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29章 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白雅失眠了,看了一晚上的视频。

    从周星星的《某游》看到各种搞笑综艺,看到青春的伤痛,最后,看了一部电影。

    名字叫《花木兰》。

    花木兰在战场上十二年,经历各种战争,失去了很多朋友。

    她和王子文泰并肩作战,取得了战争的成功。

    最后,为了和平,文泰娶了柔然公主,成了帝王。

    花木兰终身未嫁。

    她看完,原本疼痛的心,更痛了,坐在床上,默默的看着空气。

    她想着她的未来,想着她应该做的事情,想着……如果她也能够忘记一切,重新生活该多好。

    早上,白雅刷牙洗脸,看着镜子中黑眼圈很重的自己。

    她尽量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记,催眠了自己。

    生活,还得继续。

    她有她要做的事情。

    她化了妆,遮盖掉了黑眼圈,涂上了粉底,高光粉,以及唇彩。

    吃了年夜饭,上班大家都特别的懒散。

    白雅继续整理信件和资料。

    她要让自己忙碌起来,忙碌到没有心疼的时间。

    十点钟的时候

    局长过来找白雅,脸色非常的凝重,“白雅,有人找你。”

    “谁啊?”白雅看局长脸色,估计找她的人是大人物。

    她想不出谁会找她,跟着局长去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办公室的门口站在八个面无表情的人。

    白雅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军人。

    难道她昨晚偶遇顾凌擎的事情被顾凌擎的父母知道了?

    她推开了门,忐忑不安的进去。

    顾凌擎坐在局长的位置。

    他是一个刻板冷峻,刚正不阿的人。

    即便是坐着,身姿也笔直,不变的,还有那雷厉风行的眼神,像是x光一样,要穿透她的眼睛看到她的灵魂。

    白雅很诧异,顾凌擎会来找她。

    “是你?”顾凌擎也很诧异。

    白雅紧张的握了起来,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垂下了眼眸,“不知道首长找我有什么事情?”

    “昨晚,我和我的一个老战友聚餐,他提起了你。”顾凌擎试探性的问道,眼神里没有一点温度。

    她估计是武装部队的那个局长。

    “他说什么?”白雅问道。

    “他说我上次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说白雅没有联系过我,事情应该办完了吧?但是我看她又还在检察院,我以前让你做过事?”顾凌擎狐疑的问道。

    白雅觉得,这是周静他们最好的机会了。

    可能,她说出来,周静他们也会离她而去,但是,她不能自私。

    “你有一个单独下达的任务,删掉了一些人的信息来帮你秘密执行,但是,首长失忆了,想不起来了。”

    “我真的有下达任务?”顾凌擎拧起眉头,审视着白雅的脸。

    “虽然您失忆了,但是您有一个秘密档案库,在档案库里你能够查到他们的信息。”白雅理智的说道。

    “你呢?也是我派来的?”顾凌擎眼中掠过一道不解。

    “不是。”白雅的心泛疼着,“我和首长你有几面之缘,您觉得我辅助任务会比较合适,所以,我也参与了进来,我不是您军区的人。”

    “那些人现在在哪里?”顾凌擎厉声道。

    “光凭我口说,您应该不会相信,我觉得具体还是您去机密档案库里查吧,他们,等着被您召回。”白雅的眼中红了几分,垂下了眼眸,遮住了眸中的波动。

    人生是什么。

    明明很努力,却什么都没有得到,所以会觉得委屈,绝望,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做。

    白雅从局长办公室离开。

    周静拉着白雅去了检察院后面的院子里,压低声音问道:“白雅,今天来见你的人是不是首长?”

    “是,顾凌擎。”

    “你有没有把我们的事情跟他说。”周敏着急,握住了白雅的手。

    “说了,他去秘密档案库查了,应该会联系你们。”白雅不舍的看着周敏。

    周敏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归组织了,还好,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

    白雅的眼中蒙上一层水雾,“周敏,你以为我和顾凌擎是什么关系?”

    周敏顿了顿,坦诚道:“你们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不对?”

    眼泪从白雅的眼角流了出来。

    她想到了一句歌词:“和你爱过,所以,想到就会心酸。”

    她在顾凌擎的眼中看到了冷漠,疏离,以及陌生。

    他的眼中没有她。

    心里……更没有她。

    现在的顾凌擎,心无旁骛,发展挺好。

    说出来,除了让顾凌擎烦恼外,没有任何好处。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她不要怜悯,不要同情,不要弥补。

    “周敏,你现在记住,我和顾凌擎,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以前有几面之缘,共同完成过任务,仅此而已。”白雅交代道。

    周敏打量着白雅红红的眼睛。

    “首长忘记了你,但是给你一个机会,他还会爱上你的,别气馁。”周敏宽慰道。

    “忘记也好,他等于重新生活,也等于放过我,我和他,从前就是交错的线,以后,也只会越走越远,如果顾凌擎问起你和我的关系,你就按照我说的说吧。

    我估计他很快会联系你们,机密档案室里会有你们的资料。

    他有可能调走你们,即便不调走,也不会让你们跟我 了。

    今天晚上,我请兄弟们吃顿饭,当做年夜饭,也当做我为你们庆祝吧。”白雅平静的说道。

    让人看起来,她并没有伤痛。

    周敏心里有些难过,“那我们走过,你会怎么办?”

    “人无知,才会无畏,不懂,才会妄言。

    我当初觉得,我破了这屠村的大案件,就会平步青云,登上山峰。

    事实上,那些打脸爽快,一帆风顺,险象环生,总能逢凶化吉的事情也只有在小说和电视上有。

    我觊觎了不该觊觎的东西,挑战了不能挑战的,充分证明了,能力不足,好高骛远也没有用。

    我会回归到我生活去,做我应该能够做的,不用担心,人各有命。”白雅淡淡的说道。

    眸中,深不可测的漆黑,好像要割掉尘世一般的决绝和超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