对了?”白雅反问,眼神更冷了一点,“你那么神通广大,都已经查到当初强我的男人了,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你查到了没有?”

    “那个孩子不是让你打了吗?你生下来了?”苏桀然不淡定的站起来,死死的盯着白雅。

    白雅别过脸。

    一开始,她也以为孩子是苏桀然抢走的,后来她发现,苏桀然一直以为她把孩子打掉了。

    事情有一个非常巧合的地方。

    当初白冰虽然进了精神病院,但是,白雅还在竭尽全力捞白冰出来的。

    苏桀然发现她怀孕,强制性要求她把孩子拿掉。

    白雅以此为条件,让苏桀然帮忙。

    她去了医院,犹豫着,踌蹴着,刚好碰到一个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堕胎了的学生。

    学生就写了白雅的名字。

    医生把那学生流下来的胚胎给了苏桀然交差。

    苏桀然帮她把白冰保释了出来。

    她带着白冰去外面散心。

    苏桀然对她不闻不问。

    她在外面把孩子生了出来,还没有出一周,孩子就被人抢走了。

    白冰也受到打击,出现伤人事件,从此,她被关在疗养院里,不可能再被放出来了。

    “说话。”苏桀然暴怒。

    “孩子是我的,我想生下来,我能好好照顾的。”白雅也激动了起来。

    “怪不得,你那段日子抑郁了,我还以为是让你打掉孩子抑郁的,那个是强j犯的孩子,没想到,你是孩子被抢了的抑郁的。”苏桀然生气的走出房间,砰的一声耍上了房门。

    白雅懊恼了。

    她不应该跟苏桀然说孩子的事情,要是他伤害孩子呢。

    她的心情很烦。

    周敏回来,看白雅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发呆,“怎么了?”

    “顾凌擎在隔壁哪个市?”白雅红着眼睛问道。

    “首长的事情我们怎么会知道?”周敏非常谨慎。

    “我知道了。”白雅打电话给顾凌擎。“你现在回来来得及吗?”

    “有些困难,晚上约了人,我尽量明天赶过来。”顾凌擎看了眼时间说道。

    “不用了,你先忙你的事情,你现在在哪个市?”白雅问道。

    “就在金阳市隔壁的江叶市,怎么了?”顾凌擎觉得白雅的口气不太对。

    “没什么,明天见。”白雅挂了手机。

    现在的顾凌擎还在高速上,他今天晚上还有重要任务,她不想影响他的心情。

    白雅拎起包,对着周敏说道:“我明天请假,帮我跟检察院说下。”

    “你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周敏担心的说道。

    “我去找你们首长,不会有事,明天见到他后就回来。”白雅知道,即便她不说,周敏还是会汇报的,何必卖关子。

    她出门,去了汽车站,买车票去江叶市,在等车的期间,她在车站买了一盒方便面,吃了,算是晚餐,坐最后一班去江叶市的车子,到达江叶市是晚上的十点半。

    她在汽车站附近的宾馆里先住了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