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31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是医生,心理方面的,在事业上有一定的成就,追求生活,享受生活。

    你来金阳市是出差,约了在金阳市的聊了好几天的网友,发生了关系。

    今天是她来送你,不过,你对她,并不是很满意,因为不满意,你决定提前回去。”白雅分析道。

    男人眼中流淌过惊喜,“你是怎么分析出来的?分析的很正确。”

    “一,你无名指上有戒指的痕迹,离婚不久,如果有孩子,总归有一些困惑和烦躁,你没有。

    二,你手上戴的是百达翡丽的手表,这款手表价值不菲,所以,你事业上很成功。

    三,你身上有淡淡的药味,不是很重,你的谈吐,说话方式,又不像是一般医生,加上,你对我的分析,应该是心理方面的,

    四,你身上有着女人身上的脂粉味,这种味道,从你的脸上,衣服上,手上都有。这就不是一般的男女关系。

    五,你的行李并不多,只有那个公文包是你的吧,只有这个公文包跟你的品味很符合,所以,你是出差。

    六,以你的身份,不坐飞机,不坐卧铺,非常时期,坐火车,应该是提前回去。

    七,你的眉宇之间,没有工作的烦恼,没有生活的麻烦,你却那么殷勤的搭讪我,瞳孔是放大的,那是猎艳的心理,从你的心理判断出你的为人,以及,你的心态。”白雅分析完毕。

    男人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很惊讶,打量着白雅。

    “心理这块,比较有名的,或者有能力我都认识,近几年来的学生我也面熟,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或者知道你,你这么漂亮,应该让人印象深刻。”男人很好奇。

    白雅垂下眼眸。

    心理,她大学时候旁听过一年,本以为自己学的已经足够,事实证明,光有理论是不够的。

    孩子弄丢后,她看心理医生,自己也专研心理方面的书籍,进行自我催眠和麻痹。

    她认为自己理智,清晰,能看透很多东西。

    现实证明,自满不过是因为无知,因为不知道其他,所以觉得自己已经满了。

    医者,不能自医。

    非常的有道理。

    “怎么了?有需要我帮忙的可以尽管来找我,另外,我很欢迎你这样的人才到我的院里工作,我会高薪聘请的。”男人递上鎏金的名片。

    白雅接了,看了一眼。

    国际心理专家沐晓生,心理研究院副院长,谈判专家兼军区心理辅导教授。

    军区两个字,像是一把锤头,敲打在了她的心上。

    她把他的名片放进了自己的包包里。

    “我给了你名片,你不给我一张吗?”沐晓生温润的问道。

    “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如果有需要我会联系你,希望,永远都没有有需要的一天。”白雅微微一笑,眼中流淌过伤感,转瞬即逝。

    沐晓生看得出来,白雅很防备,站了起来,“既然认识了,坐吧,坐下来,我告诉你一个迅速能忘记过去的办法。”

    “什么办法?”白雅好奇,坐了下来。

    “有一种办法叫催眠,分为自我催眠,强制性催眠,病理性催眠三种,你可以通过强制性催眠和自我催眠忘记一些不开心的,现在美国那边的专家又研制出了一种更加先进的技术,目前是实验阶段,真好需要配合催眠治疗。”

    “什么技术?”

    这些学术上的东西,只有专家才能了解道。

    “之前在网上也有报道,主要是用于治疗精神病人的。

    有一大部分的精神病人是感情上生活上受到了重创,所以,被打击的神智迷糊。

    其实,这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去逃避让自己生不如死的伤痛。

    专家认为,只要抽取掉这一部分痛苦的经历就能够把人慢慢的治愈。”沐晓生讲解道。

    “人的记忆,怎么抽取掉?”白雅不解。

    “原理是人的大脑等于一台主机,主要找到储藏在主机里悲伤地记忆部分,进行删除就可以了。”

    “这些悲伤的记忆部分怎么找到?”白雅追问道。

    沐晓生没想到白雅是这么定真的一个人,不自觉的笑出了声,“你在生活中,是一个人让人觉得很有压力的人,不要太理智,难得糊涂。”

    白雅看向窗外,不理沐晓生了。

    沐晓生看着白雅绝美的侧脸,“有些技术上的东西,并不对外,这项技能并不成熟,现在还是试验阶段,如果你敢兴趣,我真好在配合他们做心理疏导,有机会带你去看下。”

    白雅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沐晓生:“……”

    他足足站了三个小时,清了清嗓子,坚持站着。

    白雅看向他,站了起来,朝着洗手间走去。

    沐晓生脸上怪异的尴尬,坐在了椅子上。

    白雅上了洗手间,没有回去,站在了门口,看着外面流瞬既逝的风景。

    她前几天看了一个报道。

    一个六十岁的已婚大妈被人骗走了六十多万。

    大致经过是对方说为了她要离婚,但是公司资金被冻结,要和老婆打官司。

    这个大妈就借了钱给没有见过面的情人打官司。

    最终,人财两空。

    错了,就是错了。

    如果不是这位大妈踩了道德底线,去忽视对方妻子的痛苦,自私自利,也不会自食恶果。

    人啊,一定要有自知之明。

    凭什么对方要爱你。

    如果你不值得对方爱,那就一定是个看似甜蜜的骗局。

    对她来说,顾凌擎就是一个天大的诱惑。

    她的眼里只有他,忘记了身份,地位,差距,可能,以及理智。

    一头扎了进去,同样背叛了婚姻,踩了自己的底线。

    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没有人会为她承担,她只有自己背负。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凌擎的声音响起。

    白雅回头,看到他清峻的眼神,凛冽的傲姿,以及,一丝的狐疑,审视和防备。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仿佛已经过了万年,淡淡的说道:“我回家。”

    “有位置吗?”顾凌擎问道。

    “有。”白雅颔首,经过顾凌擎,朝着车厢里面走去。

    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她的背影,眸中有些波影在晃动。

    他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