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28章 再见顾凌擎

    这个问题,白雅从来都没有想过。

    她带着孩子去找顾凌擎,顾凌擎会认吗?顾凌擎的父母会认吗?

    顾凌擎已经不认识她了,会不会厌恶她。

    如果他们不认,她又该如何自处。

    她的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她回答不了他。

    苏桀然嗤笑一声,站起来,拢了拢衣服,冰冷的说道:“放心,我没有找到你的孩子,所以,你跟顾凌擎绝对没有可能。”

    苏桀然转身,朝着她的房间门口走去。

    白雅定定的看着苏桀然的背影。

    她觉得,苏桀然应该找到了,只是,他不愿意告诉她。

    他不会,伤害她的孩子吧。

    白雅的眸中闪过一道恐慌,着急的说道:“如果你找到了我的孩子,我嫁给你,不会去找顾凌擎,我和顾凌擎即便有孩子,也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他们不会认这个孩子。”

    苏桀然回头,深邃的看向白雅,勾起潋滟的唇角,“那我可要尽力找了,希望你不要食言。”

    苏桀然开门走了出去。

    白雅瘫坐回了沙发,拧着鼻梁,闭上了眼睛。

    她和顾凌擎的孩子到底在哪里?

    她的手机响起来,她看是刘爽的来电,冰冷的心里有了一丝来自远方朋友的暖意。

    她接听了电话。

    “小白,你回来过年吗?”刘爽好像感冒了,声音嗡嗡的。

    白雅本来不准备回去的,但是,A市还有她的朋友,她的母亲,她应该回去看看。

    “过段时间等检察院里放了,我回来,回来我请你吃饭啊,一起聚聚。”白雅轻柔的说道:“爽妞,我想你。”

    “我也想你,对了,我现在已经在特种军区里面做医生了,昨天偶然碰到了顾凌擎,他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了?”刘爽诧异。

    “爽妞,我和他已经过去了,不要在他的面前提起我。”白雅交代道。

    “我也要有机会见到他,他现在可是中将了,每天的会议多的不得了,我要见他,都是他在台上讲话。即便下了台,在路上走着碰见了,军区的规则非常多,不能靠近的,他身边人那么多,也靠近不了。”刘爽无奈的说道。

    “他,现在还好吧?”白雅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挺好的,破了一个超大的军火案,受了重伤,伤好后授勋了,一路青云直上,他是不是在受伤中坏了脑子啊?”刘爽猜测的问道。

    “应该是吧,挺好的,他回归到了正确的人生轨迹上去,我也回归了正确的人生轨迹上。”白雅淡淡的说道。

    除了,她已经把心留在那个人身上。

    “你回来我们再联系吧,我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说,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了。”刘爽说道,先挂了电话。

    白雅躺在了沙发上,双手抱住了自己,莫名的,鼻子酸酸涩涩的,心里缺失了重要的一块,觉得,孤单。

    检察院放假前三天的夜里,局长请大家吃饭。

    白雅这小半年来不作为,对局长来说,就是最大的作为。

    “白检察官,你过了年后,还来吗?”局长试探性的问道。

    “应该还回来,至于什么时候会调回去,就看上面安排了,应该很快就会回去了。”白雅微笑着说道。

    “白检察官还是挺认真负责的,要不是因为你是派过来监察的,我还真希望你是我们局里的人。”局长恭维道。

    白雅笑了,“大家一起努力吧。”

    她今晚喝了很多的酒,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吧。

    饭局过半,白雅出去透气,到了连理枝处,望着满树的木盘。

    当初她和顾凌擎写的木牌早就淹没在了别人的木牌里。

    想想过去,还挺幼稚的。

    承诺的越漂亮,更能显示出现在的悲哀。

    她想去找到自己的木盘,翻出来,丢掉。

    但是木盘太多了,她整个人淹没在木盘里。

    “去吧,不要让人过来,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白雅顿了顿,看向站在连理枝面前的顾凌擎。

    他的脸酷酷的,眼神凌厉,看着木盘的视线里,除了冰冷,还有无情,以及,带着生人勿进的疏离。

    “谁?”顾凌擎意识到树后有人,犀利的扫过去。

    白雅很诧异会在这里见到他,缓过神,低着头走出来,解释道:“我之前在上面挂了一个木盘,不想挂在上面,就想找出来。”

    顾凌擎正眼都不看她一眼,挥了挥手。

    白雅心里一沉,好像沉到了深不可测的谷底。

    他真的不认识她了,甚至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去。

    足下有千金。

    重的抬不起脚。

    终是心有不甘。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看向了顾凌擎。

    顾凌擎写了一个木盘,挂在了树上。

    木盘上写着:海兰,我好想你。

    白雅觉得有一把刀,重重的刺进了心窝里。

    她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了,往后踉跄了一步,握住了门框,支撑住了身体。

    眼中已经被水泽覆盖,从眼角滚落下来,定定的看着视线模糊中的顾凌擎。

    身体的背叛,更多的是气愤。

    心的背叛,那是歇斯底里的痛。

    痛的,她想要迅速的逃离。

    白雅冲出了望月楼,跌跌撞撞。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爱上苏桀然,想跟他好好过日子的,却从来都没有被珍惜。

    爱上顾凌擎,想要义无反顾的,却连义无反顾的资格都没有。

    她想要一个家,一个她能回去的地方。

    老天却给她的伤害一次比一次重。

    是不想她活着吗?

    白雅看着经过的车子,眸中掠过决绝,朝着车子冲过去。

    车子转了方向盘,从她身边经过,停都没有停下,开过。

    其他车子有意避开她。

    她茫然的看着四周。

    眼泪唰唰唰的流,想把心里的血都流干,这样,会不会不会再痛,不会觉得生不如死的绝望。

    她恢复了一些理智,就算是死,也不能害别人啊。

    她按着心口,一步一步的,走回了酒店。

    她却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躺在了床上,目光呆滞的看着空气。

    不想想,心却依旧抽痛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