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37章 一个人的旅行

    “付医生,有心跳了。”护士指着机器说道。

    苏桀然激动,握住了白雅的手,深深的压在了嘴唇上,滚烫的眼泪流下来,落在了白雅的手背上面。

    “小雅,活过来就好,活过来就好。”苏桀然哽咽的说道。

    他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迷恋的望着白雅苍白的脸蛋。

    她就算是睡着,都漂亮。

    漂亮的那样别致,以及……独一无二。

    *

    白雅是被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疼醒的,睁开了眼睛。

    眸中静如止水。

    入眼的是白白的天花板。

    鼻间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哪里,她太清楚了。

    死的时候,不觉得疼痛。

    一醒来,除了心疼,还有手腕上的疼痛。

    佛曰:人界为渡劫,犯下的错,这里来偿还,还清,就可以修成正果。

    她前世犯了太多的过错,所以,今世,还没有还清吗?

    “小雅,你醒了。饿了吗?我叫人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桂花糕和粥记得皮蛋粥。”苏桀然微笑着说道。

    白雅清淡的目光看向苏桀然,平静异常,“你……不应该,把我送来医院。”

    苏桀然眼中红了几分,流淌着恐慌。

    他怕,她去意已决。

    医院可以救的回病重的人,但是救不回一心求死的人。

    “你忘记你的孩子了吗?”苏桀然哽咽的问道。

    “我最想忘记的,是我自己。”白雅看向窗外。

    天黑了,窗外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说不定你孩子现在在受苦呢?你不想解救他吗?”苏桀然担心的问道。

    白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他怕她没有一点起伏,转身走到白雅的面前,搬椅子坐到了她的床前。

    “小雅,我答应你,一定帮你找到孩子,我不用你嫁给我,只要你开心就好,我说的是真心诚意的,如果我再逼你,我就不得好死。”

    “凭你苏桀然的本事,这么久都找不到,那孩子应该是死了吧?”白雅很理智的说道。

    “不,还没有死,我已经有头绪了,当初你在k市生下孩子,那些人是有备而来的,不是偶然性作案,我怀疑,跟顾凌擎有关。”苏桀然沉声说道。

    “他不知道孩子的存在。”白雅说道。

    “我调查到,他当初是被恐怖组织的人下了药。

    逃了出来,刚好碰到同样逃出来的你。所以,强行和你发生了关系。

    你昏厥了过去,他也昏厥了过去。

    在他昏厥的时候,谁带走他的,非常关键。

    那个带走他的人知道他和你的关系,会不会是那个带走顾凌擎的人一直在盯着你呢?”苏桀然猜测道。

    白雅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眸。

    原来,顾凌擎是被下了药,才会强行和她发生关系。

    “那个人既然救了顾凌擎,就会善待他的儿子,母亲不祥,或许对那孩子来说是好事。”白雅清淡的说道。

    “你就不想看着孩子成长吗?”苏桀然拧眉道。

    白雅微微扬起嘴角,视线落在苏桀然的脸上。

    “很多事情,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

    顾凌擎失忆了,那个带走他的人是谁,没有人会知道。

    即便知道了,你觉得顾凌擎的父母会把孩子给我吗?

    不过是在心口上再插上一把刀而已。”她说的那样坦然,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我会帮你,帮你把孩子要回来的。”苏桀然诚恳道。

    “无功不受禄,你帮我,又想从我这里拿走什么?”白雅理智的问道,压根就不信任苏桀然。

    “我不用拿走什么,我爱你,白雅,我真的爱上你了。”苏桀然哽咽道。

    “出去吧,我想再休息一会。”白雅闭上了眼睛,一副生人勿进的疏离。

    苏桀然不敢走。

    他怕一走,白雅就做傻事。

    他打电话,让人去买了桂花糕和皮蛋粥。

    白雅没有吃。

    他又打电话给了刘爽。

    他希望刘爽能说服白雅。

    刘爽听到白雅自杀的消息,匆忙的赶过来。

    她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白雅。

    白雅的左手腕上绷着纱布,右手上挂着水。

    刘爽瞬间就眼睛红了,流出了眼泪。

    “小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刘爽哭着走进来。

    白雅睁开了眼睛,看向刘爽,眼神之中柔了很多。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一点点的值得她留恋,就是刘爽了。

    “对不起。”白雅轻轻的说道。

    刘爽趴在床上,嚎头大哭了起来。

    苏桀然退出了房间,但是不敢走,靠在墙上。

    邢瑾年打电话过来,已经是第十二个了,他不想接,挂了。

    “小白,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刘爽央求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白雅定定的看着刘爽,擦着她的眼泪。

    刘爽还在哭着,央求道:“你以后不要做傻事了,好不好?”

    白雅没有说话。

    刘爽握住白雅冰冷的手。

    她不说话,就是还没有答应。

    “小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是一个漆黑的世界,没有人,没有光,没有水,没有朋友,冷冰冰的,别死。”刘爽哭着说道。

    白雅看着刘爽,眼眸深深。

    “你死都不怕,为什么还怕活着啊,小白,你死了,我会很可怜,你知道,我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说话太直,没有人愿意跟我做朋友,他们都说我情商太低,相处有压力,我只有你了。”刘爽越说越伤心。

    白雅的眼中有了一些波动,也红了,终于承诺,“好,我不死。”

    刘爽抱住了白雅,“小白,你想要干嘛,我都陪着你,我不会让你觉得孤单,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一个人单独去金阳市的,以后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我想出国。”白雅说道。

    刘爽诧异的看着白雅,“出国,去哪里啊?”

    “寻找人生的方向。”白雅淡淡的说道。

    刘爽担心,“你不会去国外寻死吧?国外的治安很不好。”

    白雅摇头,“我答应了你不会寻死,就不会,我说道,就能做到。”

    “我陪你。”刘爽不放心。

    白雅微微笑了,“手机在手,天涯若比邻,整个地球也就一个村。我想,一个人旅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