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35章 顾凌擎,祝你幸福

    白雅回去刘爽那里洗了澡,换了一条白色的长裙,外面是黑色的呢子风衣,她行李没有带走,放在了刘爽这里。

    一点私心吧。

    放在邢霸川那里,肯定会被当成垃圾一样丢掉。

    偶尔,她不想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一点痕迹都没有。

    白雅去了邢霸川那里。

    邢瑾年看到白雅过来,鄙夷的翻了一个白眼。

    “妈,那个贱人回来了。”邢瑾年故意很大声的说道。

    白雅漠然的经过,看都不看她一眼。

    邢瑾年火了,拦在白雅的面前,“白雅,这里是我家,你随便进入我家不要跟我打声招呼吗?”

    白雅抬眸,看向邢瑾年,清冷的眼中静如止水,“我觉得,你也不喜欢和我打招呼。”

    “既然知道,就知道这个家里没有你容身之处,你还要来干嘛?”邢瑾年咬牙切齿的说道。

    “邢瑾年,善恶到头终有报,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不会因为时间而淹没在尘埃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白雅淡淡的说道,经过邢瑾年。

    邢瑾年因为心虚,没有跟上去。

    她之前叫人绑架白雅,还让人撞死白雅,要不是白雅这次走的早,她已经准备设计白雅躺在顾凌擎的床上了。

    这些,白雅都知道是她做的?

    她看向白雅的背影,越想越是害怕。

    “白雅,你别以为我怕了你,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邢瑾年傲慢的说道。

    白雅没有回头,打开门,进了房间,锁上了门。

    她化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妆容,白色的粉底霜,涂均匀了脸,打上了腮红,涂上了复古的红色,眼睫毛,眉粉,眼线笔,一样都没有落下。

    白雅,其实也是爱漂亮的。

    她朝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一笑,记下了她年轻,美好的样子,拍了一张照片,放到了很久没有用的qq空间里。

    配上了文字:如初见。

    她把床单,被子从橱柜里拿出来。

    这些都是她买的,很干净。

    她铺到了床上。

    邢霸川的别墅很宁静。

    可惜,今天没有阳光,在冬日里,阴沉沉的,很有萧条的凉意。

    她穿得不多,但是,无所谓,总归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的。

    她脱掉了黑色的大衣,放在了桌子上。

    从包里拿出了锋利的小刀。

    没有一点犹豫的割破了手腕,红色的鲜血流了出来,低落在雪白的裙子上。

    她把小刀也丢在了桌子上。

    锋锐的刀割破手腕,其实是不疼的。

    血是热的,通过她的手指流出。

    她躺在了床上,很安静,闭上了眼睛。

    疗养院的医生说,你不要想不开。

    她其实想的很开。

    她的心遗失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为了顾凌擎的前程似锦,她甚至不能去找他。

    ด้儛ด้偌ด้小ด้说ด้网

    他的心里没有了她,她说出真相,也只会让对方厌恶,发愁,和对她憎恶而已。

    她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开心过几天。

    如今,已经无欲无求,该做的事情,她都做了,放弃不了的,她也不在坚持。

    不要……再有来生了吧。

    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给过她灿烂的颜色,她也不在留恋。

    血流的越来越多。

    她也越来越昏昏沉沉的。

    顾凌擎,一定要幸福。

    刘爽,一定要幸福。

    白雅昏睡了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

    苏桀然眼皮一直在跳,心里沉沉的,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他想起了以往过年的时候,白雅总是会做一桌好吃的。

    他偶尔会过去看看,只是想知道她做了那些菜,但是,从来都不会在白雅那里吃。

    他喜欢看她期切,又说不出口的模样,总想要欺负她,说几句话让她生气,跳脚,但是,她绝不会哭泣。

    他就想要弄哭她。

    这是一种变态的心里。

    她在他的面前太骄傲,太坚强,太有自尊了,他就想要弄哭她。

    有一天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弄哭她了,她却再也不回来了。

    苏桀然的心里被拧紧的厉害。

    他用座机拨打了电话出去。

    他打的是白雅的手机号码。

    他谁的电话号码都记不住,自己的都记不住,唯独记住了白雅的。

    好多次,他都想打电话给她,都忍住了。

    因为不知道打通了电话要和她说什么。

    电话通了,苏桀然很紧张,想了好多开开场白。

    但是,电话直到自动挂机,白雅都没有听到。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苏桀然沉声道。

    “苏总,您下午有个会议,现在还有十分钟。”男助理提醒道。

    “小张,手机借我一下。”苏桀然说道。

    小张不解的递上自己的手机。

    苏桀然拨打电话出去,白雅那边还是没有接。

    他有些不安,把小张手机上面的通话记录消除了。

    白雅是没有听到吗?

    他朝着会议室走去,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邢瑾年的。

    苏桀然很是不耐烦。

    邢瑾年每天都打十几个电话过来,像是侦探一眼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以他现在掌握的邢霸川的证据,分分钟就可以毁掉一个邢家。

    但是,现在还没有动手,他是顾忌白雅。

    他怕白雅恨他,所以,就让邢霸川多得意一段日子。

    他接听,“什么事?”

    “桀然,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你。”邢瑾年娇滴滴的说道。

    苏桀然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只有两点,“我现在在上班。”

    “今天白雅回来了,我不想见到他,我今天住在你那里,好不好?”

    苏桀然眼眸一顿,眉头拧了起来,“她回来了,你更应该待在家里,怕了她了 ?”

    苏桀然进了电梯。

    助理拿了16楼。

    苏桀然按了一楼。

    “我怎么可能会怕她,她太嚣张了,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她现在呆的可是我家。”邢瑾年愤愤不平的说道。

    “乖,我现在回来陪你。”苏桀然勾起嘴角,眼中闪现着异样的光束。

    “真的吗?桀然,你太好了。”

    苏桀然把电话挂了,对着助理说道:“今天的会议改成电视会议,我空了联系你。”

    “哦。”助理一头雾水的点头。

    苏桀然上了车,车速很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