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顾少的独家挚爱

第140章 你在怕我吗?

    顾凌擎觉得唐突了,松开她的手。

    有恢复往日的疏离,矜贵,以及冷酷和淡漠。

    “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还希望白女士能够相告。”顾凌擎严肃的问道。

    白雅微微一笑,“我看过一本书,这本书上讲,一个人,总有三件遗憾的事情,三件后悔的事情,三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放下就好,何必执着,我得去看您的妹妹了,她刚生完孩子,要注意观察的。”

    白雅转过身。

    顾凌擎望着她清冷的背影,“你离开金阳市检察院和我有关吗?”

    白雅停下脚步,睨向他,淡薄,清远,眸中潋滟,自信而成熟,“我的离开只是对我自己负责,与旁人无由,顾首长,放下吧。”

    顾凌擎的目光沉了下来,进了深不可测的谷底,变得,漆黑如墨。

    白雅进了包厢,问躺在床上的小雪,“你准备是自己喂养还是用奶粉喂养。”

    “我想自己喂养,现在的奶粉,不知道里面添加了什么,宝宝还小,会影响发展的。”小雪确定的说道。

    白雅调整了太空椅,让小雪微微坐起。

    她拎起小雪的衣服,让小宝宝吸n。

    “嗯,好疼。”小雪说道,心中却洋溢着异样的甜蜜。

    白雅笑了 ,脸上充满了柔和,“听过第一口奶的事情吗?小宝宝如果第一口奶喝的是奶瓶,那么,它很快会适合奶瓶,也会适合第一口奶粉的味道。”

    “这个我听说过,谢谢医生。”小雪感谢的说道。

    白雅把宝宝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小宝宝睡着的,红红的舌头舔着红红的嘴唇。

    非常的可爱。

    “医生,你去休息一会吧。你也很累了。谢谢你啊。”

    “你先躺一会,躺到你觉得可以下床走动位置,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两小时,飞机上应该有应急的卫生棉,一会我让空姐送过来。

    小宝宝刚离开羊水的环境,会不适应,他会哭闹。

    不要喂奶过多,他的胃还很小,过多的喂,会吐奶,吐奶有时候会呛到器官,少食多餐,一晚上四五次就好,如果吐奶,把他竖起来,轻轻的拍拍。

    它如果哭闹,尽量不要立马抱起来。

    会养成宝宝的习惯。”白雅按照记忆中的方式嘱咐着。

    “嗯嗯,医生,你真是一个大好人,要不是在飞机上遇见你,宝宝还不知道能不能这么幸运,你是哪家妇产科的,我到时候送一面感谢旗给您。”小雪感恩的说道。

    白雅只是微微一笑,“好好休息吧。”

    她开门出去,顾凌擎还站在门口。

    白雅疏离的颔首,回去自己的位置上休息。

    “哥,这个医生真是大好人,等下了飞机,你一定要一下她的联系方式,一定要帮我感谢她。”小雪央求道。

    “嗯。”

    ด้儛ด้偌ด้小ด้说ด้网

    白雅回去自己包厢后,再也没有出来,睡了一觉,飞机已经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A市了。

    她坐的是晚班飞机,到达A市的时间是早上的7点30.

    白雅拿了洗漱用品,去洗手间洗漱。

    她刚洗漱完毕,化了妆容出来。

    顾凌擎站在洗手间门口。

    “抱歉。”白雅让他。

    顾凌擎没有进去,沉声道;“我特意在门口等你的,我妹说要感谢你,让我一定要到你的手机号。”

    “举手之劳,我觉得任何一个医生都会出手相助的,不用太在意。”白雅笑着说道。

    飞机突然的降下。

    机身有些晃。

    顾凌擎扶住了白雅的腰。

    他温热的掌心温度透过她的衣服到她肌肤上。

    白雅背脊僵直,不愿意再和他有这样的接触。

    她快速的朝着前面走去,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空姐在温柔的问候飞机上的乘客,飞机即将到达A市,让大家不要随意走动。

    “哥,你要到她的手机号码了吗?”小雪问道。

    顾凌擎摇了摇头,目光深讳。

    “帮我要下呗,我很喜欢她,要是以后有宝宝的问题,我还可以问她的,哥,拜托了,你是我最最最亲爱的哥哥。”小雪撒娇道。

    “我之前跟她有几面之缘,我到时候可以找人打听。”顾凌擎承诺道。

    “拜托了哥哥,你是我最最最最最好的哥哥了。”

    *

    飞机到达A市。

    顾凌擎看着白雅拎着行李下机。

    她在前面走的很快。

    初春的A市下雨了,早晨的空气相对来说比较好。

    白雅深吸一口气。

    她闻到了家乡的味道。

    她去的士区排队上车。

    因为有大人物的出现,路被封了一块,所以,的士车进来的很慢。

    所谓的大人物,白雅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顾凌擎。

    她耐心的排着队伍,拿出手机,查看到刘爽的手机号码,会心一笑,拨打出去。

    “小白,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啊。”刘爽接到白雅的电话,格外的开心。

    “猜猜我现在在哪里?”白雅微笑着问道。

    刘爽一个机灵,“你不会是现在在机场了吧,你怎么不告诉我,我现在去接你。”

    “不用了,我现在要去看我妈妈,这么早,你好好上班,晚上去请你吃晚饭。”

    “你今天住在哪里啊?住我那里吧。”

    “我住在酒店,呵呵,你自己都不知道一周回去住几天,晚上见。”白雅笑着说道。

    顾凌擎看了一眼白雅,对着手下吩咐了几句。

    他的手下跑到了白雅的面前,敬礼,“首长说可以带你一程,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家首长好意,不用了。”白雅优雅的拒绝道。

    “这也不用那也不用,你在逃避和害怕我吗?”顾凌擎冷着脸,走到了白雅的面前。

    因为他的到来,周围的气场随之改变,变的压抑而紧张。

    白雅笑了。

    她如果不去,好像真的是在逃避和害怕他。

    她不怕他,却是真的想要逃避他。

    因为心虚吧,反而更加表达不是。

    “那就麻烦首长了。”白雅颔首。

    他的士兵接过她的行李,放在了他的后备箱里。

    上了他的车,她才发现,他的妹妹不在。

    “那位女士呢?”白雅随意的问道。

    “我的人先送她去医院了,我现在要回军区,顺路送你一程,你要去哪里?”顾凌擎不冷不淡的问道,正眼都不看她。

    “怀德疗养院,麻烦了。”白雅彬彬有礼的说道。

    顾凌擎睨向她,直接问道:“我们之前是不是有过一段?”
Back to Top