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34章 人生如梦又如幻

    “什么秘密?”白雅脱口问道。

    “留个手机号码,可以吗?”沐晓生温润的问道。

    白雅的眼神冷了下来。

    他说秘密,不过是搭讪的一种方式。

    再说,顾凌擎的秘密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如果下次还有机会这么有缘,再留也不迟。另外,我觉得,你的女友也不太愿意吧。”白雅对着他的女伴微微一笑。

    “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的同事。”沐晓生解释道。

    “兔子都不吃窝边草,沐院长遍地开花,也算令人叹为观止。”白雅凉凉的说道。

    沐晓生觉得有些没有面子,淡淡一笑,带着同事离开。

    “我就说吧,你长那么美,处处桃花开,虽然不是什么好桃花。哎。”刘爽叹了一口气。

    白雅听刘爽说着很多她不在时候的八卦和奇闻段子,喝着小酒,不知不觉得,两人都喝多了。

    刘爽没有开车回去,两个人打的。到了家,头晕晕的,洗了澡,就爬到了床上。

    刘爽搂住白雅,低声嘟嚷道:“小白,小白,你以后不要走了,要走,也带我一起走。”

    白雅睁开眼睛,看着空气,眼中平静如水。

    雾蒙蒙的。

    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刘爽心有不甘的去军区上班,走的时候又在抱怨了。

    “没劲,太没劲了,小白,你知道啊,军人们没有节假日的,一年一次长假,长假可以一个月,但是,年假都没有,我这种,也就三天,没意思,太没意思了,我不想干了,我要跟着你到处去流浪。”

    “把军区当做家吧,你可基本上天天在家里呢。”白雅开玩笑的说道。

    “你真坏,你要是来,我就把军区天天当家,现在家里有一个老巫婆,我只能把那天天当监狱了,哎哎哎,我先去上班,我看看,能不能最近调休,到时候,我陪你逛街。”刘爽穿上军装说道。

    白雅微笑着看刘爽。

    她床上军装,还真是帅,威风凛凛的,让人信服。

    她想,这就是军人的魅力,连带着觉得穿上军装都好帅。

    刘爽去上班了。

    白雅去疗养院看白冰。

    她没有直接去白冰的病房,而是找了白冰的主治医生。

    “我妈情况怎么样?”白雅关心的问道。

    “她精神越来越恍惚,一会你见到她就知道了。”医生抱歉的说道。

    “我想问下,我妈这种情况还能活多久?”

    “最多五年吧,你做好心理准备,也有活了十几年的,说实话,她现在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活着,也只是让亲人受累。”医生残忍的说道。

    “我想给她把十年的费用都交了,需要多少钱?”白雅问道。

    “十年?你要远行吗?到时候汇款过来也可以的,为什么要一下子把十年的都交了呢?”医生诧异。

    “我要去一个地方,与世隔绝,所以,想要把钱都付了。”白雅微微笑道。

    医生狐疑的打量着白雅,“你不会是想不开吧。”

    “我想的很开。”白雅接上医生的话。

    “你去收费处看下吧,你母亲的这种情况有国家补贴,应该交不了多少钱的?”医生说道。

    “谢谢。”

    白雅去收费处,收费处的人员用电脑算了一下,说道:“16万5千8百42.”

    白雅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账户,她有23万五千六百73.

    “我预先交23万,如果还没有用完,我母亲就过世了,麻烦,剩下的钱给她办一个葬礼,如果用完了不够,我给你一个手机号码,你打电话给他。”白雅交代道。

    她付了钱,给了邢霸川的手机号码。

    这是邢霸川欠她母亲的。

    白雅全部弄好了,去了白冰的病房。

    白冰好像没有看到白雅,抱着枕头,对着枕头喃喃自语道:“霸川,你看,小雅笑了,小雅好聪明的,十个月就会喊妈妈,十三个月就会走路了,她两周岁就会背全部的三字经,她像你,不过,长的像我,漂亮。”

    白雅看到白冰的笑容,哭了,静静的流着眼泪。

    在她的印象中,从来都没有看过白冰的笑容。

    她彻底疯了,她却看到了。

    这是不是讽刺。

    如果,她的家庭幸福,她还会像现在这样绝望吗?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霸川,谢谢你爱上我,我也会永远爱你的,我要给小雅喂奶了,你可不能看啊。”白冰对着空气说道,把衣服掀开,身体压在了枕头上面。

    白雅坐在了白冰的面前。

    白冰防备的看白雅一眼,“别来抢我的孩子。走开。”

    白雅心里难过,撩过白冰的头发,俯身,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轻声道:“妈,对不起,我以后不能照顾你了,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女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白冰有些恍惚的看着白雅,“霸川说只爱我的。”

    “嗯,他只爱你一个人。”白雅应道。

    白冰笑了,“我就知道他只爱我,我当初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孤儿,霸川不顾家里反对娶了我,他是真的,真的很爱我。”

    白雅点了点头,别过脸,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她,不想未来变成白冰那样,看着,好可怜。

    如果现在活在梦里,不如,带着梦死去。

    可是,她要去哪里死呢?

    跳河死是最难受的一种死亡方式。

    水会从鼻腔口腔中进去,挠心挠肺,窒息。

    死后,尸体还会浮肿,浮出水面,发出恶臭。

    跳楼,没死变残废很悲催,死了死相也太难看。

    喝毒药,一般,没有两三个小时死不了。

    什么梦都没有了。

    她想到了割腕。

    割腕不疼的,吃上几颗安眠药,睡着就死去了。

    失血过多,脸色会很难看,还好,可以化妆。

    她不能死在刘爽那里给刘爽找麻烦。

    更不能死在酒店里,给陌生人找麻烦。

    死在荒郊野外,又怕被人发现,更怕没有人发现,尸体会发臭,腐烂。

    她又没有家,没有自己单独的空间。

    想来想去,也只有邢霸川那里了。

    她是邢霸川的女儿。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这副血肉之躯,她应该让他负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